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男轻女(组稿 · 下)

常春藤心理联盟2020-05-10 10:22:43

        按:12月2日,罗尔对于有三套房产为何还会募捐时表示:“这个房子的话,虽然暂时在我名下,但深圳的房子以后是要归儿子的,我是不能卖的。”同时,罗尔还称,“等儿子参加工作以后,我就想把东莞市区的房子给儿子。”此言一出,即引发了网友们对“重男轻女”社会现象的讨论。

        个人在通过意象对话做心理成长的过程中,也不可避免地要面对重男轻女现象在社会、家族、以及个体潜意识层面对我们的影响。


        本文为意象对话水晶级心理咨询师徐海颖在今年8月意象对话年会上的一次组稿,各位撰稿人拥有长期的意象对话成长经验和体验,他们专门针对重男轻女的话题进行了探讨和分享。


 重男轻女(组稿 · 下

目录

一、缘起

缘起                                             徐海颖

二、文化心理

重男轻女,文化心理                    郑玉虎

三、个人经历

1 关于一次重男轻女经历的体会  张策

2 天将降大任于女性             Lily Wong

3 个人经历                                王路骋

四、个人体验

1 男性价值观与女性价值观      张杰云

2 浅谈我的重男轻女                    梁旭

3 一点心路历程                        葛静静

4 只因有你,让我们存在          田惠英

五、上下求索

失衡——重男轻女的思考         何明华

六、综述

综述                                             徐海颖

四、个人体验

男性价值观与女性价值观

张杰云

        我的原生家庭是少有的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而且只生了两个女儿的家庭。我的下一代也是一个宝贝女儿,受到了我和她爸爸的无比宠爱。


        一直以来,我都为我的父母对女孩子、对女性的重视而骄傲。也去求证过我的母亲,姥姥姥爷那一辈对女性是否重视。妈妈骄傲地对我说,姥姥对她比对儿子好,作为家中的长女,本该替父母帮忙分担家务负担的,但是姥姥对她寄予了无穷希望,节衣缩食送她去读大学,为此跟姥爷吵架,被宗族嘲笑,原因是:“你们竟然送女儿去读书,让儿子去挨枪子!”作为家中长子的大舅,因为困难期间粮食不足,被送去参军,遭到了村里所有人对姥姥的指责。

 

        身为一个心理咨询师,在私密的谈话中会听到很多女孩子的故事,大概会分为两类,一类是遵从传统女性价值观的。


 1、女性的价值在于婚姻 

        “女孩子,学历不用太高的”


        “女孩子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太强会没人要,比老公挣钱多会让老公情何以堪,最重要要漂亮,会打扮,找个学历高的男朋友就好了,有个家庭才是真正的幸福。”


        “干得好不如嫁得好”


        “女孩子,越软弱,才越像你们的情人”


        一个很关心我的女性朋友说:“努力工作有什么用啊,赶紧努力找个男朋友才是你的正经事”


        “你要示弱一些,傻白甜一点,男人对太聪明的姑娘是不会感兴趣的。”


        在父母的督促下一路过五关斩六将拿到博士文凭的女孩,突然开始被父母逼嫁,如果嫁不出去就麻烦了,这时父母开始吃后悔药了。。。。。。后悔当时送她去读书。。。。。。


 2、不生孩子不是完整的女人 

        “有了孩子的女人,就该辞掉工作,至少找份轻松的工作,以便照顾好孩子,否则就是家庭的罪人。”


        “你竟然不会做饭?家里乱七八糟的,你还是女人吗?”


        “这么晚了,你还在外面陪人应酬,你就这么当妈妈?”


        “作妈妈的,就该灰头土脸的,哪有时间去打扮自己?”


