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张五常:十年之内,深圳将超越硅谷

经济学博士2020-10-14 16:10:46

X博士评:

经济学家张五常是怪才,常言人所未言。这是张五常教授25日在中山大学的一次演讲,他比较了中美经济实力、分析中国崛起的关键,最大的亮点,就是他对深圳这座城市的看法。

作者:张五常

来源:凤凰财经


1991年到今天是过了四分之一个世纪。回头看,虽然越南、印度等地的经济是有了起色,但整体来说,整个地球的贫困之邦,只有中国可以算得上是走出了一个贫困的局面。


 

1.中国的经济究竟有多大

 

近两年,西方喜欢称中国为地球上的第二大经济。怎样算法我没有考究,但以金钱量度这方面看,他们的看法可能不对。

 

大略地看,中国的楼房价格比美国的约高出一倍,而且到处的大厦林立远比美国的多。另一方面,中国的人口约美国的四倍,没有种族歧视,而生产力不弱。在这些之上,还要加上中国的基础建设——公路、高铁等设施——已达一等。报导说今天的中国,每年在国际上的发明专利注册数量冠于地球。

 

从人均的金钱收入衡量,中国还远逊于美国。

 

我曾经指出,人均的金钱收入,以消费者平价算,中国要追上美国遥遥无期。不是不可能,小小的新加坡的人均金钱收入逾美元六万,高于美国。

 

然而,就算中国能跳升到这个水平,恐怕从实质的收入看,中国还有好一段路要走。例如在美国的次级城市,一间拥有无敌海景的花园房子只约美元五十万,同样水平的,在中国之价要高出十多倍。

 


2.知识引进是第一关键

 

不管怎样衡量,今天回顾,贫困之邦能杀出重围的虽然不只一个中国,但说中国先拔头筹却无可置疑。

 

我更要指出从1993到2007这十四个年头,在好些不利的情况下,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之高是人类历史仅见。

 

最近我想到两个解释中国现象的关键。

 

其一是比较优势定律这回事,理论无疑对,但引进沙石这定律的运作不同。大概而言,地球上的资源只有三类。

 

其一是土地(包括地下的矿物),其二是劳力,其三是知识。

 

土地不能移动。劳动人口可以走动,但国际之间不容易。

 

只有第三种资源——知识——在国际间是自由流动的:绝大部分的知识没有专利保护,就是有也只保十多年,而商业秘密会跟着外资的引进而进,一旦外泄基本上无法收回。

 

我认为中国能先拔头筹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开放改革后外间的知识涌进得快,非常快,而中国的青年也吸收得快。

 

外资当年的涌进带来的商业与管理知识当然重要,而今天看更为重要的是数码等科技的发达,涌进中国炎黄子孙学得快,掌握得优越。这里我们要注意的,是中国本土的市场大,而大市场是数码商业快速发展的先决条件。

 

一些西方的朋友认为中国盗用西方的科技发明。这观点不对:不用盗,不是商业秘密的科技在网上全部可以找到,而商业秘密一旦外泄就成为共用品。

 

不管怎样说,中国要感谢西方科技知识的引进。

 

随着教育的推进,大学数量急升,到今天每年的大学毕业生七百万人,懂得处理方程式的中学生所见皆是。中国的建筑或装修工人一般是样样皆能。

 


3.深圳是一个新现象

 

上述的局限转变带来近几年出现的深圳现象。未来,上海的经济会超越香港,没有想到深圳。去年我说两年后深圳会超越香港,但今天看是已经超越了。再两年会超越很多!

 

去年我也说再十年深圳会超越硅谷,但今天看不需要十年。华为、腾讯、大疆等有大成的可以不论,但据说搞科技产品的企业深圳有八千家。马云也要到深圳来摩拳擦掌!

 

这个城市的人口增长速度远超昔日香港的难民潮,但我找不到一个可靠的数字。

 

当然,中国还有其他城市的科技产品搞得有看头,但深圳冠于内地今天没有疑问。

 

为什么在科技产出的发展上,深圳能捷足先登是个有趣的问题。多个因素无疑存在,而我认为最有趣而又少人注意的,是今天的深圳没有几个本地人。全部是外来的,因此完全没有排外这回事。

 

这是非常夸张地重复了百多年前美国西岸因为寻金热而带起了旧金山的故事。

 

深圳今天的远为不足处,是大学不仅太少,水平也不见得高明。另一项严重的缺失是文化事项深圳远逊于上海等地,而那里的博物馆是没有什么可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