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谊的小船闹翻了!太和一局长之子被指"骗取"数百万去向成谜   记者调查发现......

聚焦安徽2021-01-13 12:25:41


“背后有人操纵案件侦查,控告一年多了迟迟没有结果。”近日,安徽阜阳市太和县的尚某向大众生活报、大众新闻网投诉称遭遇“发小”范某欺骗,其和朋友的586余万元被范某以开发网游为名骗去而迟迟不能追讨回来。

而范某的父亲向本报记者表示,此事是双方合伙做生意亏本属民事纠纷。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究竟是合伙人之间的经济纠纷还是诈骗?记者对此展开了调查。



举报人:发小“诈骗”自己数百万

“我们打小关系一直比较好。”据尚某介绍,被举报人范某比他小四五岁,后来,范某考上大学到外地上学、就业,于是就很少见面。

2013年春节期间,业余喜爱玩网络游戏的尚某,通过朋友联系上了范某,“他说自已在深圳腾讯公司,还是该公司部门的负责人,有权免费充值巨额游戏币‘元宝’。”尚某介绍说,范某当时把他的游戏体验账号、密码给自己免费用。“其中大概有300多万元的元宝,折合人民币大概三十多万元。”尚某由此认为范某“够哥们”,双方的交往频繁起来。

尚某介绍,2013年10月范某提出共同开发网络游戏,需要他投资一大笔资金。2014年1月,尚某和朋友阮某等一起,先后从亲戚朋友借款数百万元用于注册太和县振源软件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主营网游开发、运营和服务,还在开发运营了一个“QT直播间”(视频直播间)的产品

“范某当时承诺2014年6月发行游戏,当年8月回本,年底至少可赚500万元。”尚某介绍,振源公司注册范某为法人,股东还有范某的大学同学滑某。

两个月后范某要求到深圳招人开发游戏,从此开始了噩梦般的历程。

“2014年,范某在深圳暗地里把我们的钱,就是打到他个人账户的大笔资金取现。一方面投资深圳鼎趣公司,一方面大肆挥霍殆尽。”尚某称范某编造各种借口向他和阮某催要继续投资款,两人先后共投资586.46万元,但迟迟不见游戏运营。

“之后范某一直无法联系上,我们的巨额资金不知去向。”尚某后悔地说。

据尚某提供的相关材料显示,范某把投资款用于个人消费约30--40万元左右,同时还有大量取现及汇款120余万去向不明。

涉案方:双方合伙做生意亏本

据记者了解,范某的父亲系太和县湿地管理局局长。7月28日,本报记者采访了范某的父亲。“尚某的父亲也曾是有关部门的局长,我们以前的关系还好。尚某和范某之间的那些烂事我都清楚,是合伙生意人之间的经济纠纷,不是什么合同诈骗。尚某实际上就是股东之一。”

“因尚某是公务员身份,不方便公开出面,按照约定,公司是以范某及其妻子的名义设立。其间,范某和妻子辞去在腾讯公司的高薪工作,全力发展公司运营。”在范某某提供给记者的资料中,范某称他在深圳的账务和花销明细,都有银行的流水账可查,范某不存在大肆挪用公司款为私用的问题。

“振源公司的公章、账户等,从开始就由尚某实际掌握着。期间有几十万元的毛利也转款或现金,返还给了股东尚某、阮某等。”范某某向记者表示,公司当年从腾讯平台接入的一个视频直播间,目前还在运营,月盈利最高十几万元,实际操纵权也在尚某手中。

对此,尚某回应称,范某的父亲说的公司公章、账户、密码等一直在范某手中掌控,只是在2015年年初后讨账不到,才由他和阮某拿回来。“这个直播间从2015年1月后我们接管了,但是,之前公司的营收情况我们不了解。”

“因为他们看到生意亏损,就要求范某一人承担全部责任。在尚某的逼迫下,范某已出具了400万元的欠条,所以他们之间是正常的民事纠纷。”范某某称,当时合伙人之间的合作都是口头约定,双方并没有留下什么录音、录像或资料记录。同时,范某的父亲还告诉记者,出事后,范某情绪不稳定,目前在外地打工。当记者坚持要求采访范某时,其父一直未能提供联系方式。

警方:涉嫌职务侵占已立案

2015年4月3日,,称范某涉嫌合同诈骗罪,公安机关以太公(经)受案字【2015】3195号出具了《受案回执》。由于案件复杂,经批准,。之后,,经研究决定:此案系经济纠纷,不同意立案侦查。

对此结果,尚某、阮某难以接受,多次到省公安厅、。据尚某提供的一份《案件汇报材料》显示,侦查员认为,犯罪嫌疑人范某确实存在隐匿投资款,把投资款挪为他用且拒不返还的行为,符合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然而,2015年11月11日,。

8个多月过去了,尚某、阮某感到此案并无进展,不满于公安机关对犯罪嫌疑人范某既不冻结账户,又不采取任何强制措施催缴债务,遂继续向有关机关反映范某的父亲、,涉嫌包庇犯罪嫌疑人。对此,安徽省公安厅官网在今年4月19日回复称,,但调查没有发现范某某干扰此案办理的问题。

“我的这个案件反反复复多次,始终没有结果。”尚某一脸无奈说。

7月28日,,此案将在本周局办公会上讨论研究,近期或有处理结果。

对此,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刑事部主任易胜华认为,本案是否构成犯罪的关键,在于资金去向。如果用于公司经营或者与此有关的方面,即使无授权,也可以理解为其他股东默认的行为。如果用于个人挥霍,则有挪用资金的嫌疑。这个案件说明了一个古已有之的道理:亲兄弟,明算账。亲朋好友之间的经济往来,尤其是涉及到大额资金的时候,一定要有明确的书面约定,以免日后发生纠纷,难以认定有关事实,为此反目成仇。

■本报记者 张杰 发自北京

监制 | 柯   南

编辑 | 微   微

制作 | 陌   语

If you like this article, please share it with your friends.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分享到朋友圈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功能现已开启,我们接受一切形式的吐槽和赞美☺

 新闻线索请发邮件至:ckbahz@163.com ,一经采用即可获得100-300元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