        “孩子的需要是第一位的,妈妈的需要可有可无。”


        拿我自己来说,从小到大,爸爸妈妈是不让我作家务的,我的一切时间都要投入到学习中去,结婚后两年,正是我事业刚刚开始的时候,生了孩子作月子,妈妈一天端来几顿油腻的蹄髈汤,不顾我产后虚弱、便秘的身体,逼着我全部连肉带骨带汤喝完,理由是要给孩子下奶。


        那时的心理感受就是我突然变成了一头奶牛,我的存在价值就是孩子的奶牛!一边焦虑着未来的工作的断裂,一边焦虑着自己做妈妈的失败。


        思考之一:女性的价值,只有通过做妻子和母亲实现么?


        另一类是遵循男性的价值观的。比如


 3、花木兰替父从军 

        花木兰的电影我越看越心酸。一开场就是官媒选秀,唱着要为家族争荣耀的歌进去被人选看,落选后还要以女性的身份去拯救男性,在家里儿子缺位,也就是男性力量缺位的时候,花木兰要挺身而出,替父从军,在战场上拯救了李翔,在皇宫中拯救了皇帝,最后在和平年代还要成功地回转女性谦逊的身份,走入一段成功的婚姻……


        这样的花木兰是神,不是人。花木兰的成功是一般女孩根本难以企及的。而且我想骂一句粗口,他妈的,作到花木兰又如何?不过是家族荣耀的牺牲品而已。家族荣耀了,自己真的幸福吗?


        花木兰的故事并没有结束,在现代的女孩中依然在上演。我听到的故事有的女孩被当成男孩养,打架不赢不准回家。现代更多的故事不是战争,是商战。女孩要在商战中成功,能挣钱才是真英雄。


        当代很多的电视剧造就了无数的“白骨精”。所谓的“白领、骨干、精英”。她们给父母或自己的家庭带来了极大成功的荣耀和实惠的金钱,在这个主流商业价值观社会里。


 4、女状元 

        我的家庭对女孩的潜在要求是女状元。中国两千年的科举制度啊,潜意识早已深入人心,只有高中状元才能改变命运,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即使身为女人,也可以高中状元,跟男性一比高低,从而改变自己的命运。


        母亲走的就是这个路子,她当年是文革前大学生,替姥姥争了一口气,也改变了自己一辈子当农民的命运。但是付出的代价也很惨重,一切时间都投入到学习、工作中去,童年对孩子的抚养几乎是缺位的,也造成了我们母女关系的疏离。


        轮到我,初高中起每年转一次学,为了转到最好的学校和最好的班级,接受最好的教育,可惜我没有完成父母的期待考上名校。身为女性,接受女性传统的价值观是贬低女性,而接受男性价值观就是抬高女性的社会地位?


        很多女权主义者就是这么做的,她们鼓励女性去跟男性竞争,在一切男性擅长的领域……女军事家、铁姑娘、女强人、女状元、女科学家、女政治家、女企业家?


        这样大众价值观的绑架后果是非常可怕的,我早说过,花木兰是一个神话,更多的现实事件是女性在如此冲突的价值观中顾此失彼,上学时被逼作女状元,毕业后被逼嫁,工作后被逼成功,结婚后被逼做个好妈妈,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在厨房做个厨娘,在客厅做个贵妇,在卧室做个荡妇,在外面做个钱柜?”


        亲爱的女性朋友们,别人这么要求也就罢了,如果自己按照这个标准去作,最后的结果成为花木兰的可能性小,成为分裂性人格特质和所谓的人生失败者的可能性很大……


        还是我们意象心理学比较人本,比较慈悲,女性只是个生理特征,具体到每个人身上的内在性格配方都不一样,你到底是谁?你天性的特质到底是什么?你到底想成为谁?也许你喜欢做个传统的妻子,也许你象武则天一样要做女政治家,也许你想做个平衡的女人,事业、家庭兼顾?都可以,关键是每个女性自己的意愿,而不是被周围人、社会、家族价值观所绑架。做自己,最快乐!


