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救援队丨最美“一抹蓝”

今日柳市2020-09-04 12:12:03


他们是普通人,商人、教师、老消防兵、公务员……

他们来自各地,柳市、北白象、雁荡、大荆,以及江西、安徽……

他们也是逆行的勇者,破除城市灾情、穿越森林山脊、潜入大川河流……

他们是乐清市红十字蓝天救援队(海上民兵应急连),被熟知为“乐清蓝天救援队”。




向危险进发


2013年8月,乐清蓝天救援队成立,基地位于柳市镇西凰屿村的河边桥下。

这是一个由热心社会公益事业、有丰富救援经验的志愿者,以及业余无线电爱好者、户外运动爱好者发起的从事山地救援、水上救援、城市救援的民间公益性组织,是全国蓝天系统200多支队伍中的一支,也是乐清市近5年来崛起的民间救援力量中的一支。


每逢险情,蓝天救援队总是第一时间出动救援。他们曾“飞越”喜马拉雅山,为尼泊尔灾民送去希望;曾远赴深圳,参与光明新区堆场滑坡救援;曾驰援丽水山体滑坡现场,帮助寻找失踪居民;曾潜到水下20多米拯救溺水者;曾“速降”390多米的悬崖,将无名遗体找到后送出;曾出动六七名队员,翻越陡峭难行的山间野道,打手电不辞辛劳,只为把一名驴友救出险境……


他们习惯了向危险进发。“救援现场,孩子紧紧抓着我们的小手;救援过后,家属发自内心的感谢话语。人性的温暖是支持我们一直做下去的动力。”乐清蓝天救援队副队长郑晓光说。




向专业靠近


救援不仅靠人,更靠技术与设备。物资、技术缺乏是制约当前许多民间救援队发展的重要因素。


今年9月,乐清蓝天救援队前往平阳县麻步镇开展洪灾救援。“我们带着橡皮艇等救援设备,加满所有汽油桶前往现场。一天时间内,所有油箱都见底了。”郑晓光回忆道,“第二天接受当地的物资支援,也只分到了一箱汽油,远远不够用。为了省油,队员们泡在水里,推着橡皮艇前行。”


在柳市,水域救援是蓝天救援队的主要任务。水下环境复杂,实施搜救时相对更为困难,水下探测仪、摄像头等设备也早已满足不了需求。


为了更好地开展水域救援工作,乐清蓝天救援队几名队员自掏腰包去北京学习潜水救助技术。


“目前队里有8名队员拿到了专业潜水证书,包括一名女队员。这在全市都是领先的。,“我们一名副队长陈谊是江西上饶人,已拿到AOW潜水证(进阶开放水域潜水员,能达到30米的标准深度)。他自费1.5万余元购买了一整套潜水装备,在平阳救援时,都是他下水搜救的。”

“每次外出救援过程中发现需要一些工具,我们回来后都会自筹资金去添置。”郑晓光说,今年8月,柳市镇方斗岩村附近化学品翻车泄漏,队员们救援返回后,马上购买了防毒面罩。


近一年来,柳市镇人民政府积极协调,努力帮助乐清蓝天救援队解决场地、装备等方面的问题。为了更好地应对社会需求,今年补助资金一到位,蓝天救援队马上添置了液压千斤顶、液压扩张钳、液压剪等城市救援急需的器材和设备。




和时间赛跑


为了能及时开展救援工作,乐清蓝天救援队每天安排一名骨干队员在基地值班。一旦有救援任务,值班人员第一时间发布信息,队员们自觉赶赴现场进行救援。


今年5月,一名老人在乐成街道城北山上迷路。接警之后,队员们立即前往城北山,由于无法得到确切位置,他们开展了一日一夜的地毯式搜索,终于在第二天20时许找到了这名老人。“应急救援时,我们面对的是生命,是跟时间在赛跑。”郑晓光说。


救援队提供的服务是无偿的,尽管他们总被误会。“一开始,我们以为这是收费的。我们把消息在微信朋友圈扩散后,那么多人迅速赶来救援,出动那么多人力、物力。谁知他们一找到我爷爷,就直接走了,我们都来不及说声谢谢。”5月份在城北山上迷路老人的家属小卢说。


据统计,今年1至9月,乐清蓝天救援队出动队员超500人/次。

 

■陈清清/文 黄瀚/摄

 部分图片由乐清蓝天救援队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