沈飞与洛马

空天舰闻2018-06-25 22:23:09

“北有沈霍伊,南有成洛马”,说的是我国东北的沈飞对标俄罗斯的苏霍伊,西南的成飞对标美国的洛克希德·马丁。不过,空闻君认为军火商之间对标没有谁一定要对标谁这一说,今天空闻君就换个角度,将沈飞和洛马放一起侃一侃。


洛马是世界上著名的军火巨头,同时也是美国第一大国防承包商,其防务产品占据着世界防务市场的40%。在10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洛马参与了美国一代机至四代机所有代系的研发,并牢牢占据着侦察机技术的制高点。


在我国一代机至四代机的研发过程中,沈飞从未缺席,并凭借歼侦系列飞机和无人侦察机引领着我国侦察机的发展方向。


下面空闻君就从战斗机侦察机两个角度回顾洛马与沈飞的风雨历程。注:本文战机划代采用美国的四代划分法。


从战斗机发展角度看洛马与沈飞


二战初期,洛马研制了P-38“闪电”战斗机,这是一架单座双发平直翼亚音速活塞式战斗机,该机凭借航程远、速度快、载弹多、火力强的优良特性,成为当时唯一能够与日本零式战斗机相抗衡的战斗机,也是美国战机中击落日本战机最多的机型。该机共生产了9923架,迅速为洛马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


二战后期,洛马研制了F-80“流星”战斗机,该机是美国第一种量产并服役的喷气式战斗机。随着二战结束,该机订单锐减,不过随后的朝鲜战争又给了它大展拳脚的机会。F-80共生产了1731架,此外,洛马在F-80基础上研制了教练机T-33并生产了5000多架。



进入二代机时期,洛马研制了F-104战斗机,该机是世界上第一种突破2倍音速的战斗机。由于设计上的缺陷,F-104未能成为美国二代机的主力机型,不过,经过改进的F-104受到了德、日、加、意、荷等国的青睐,共生产了2578架。


洛马以收购三代机研制生产商的形式参与了美国三代机的发展,上世纪七十年代,通用动力为美国空军研制了单发三代机F-16,该机与F-15形成著名的“高低搭配”,一道成为美国空军主力战斗机。1993年,洛马收购了通用动力的航空业务,1997年,波音吞并了研制F-15的麦道,洛马和波音分别成为F-16和F-15的东家。F-16是世界上最成功的战斗机之一,共生产了近4600架,外销了近30个国家和地区。



进入四代机时期,洛马、波音联合研制的F-22击败了诺斯罗普、麦道联合研制的F-23,后者遭到重创,诺斯罗普与格鲁曼合并形成今天的诺格,而麦道则被波音纳入旗下。F-22是世界上第一款四代机,它树立了四代机的标杆,具有优异的隐身性、超音速巡航能力、超机动能力和超级信息优势,但是由于高昂的生产成本和禁止出口法令,F-22只生产了195架。



与F-22由洛马和波音分享不同,美国的第二款四代机F-35订单由洛马独享。虽然F-35被戏称为阉割版的F-22,但是它仍然受到很多西方国家的青睐,目前美国三军计划采购2400架,九个为研制F-35提供资金的参与国计划采购3100架,加上以色列、土耳其和新加坡的采购意向,F-35的总销量将会突破6000架,极有可能成为世界上数量最多的战机之一。


回过来看我国的战斗机发展史,沈飞是我国唯一一个完整参与一代机至四代机的航空装备研制生产商,旗下型号有歼-5、歼-6、歼-8、歼-11、歼-15、歼-16、歼-31等,为我国航空武器装备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在成飞歼-10研制成功之前的相当长时间里,守护我国碧海蓝天的战斗机几乎都是由沈飞研制的,详见:沈飞与成飞


洛马在航空装备领域的成功离不开“臭鼬工厂”的不断创新,目前,洛马的研发生产正在逐渐从多机型多型号平台化一体化发展,如F-35战机平台的研发可以同时满足美国空军、海军、海军陆战队三个军种的作战需求。