(注:作者为意象对话准珍珠级心理咨询师)

浅谈我的重男轻女

梁旭

        听到重男轻女的话题,自己的大脑中浮现的是中年男子在政治的舞台上慷慨激扬的演说,女人在家里围着厨房忙来忙去的情景,我想这就是我心中的重男轻女的样子吧。

 

       男人是什么样子,女人是什么样子。

 

        我带着这样的思索,想到了自己的父母。

 

       父亲是家里的老大,并且太奶奶很喜欢他,天天把他带身边,但他在奶奶爷爷那里很失宠,他们喜欢大姑,爸爸在他的父母那里得不到很多的爱。父亲想要个男孩,我的出生他有些失望,这让我感到自己女性的那部分不被认可。后来社会上要求独生子女,一孩化,父母都是有工作的人,没敢再要。


        父亲哥仨生的都是女孩,现在的父亲快七十了,在家庭聚会时还经常提起没有姓梁的后人来。我不知道这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但在他眼中,男孩一定是重于女孩的。在家庭生活中,父亲很容忍母亲,感情细腻,但工资全部上交。但我发现爸爸在人多的时候经常半开玩笑似的羞辱母亲,他的攻击性和愤怒在这个时候显露。而母亲在这个时候羞愧,恼怒,委屈却发不出来。

 

        女人是什么样的 ,在我印象中母亲从来不打扮,三十多岁才结婚,爱抱怨,情绪不稳定,她想发火就一阵狂风暴雨。母亲的女性部分压抑的很厉害,很少见她穿鲜艳带花的衣服,或对我和父亲有肢体上的温柔,她与父亲在一起时有很大的自卑,一方面自己不敢做主,另一方面又决不许父亲拥有金钱。

 

        我就是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的,对于男人女人没有什么概念,只是隐约的觉得父亲不像男人,母亲不像女人。

 

        我开始找些词语来形容男人,强大,坚强,责任,伟岸,成功,荣誉,毅力,粗壮,写着写着越来越羡慕起男人来,社会给男人定义了太多的东西,传宗接代,光宗耀祖,让他们站在舞台的前面,无论他们喜不喜欢,愿不愿意,家族都给了他们太多的期望。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中,大家都比来比去,豪宅、豪车、职位、地位,好像男人不为这些打拼,不为自己争取一席之地的话就枉为男儿。


        男人们也被社会的很多框框束缚住了,撑着当英雄,他们活的很累,不能做回自己。要不就什么也不做,甘心的啃老。或者吃喝睡,成为人们认为的小混混。他们也找不到自己的位置,被期待压倒,在众星捧月中长大,却叫他们一下担当起大任,殊不知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体肤。男孩到男人的成长也需要一个过程。

 

        我再找些词来形容女人,温柔、体贴、细腻、唯美、软弱、依赖、自己写着写着心都被软化了,同时又有些委屈,觉得很美的东西不被重视,被忽略,甚至在社会上无法实现价值,只能自我欣赏。

 

        在成长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的女性部分是受到压抑和受伤的。

 

        在我的子人格中,有一个叫月儿的女性,二十一二岁的样子,一直被困在牢笼中,没有自由,唯一的乐趣就是从牢笼的窗子看外面的月亮,被关的太久了,她都有些麻木无力、颓废了,随着成长,她看到了一只可爱的松鼠,偶尔在窗口跳过,她很开心,心中的活力也渐渐苏醒。

 

        在我的子人格中有一个叫烈娜的女孩,一身黑色的紧身皮衣,性感,手拿狼牙棒,心中充满愤怒,尤其是对男性的愤怒。每当她伤害到男性时都会有一些快感。这种情绪影响到我的亲密关系,具有很大的破坏性。在现实生活中,每当我看到男性洋洋得意时,就会不经意的伤他一下。我能感觉到自己锋利,犀利的话语犹如一把利剑刷的一下,他刚才的状态立刻就没有了。而我心中却在偷笑。

 

        当人们把各种光环带在男人头上时,女性倍感不被尊重,觉得没有价值,当女人不能像男人一样活的有权力有影响力,女性变得很愤怒,恐慌。“女汉子”“假小子”等纷纷出现,她们既不能认同自己,也不能做成别人,她们与男人暗暗的进行较量,争取父母的目光,社会的关注。

