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里如何拍到恐怖分子射击照片?

摄影月报2021-09-13 16:29:52

2016年1月14日,雅加达街头发生爆炸恐怖袭击,新华社摄影雇员维里拍到了震撼的现场照片,当时他距离恐怖分子只有20米。摄影月报特邀新华社雅加达分社摄影记者贺长山和分社摄影雇员团队,谈谈这次采访的背后故事。




维里如何拍到恐怖分子射击照片?

-----就雅加达爆炸袭击报道对话新华社摄影团队




雅加达街头,一名男子向人群射击。新华社/维里


△人群从现场撤离美联社照片


(注:贺长山——新华社雅加达分社摄影记者;维里、阿贡、祖尔——新华社雅加达分社摄影雇员)

长山:事发前在做什么?

维里:前往分社摄影记者值班点班达兰哈伊喷泉广场(此地出发去雅加达各个方向最为便捷,印尼摄影记者经常聚集于此互相分享采访信息)

阿贡:我也在去班达兰哈伊喷泉广场的路上。当时将摩托车停在路边用手机与同事商量1月21日出差的事。

祖尔:我在公交车上,浏览新闻线索。


贺长山:如何得到爆炸袭击的消息,接下来采取了什么行动?

维里:从班达兰哈伊喷泉广场附近警察站(注:此处距离爆炸地点约800米)的警察那里得知消息,马上告知贺长山,然后搭乘朋友的摩托车前往萨利娜商场。

阿贡:在WhatsApp媒体记者群获悉消息并在分社摄影记者群分享。当时我距离事发现场约5公里,驾驶摩托车前往萨利娜商场。

祖尔:在WhatsApp媒体记者群获悉消息后,查询核实地点后前往事发现场,中间被贺长山叫停,当时有消息说别的地点还有爆炸。

摄影月报:贺长山采取了什么行动?

贺长山:我首先在编辑部负责抢发照片。



△这是1月14日拍摄的爆炸袭击现场。新华社/阿贡

△这是1月14日拍摄的爆炸袭击现场。新华社/维里


贺长山:谈谈第一时间抵达爆炸现场看到的情况。

维里:我大约10点55分到达萨利娜商场前的谭目林路口,发现路中间警亭被炸,有人受伤倒地,有人群在附近围观。我先用手机和相机分别拍了一些爆炸现场的照片,走到路边电信箱旁准备抢发稿件。

阿贡:大约11点05分我到达现场附近,将摩托车停在了事发商场旁边的法国大使馆门口。进入现场看见警察在与恐怖分子枪战,但是没有看见恐怖分子。

祖尔:大约11点35分抵达谭目林大街现场,看到防暴警察在现场排查炸弹。我随后在现场值守。


△这是1月14日拍摄的爆炸袭击现场。新华社/维里


贺长山:在爆炸袭击现场,面对可能的生命危险,当时怎么想的?如何开展下一步工作?

维里:我在路边刚打开电脑准备发稿。突然听到枪声并看见枪手走到马路中间朝人群开枪,于是放下电脑拿起相机拍那个枪手。由于镜头焦距不够,我就走到路边去拍摄,现在想不起来当时怎么想的。刚拍了一些照片,枪手却向我这个方向走来。我开始颤抖,最近时只有大约20米距离,我躲在路边电信箱后,脑中一片空白。后来从其他摄影师拍摄的照片中得知,当时可能是恐怖分子弹药用尽走到街边与同伴会合,更换枪支弹药。我觉得拍的照片差不多了就拿起电脑跑到安全区域发稿,可是网络很差,于是立即通过微信和邮件把照片传给贺长山,让他帮我发稿。此时星巴克咖啡厅又传来了爆炸声。

阿贡:为了拍到交战照片,我跟在警察身后,准备以警察身体为前景拍摄双方枪战的照片,跟在我身后的还有两名美都电视台记者。没走多远又听到枪声,我们一起躲藏在墙边,警察警告我们离开现场,然后他们就快速转移了,我没法跟上便待在原地(阿贡曾经遭遇车祸腿部重伤,行动不便)。然后接连听到枪声,我想找个安全的地方拍照,于是爬过星巴克咖啡厅外的墙垛藏在汽车旁边,我拍了些双方枪战的照片。随后再次发生爆炸,我跟另外一名记者被震倒在地,附近的警察再次警告我们躲到安全的地方。于是我决定去萨利娜商场二楼高处俯拍现场,拍到理想照片后我才通过分社摄影工作群报告我的位置。




这是1月14日拍摄的爆炸袭击现场。新华社/维里


贺长山:谈谈这次报道的感受吧。

维里:我们是团队工作,各有分工。阿贡和我在现场配合,祖尔给我们提供网络信息。我是因为幸运拍到了那些照片。前年在中国深圳培训,阿富汗的同事告诉我很多面对恐怖袭击的经验,这次帮到了我。听说我们是几大通讯社图片首发,我很兴奋。这两天电话被各种采访打爆了。感谢我老婆的支持和理解,我周末想带我老婆去茂物(雅加达郊县)好好放松一下。

阿贡:我们是一个团队,祖尔很棒,维里拍到了轰动的照片,CNN、《雅加达邮报》和安塔拉通讯社等众多媒体朋友都来找我们买照片,我让他们联系分社。这两天印尼媒体圈、摄影界都在讨论维里,讨论我们分社。作为这个团队的一员,我感到很骄傲。

祖尔:我们的同事都很棒,祝贺大家!


印尼媒体大幅采用维里的照片。


摄影月报:作为分社专职摄影记者,请贺长山谈谈报道情况和感受。

贺长山:1月14日上午我与摄影雇员正在商量一次出差和留守人员安排,10点50分左右得到消息,位于雅加达市中心的萨利娜商场附近发生爆炸。事发大约5分钟后,维里已赶到现场拍摄,11点15分将首批现场照片通过微信传给我,我同时传给亚太总分社和总社摄影部,并告知编辑部查收完成抢发。因手机传送图片质量不高,随后陆续通过邮件收到维里照片并传稿。不久阿贡抵达现场,因为国内驻印尼记者群聊说雅加达有三地爆炸,所以我叫停在途的祖尔,让他查询其他爆炸的具体地点后带我一起去。直至稿件处理完毕后也未收到雅加达别的区域发生爆炸的准确信息,于是我们四名摄影师齐聚事发地值守直至警方清场。

这次维里拍到恐怖分子当街射击人群的现场照片,摄影圈都在讨论他和这张照片。维里今年40岁,他平日采访活动积极主动,团结同事,拍照视角独特。对比欧新社和印尼当地媒体拍到的恐怖分子射击的照片,都是用的广角镜头,我个人觉得维里那张拍得最好。

总结这次报道,这几位同事只说团队好,不提自己奉献,让我很感动。三位同事年龄都在我之上,平时戏称我Boss,我喊他们大哥来“反击”。其实我也是发自内心,他们在工作和生活方面都给予我不少帮助,我们之间是同事也是好朋友。所以我一直感谢那些前任内派摄影记者,留给我这么好的团队。


特约记者/贺长山

采访时间:2016年1月



新华社雅加达分社摄影团队合影。从左至右:阿贡、维里、祖尔、贺长山。



新华社雅加达分社摄雇员维里和妻子。


更多详见第52期摄影月报

编辑小组:王诺 韩晔 邬惠我 李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