为了加快先进航空武器装备研发,优化研制流程,打造中国版的“臭鼬工厂”,沈飞牵头组建了新机试制快速反应中心,组织厂、所共同搭建联合工作队与利益共同体,从而实现科研和制造的资源共享,缩短新机的研制周期。2009年,沈飞率先在我国打造出了一条新机研发、试制的专门生产线,打破了沈飞延续50多年的新机研发与批量生产混线的局面,创造了新机研制提前18天总装下线,从设计发图到成功首飞仅用10个半月的奇迹。


从侦察机发展角度看洛马与沈飞


洛马的“臭鼬工厂”素来以研制侦察机而闻名,其传世名作包括U-2、SR-71、RQ-170等。


U-2是洛马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研制的高空侦察机,它配有高分辨率摄影组合系统和合成孔径雷达,可以在两万米高空执行全天候侦察任务。在六十多年的服役期内,它曾长期对苏、中、朝、越等社会主义国家的战略纵深执行侦察任务,是冷战时期最为知名的侦察机。1962至1967年,我国解放军地空导弹部队曾先后击落国民党空军5架U-2高空侦察机。



为了弥补U-2飞行速度上的缺陷,洛马又研制了更为先进的SR-71“黑鸟”高空高速侦察机,这种最大飞行升限3万米、最高飞行速度3马赫的“双3”侦察机,至今没有被拦截或者击落的记录。为了突破“热障”,SR-71机体的93%采用钛合金,此外,SR-71机身多处采用了能适应受热膨胀的设计,在地面时较为松散,高速飞行时机身受热膨胀,重归紧凑,种种颠覆性的设计导致SR-71的使用费用非常昂贵,SR-71已于1990年先于U-2退役。



随着无人机技术的飞速发展,侦察机也进入了无人化时代,洛马研制的RQ-170“哨兵”无人侦察机可以对特定目标进行侦察和监视,并通过数据链将数据传输至地面控制站,此外,还可以完成导弹试验、遥感勘测、多谱情报的实时采集。该机曾是美国严格保密的型号,于2011年12月被伊朗击落而被世人熟知。



在侦察机无人化之前,我国的侦察机主要是由歼击机改装而来的。早期的战斗机,尤其是二代机,通常的身份定位是截击来袭的轰炸机和侦察机,因此它侧重于发展高空高速性能,从三代机开始,世界空军作战理念发展转变,纷纷发展侧重于机动性能和格斗能力的空优战斗机。


虽然二代机不再适应空军的发展潮流,但是其固有的高空高速性能优势非常适合用来改装侦察机,沈飞先后在歼-5、歼-6、歼-8基础上改装了歼侦-5、歼侦-6、歼侦-8等多型歼击侦察机。最新的歼侦-8F就是基于歼-8F发展而来的,这是一款“双2.2”高空高速侦察机(最大飞行升限2.2万米+最大飞行速度2.2马赫),它加装了内置式模块化侦察吊舱,可使用光学照相机、合成孔径雷达,也可以外挂侦察吊舱,在侦察性能上还是十分先进的,完全满足对周边海域实施侦察的需求。



在侦察机无人化之后,沈飞和成飞迅速跟进,分别研制出了“神雕”和“翔龙”这两款具有战略侦察属性的无人机。据悉,“神雕”采用双机身联翼设计,机身长达25米,翼展宽达50米,起飞重量高达20吨,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无人机,在体型上碾压美国“全球鹰”无人机。



凭借硕大的机身,“神雕”可以加装双波段雷达,其中X波段可以提供精确的火控信息,UHF波段具有反隐身能力。此外,“神雕”还有足够空间安装光电传感器、CCD相机、高频/甚高频通信、数据链等设备,完成电子侦察、红外探测、可见光侦察以及导弹预警、通信中继指挥等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