 

        我的子人格中也有一个叫张凯的女人,她有极强的上进心,喜欢穿白衣服,干练,不喜欢娱乐,对她来讲娱乐休闲是没意义的事,不服输。对婚姻也没什么兴趣。还好,现在她多了个叫阿柔的助手。比以前柔和多了。

 

        这三个女性都是我不同的侧面,她们经常出来影响我与男性的关系,我也知道在她们的身后,有很大的创伤,她们需要慢慢的调理和滋养,女性的那部分才能修复和苏醒。

 

        也有的女性,她们没有自尊,在男人面前没有位置,逆来顺受,没有自己的主张,不敢为自己做决定。这些都是“重男轻女”带来的种种后果。

 

        在原始社会中男人打猎,女人养育和采摘,分工不同,互为补充,没有地位高低,完全是自我本性的显现,而现在的社会,对男人的要求很高,对女性的束缚也很多,但物极必反,男人做不到他们自己,女人也不能找到合适自己的位置。其实,男人与女人本来就是和谐的一体,一个家庭就像一个男人女人的左右手,你说谁重要,就像走路的双脚,你说谁更加有力一些?在比较的过程中,矛盾就已经出现了。男人应该什么样,女人又应该什么样,这些都是人们给定义的,只要我们能学会观察自己,调节自己,坚持成长,不被社会其他的人的观念与个人的情结束缚,展现自己的真实状态就好了。

 

        有一种合作叫“共赢”有一种关系叫“互相滋养”,在这个世界上,男人、女人们要学习的很多很多。 


(注:作者为意象对话准珍珠级心理咨询师)

一点心路历程

 葛静静

        有了孩子之后,我越来越叹服孩子天生所拥有的能力,孩子天生就拥有一流的情商,孩子是活在当下的高手,后来,我也观察了其它的小朋友,原来每一个孩子都是活在当下的高手,情商一流。而且小孩的能量个个都像水晶一样,晶莹清澈,纯粹灵动!……我所缺乏的正是孩子天生就具有的,孩子教会我很多。

        这个现在才4岁半的孩子,活的放松自在,快乐随性,全然的觉得自己就是一切的中心,是和我完全不同的存在。通常他的第一反应是什么,他立马就会表达出来,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怎么样就这么样。我常常忍不住赞叹称奇,他是如此自信自然的存在着,自信自然的表达着自己的各种情绪和需要,如他本来的面目。他竟然从来不觉得自己什么需要察言观色,他竟然从不觉得自己需要讨好他人。

        而我,我却是要犹豫退缩,不敢表达自己的真实反应和需求。有时我甚至是不敢看自己的第一反应的,我会被自己的第一反应吓一跳,不管是正面还是负面的都会把我吓一跳,我会先制止自己第一反应,要先缩成一团,把自己先包裹起来,就像个海螺一样,缩回壳中,慢慢的看自己的反应,我可以这样反应吗?周围的世界允许我这样反应吗?表达自己是让我害怕焦虑的一件事。我就是没什么存在感,隐形人一枚。

        有一次,我的一个朋友来看我,分离的时候,我觉得心口好疼,好难过,我蓦然惊觉,并被自己的反应吓到了,觉得自己不应该有这种反应,也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在分离中出现的情绪,当即转移注意,忽略它的存在。我才意识到我还没好好和分离共处过,也不敢和我的某些诸如悲伤、无助之类的情绪共处。我一直在回避这些情绪,从未正面面对过它们。缓了好几个星期,当我重新看当时心痛的感受时,我才觉得我可以如此反应,我就是舍不得她走,我就是想黏着她,一天又一天。我愁肠百结的辗转一个月才消化处理掉那次分离,而如果是我的孩子面对这样的分离,我想他的反应就是直接当场痛哭,把心里的不舍依恋全吐出来,通过宣泄,只需两个小时左右就可以消化干净了。

        他就是如此的自信自然,自在简单,而且他的心也是敞开着面对生活的种种。而我却是一个比较紧绷收缩,小心翼翼到有点神经质的地步的状态。

        我想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他的存在是被欢迎接受的,我无比感恩他的到来。这些让他非常有存在感;而我,我是没有什么存在感的。

        作为一个女性,如果你尚在娘胎里,妈妈就感觉到你是个男孩,而且无比相信你就是个男孩,你心里会有什么想法?在那个严抓狠抓计划生育的年代,你的出生意味着妈妈美梦的幻灭,你有动力让自己出生吗?你敢从娘胎里爬出来吗?

        是的,我不敢出来,妈妈告诉我,我在娘胎里待了11个月才出来。我一出来,刚被生孩子痛楚折磨的疲惫不堪的妈妈,接着就要面对美梦的幻灭,就要面对我是一个女孩子的事实,妈妈那一刻经历怎样的幻灭……他们要面对没有儿子的失落和担忧,还要照顾养育嗷嗷待哺的我,我不知道父母在这样的担忧和压力下,还有什么心情来照顾刚出生的我。后来姊妹众多,父母更是疏于照顾我。这些都让我觉得父母不爱我,我就不应该存在,我是讨人嫌的,甚至我会觉得一切都是我的错!而且我会觉得匮乏,需要不断的去抓取什么,来填补我的焦虑和恐惧。 

        这么大的创伤注定我这辈子要走向心灵成长这条自我救赎之路。所以从2009年开始我参加了意象对话二期全程班,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做心理成长。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才看到自己的这个情结,才看清楚这不是我的错,这完全和我关系不大。

        后来我就想活的像一个孩子,断了过去未来,只活在当下,吃饭的时候就是吃饭,走路的时候只是走路,深深的呼吸,进入存在,这个想法听起来如此的简单易行,我却做不到!

        为什么我不能活着当下,就像个孩子一样?我一直觉得是因为我还有恐惧,我觉得不安。过去创造了我身心的实相,阻碍着我对当下的觉知。

后来才发现是我不够爱自己的,才让自己深深活在过去的烙印里。

        有一次,脑子看书太多有点用木掉的感觉,我就躺下尝试做一个爱身体的冥想,爱自己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就像对孩子的珍爱一样,我对身体的每一个堵塞疼痛之处深深的告知他们,我爱你,很深很深的爱,慢慢的身体的堵塞之处重焕生机活力,我体验到一种圆满自足的感觉。有了这个体验之后,我觉得我不再匮乏了,也不需要去抓取什么,来填补我的焦虑和恐惧,我有点明白爱就是最高智慧这句话了,我在爱里,我无比的珍爱自己,我本身就是圆满的。


(注:作者为心理学博士)

只因有你  让我们存在

田惠英

        我家7口人,爸爸妈妈还有我们四姐妹还有我哥哥,他一个。重男轻女,哈,从小我就很轻视这个。


        不知道多大开始,就听到了这样的一个词,重男轻女,“千倾地一根苗”。记得第一次注意到这个话的时候,我还愣了一下,好像地位一下子跌落下来。心里面空空的,面上还在怀疑,还有这个事?怎么我没有注意到。反应迟钝型。


        回顾一下我们家,才发现家里一定是存在这个事情的。而且而且我的出生我的存在似乎也和这件事连在了一起。


 重男轻女 — 非重男轻女 

        妈妈在怀我的时候经翻看一本从宫中流传出来的古旧小册子,测定我的性别(据说哥哥姐姐们这样测过都是准的),基本被定论为男孩,我的存在也曾因此得到重视(重的其实假想中我是男性)。我的出生打破了他们的幻想,粉碎了一种“迷信”。同时我的存在让哥哥忌了奶——打破了哥哥吃奶3年半的漫长经历。我的出生又夺走了哥哥家中最受宠最受爱最被呵护的中心感,新生命的出生必然会成为全家的中心,夺走前一个孩子的自以为的中心感和父母亲的全心的爱。


        所以我的出生几乎是打败了作为男孩的哥哥的自我中心。所以我心里面常常有的一个念头“男孩有什么了不起”,父母亲在那个时候给足了我这个生命的爱。


 挑战男性 

        但是同时“男孩有什么了不起”,这句话里面更深层有着挑战,有着看不见的失败和恐惧。深深的影响了我。


        挑战男性,这个潜在的生命动力让我在现实中做女性,坚持做女性,但是做女性,和我是女性是两个感觉。


        在从做女性到我是女性的路上我付出了艰辛和巨大的努力。痛苦是巨大的,几乎度不过去。几乎不能到达彼岸。看到那个底下女性几乎被灭的能量的时候,真的现在也还是泪。


 女性性身份这个存在几乎被阉割 

        这个被灭的能量来自于现实层面的一种被抛弃被背叛的情感,之后发现的这个能量。被灭,追根究底,其实是出生那一刻,发现我是女性的时候,我感觉到的,是鸦雀无声,周围都是恐惧感,大家一下子就没了声音,屏息了。再后面,好像有一种后悔,就是“知道你是女孩当初就不要你了”带来的存在焦虑,女孩-不要你存在,就这样在我的生命里发生了。我要是女性就得顶着被灭的压力。


        这就是那一刻我的生命和集体潜意识中的性别歧视联系到了一起。重男轻女。

没有办法。


 心理体验 

        那个要是早知道你是女孩当初就不要你了,这句话带来的是灭绝感,对女性身份的灭绝,体会在这个灭绝的底层可以感觉到是父亲让我做男性的控制感,面对这个控制感,从地而起的是我的倔强,反抗,我不能和你在一起,我就要做女性,挺立起来。我的女性身份挑战权威,挑战控制,挑战父亲,极度挑战,女孩觉得这是不好的,我绝对要做我自己,控制我是不行的,我害怕你来爱我(靠近我是让我因为想让我做男孩),来伤害我(不要我的女性身份),是父亲内在一种刻意的完全的一种掌控感,也因此和父亲之间有了一条鸿沟,隔离,不,轻视那种父亲的控制。


        女性,那是我的标志,我全部的爱。做男孩,是对我的主权的一种伤害。我不要,我要我自己,我要和我在一起。最不能灭的就是“我”。我抗拒“灭”。你需要尊重我的存在。


        这个底下是那种被灭的压力。黑暗的,伤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惊讶的死去了。“你灭了我的女性身份”,心底升起这样的声音。


——“我被抛弃了,没有人知道我是爱他的,甚至都没来得及说。”


        父亲看到女儿的倔强,女儿的要做自己的正直的劲儿,心底升起的是震动,同时感觉到自己“我错了”,对女儿生起了尊重感。这让女儿很开心,缩了回去,回去做父亲的女儿了。不再膨胀了。身体上几个脉轮的地方都有通的感觉。


        看到女儿的通,父亲就变成了水,女儿变成了空气,这个时候我感觉我的耳朵敞开了,我听到了外面的声音。


        原来听话,和听声音这么紧密的相连。原来那个倔强不听话到好像没有听到你说什么的那个我不在了,我听到了真实的声音。


 灵性躲藏 

        就这样一次一次的面对这个被灭的感觉,出来了,被打回去,哦,忘了说,面对这种被灭,我的反应方式是灵性躲藏,防御方式是解离,就好像又被打回了子宫,现实层面就是我的表达几乎被打没了,我存在,可是我几乎不表达,我会说但是我不说。除非需要,有指向的时候我会说,其他的时候很少表达。不会唠嗑。实际上是孩子用一种假装不存在的方式存在着,那个深处的动力是我的女性不能展示她的女性魅力,包括躯体的、行为的,我是那么的拘谨、不敢展示自己。实际上是内在的性能量几乎没有在语言上行为上表现出来。


        就这样过了大半辈子。多亏了心理体验,让我经验到这点,我还有了找回我的女性存在的表现力的机会。


 异性身份认同 

        在一次一次的被灭的压力下一次一次的体验,一直到压制不住。甚至在某一刻,来到了男性自我认同的一面,巨大的男性能量呈现在我身上,也曾因此知道了同性恋的来源。异性身份的自我认同。当然我的这个是因为有情结的影响而出现的异性身份的自我认同。这个时候的同性恋感觉是缺乏边界感的。那个作为女儿的我喜欢的是男性能量,男性本身的那个感觉,那两天看到的女性身上男性的气质,男性身上女性的气质,觉得男性不像男性,有些女性的男性气质反而更加彰显,忽然间就界限模糊了,我站在中线上,男性女性的中线上,不知道了身份。只是看到男性气质更喜欢,有那么一两天的时间,甚至对一些特别有男性气质的女性有一种几乎把她当做男性来看待,心中女性的概念在对方的身上几乎唤不起,认同对方是男性这么个感觉。后来一点一点的觉察才又回到了看对方是女性的视角上。


        女性性器在最初被发现那一刻,被看到的恐惧发生了,我害怕被看到,是因为她连接着不被认同,也连接着失去父亲的爱。连接着进入一个家庭,是否被允许被接纳。通过这部分进去看,最后发现了女性性器本身的纯真,神性,被顶礼膜拜的恭敬感。

 

 性压抑之后的整合 

女主


        一点一点的体验与觉察,渐渐的来到了我的女主这里,就是女性身份的认同,女性是我,我是女性,女性是我的位置,我的主人这里。这个唤醒认知还是因为看了朱老师讲的那个关于女主武则天的视频。明白了女主的和女皇帝的含义的时候,忽然我的世界得到了整合,女性落了位,阔别已久的女性位置,主人的位置,我的女性身份落了下来,可以说落了座,一下子所有的疑惑通了,女性身份,皇帝,自我,自性,都不在躲闪,不在缺乏位置感,全部安了位,落了座,我安定了下来。这个是因为概念上不清晰。也一下明白了女性身为女性,女性自我彰显、主导才合我的身份。也明白了为什么远古会是母系氏族社会,现在是男权社会,也想起了我的那个女性在某一刻彰显了女性的能量,巨大的能量,那是包容感。作为女性是女性性别身份为主导,做自己的主人,是需要她可以落座的。


        作为男性,男性身份是主导,也是需要男性身份落座的。无论你是多么女性化,也无论你是多么男性化。你—是—女—的。这个是内外一致的,想象世界和现实世界一致的。


        但是在男权社会里,女性地位不在主导,被男性统治,这个时候也就是所谓的重男轻女现象出现和对女性造成影响吧。在这里看来,在这样的男权社会里,女性身份要和她的自我主导感合在一起确实是要突破一个位置感。就是集体潜意识中男性是国家是社会是大家是小家的主导这样的一个根深蒂固的概念。


        那男性潜意识中也一定有远古时期,母系氏族社会的阴影存在,也就是集体潜意识中女性占主导地位的这个概念。所以男性女性在位置感上是有的一打的。但是就好像太极,我们的内在是男性能量和女性能量各占一半的,平衡的,只有相守相合才是一个完整的自我,完整的社会,完整的家。而内在如此的我们,哪个是你自己的主导,是你的性别身份是否和你内在的主导相合。是否肯让那个皇帝的位置让出来,落上非男性非女性社会带来概念性的侵权性的你的自我世界。你的身份是主导吗?


        女神落了座,头脑也立刻清醒了。有了一个“整”的感觉,一切恢复如初。都正常了。


        真的有安神补脑的作用,虽然像是一句玩笑话,但这是真的。


        女神落了正位。心安了。内在的曼陀罗开始出现,运转。很有诸神归位的感觉。


        这个时候的曼陀罗自然成型出现在了意象、以女神为中心的周围。


(注:作者为意象对话准水晶级心理咨询师)

五、上下求索

失衡——重男轻女的思考

何明华

        万事万物皆有其自然规律,这种自然一旦被人为的破坏,势必会导致事物失衡而产生不良后果。

 

        “重男轻女”就是中国文化几千年发展过程中逐渐失衡产生的不良后果之一。这样的后果让众多女性失去了对女性身份的自信和认同,女人仿佛成了弱者的代名词,使我们不甘于做女性,更不甘于活在男人的施舍和怜悯中——我们在现实中抗争,在哀怨中努力,在疲惫中挣扎,我们想把那些曾经被剥夺的权益找回来,我们理直气壮地述说着我们的委屈、表达着我们的不满、倾述着世界对女性的不公平、感叹着作为利益获得者的男人是多么的幸运……


        是的,作为女性,我们真的有太多理由和经历,让我们觉得自己是“重男轻女”思想的受害者或牺牲者,却从没有人去思考过那些有着性别优势的男人真的是利益的获得者吗?虽然现实层面确实也是。

 

        在两性关系工作坊里,这个话题也是永远的主题,我经常会让女性学员好好观察一下场内或生活中的那些所谓的性别宠儿——男人,好好看看这些宠儿们是否如我们想象中的那样傲骄、得意、满足。

用心感受后,很多女性诧异地发现,她们看到的男人除了疲惫还是疲惫,这样的疲惫中还夹杂着些许的迷茫:他们也很努力,但这样努力并没有让自己和身边的人满意;他们想成功,但真成功后却没有内心真正的喜悦,有的是更多的担忧和一直不能停下的脚步;他们不是没有需求,不是没有脆弱,只是他们已经没有更多的精力关照。


        作为男人,社会有太多的角色需要他们担当,没有人问过他们能不能担,成长中也没有人培养他们如何得当地担,他们是被呵护着、期待着长大的,所以他们必须担。当然,你也可以不担,但你承受得起“不是男人”“不像男人”这样杀伤力很强的语言,以及来自亲人失望、蔑视的眼光吗?不能吧,那就必须要强撑着,即便这样,大家也未必满意。

 

        中国大妈们的广场舞已经跳出了国门,我经常会想中国的大爷们去哪儿啦?我有意无意地在全国不同的地方问着相同的问题,答案也让我吃惊,很多大妈们的老伴都已不在,男性比女性寿命一般短3-7年,但超过这个数值时还是会让人深思。也许有人会质疑:你调查的样本太少不足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吧,也许。但这个现象仍让我这个关注两性生存状态的心理咨询师有一些推测和遐想。

 

        之所以写这些,是因为在我十多年的心理咨询临床工作中发现,重男轻女这样思想下的受害者绝不仅仅只是女性,男性也身受其中,正如覆巢之下无完卵,受伤的女性角色旁边决不可能还能站着一个完整的男人。

 

        被贬低的女性和被抬高的男性在生活中都很难回到正常的性别角色中,过度的女性自卑让我们很难和那些能滋养自己、滋养他人的女性品质发生连接,被抬高的男性总是不切实际地追求着那永远达不到的目标,屡屡受挫。生活中,女人对男人失去了信任和尊重,男人也没有了对女人的关爱与保护,我们都无力的呻吟着——这世界咋就没了男人、没了女人?

 

        还让我更有感触的是,当女人们呐喊着愤怒着要找回公平、找回自我的时候,男人们则把强撑着走在“证明我行”的路上视为常态(当然也有放弃从此一蹶不振的),让人既心痛又无奈……

 

        失衡的男女性别身份是社会众多失衡现象中的一瞥,它不仅仅是性别身份的失衡,它更是人心的失衡,是现代人与灵魂的失衡,我无法想象没有了女性象征的精神世界的我们会怎样?

 

        如何找回原本健康的男性身份和女性身份,活出人生的精彩,是值得我们花时间花精力去践行的,因为它更是帮助我们找回那些属于人类、属于每一个生命且能引领我们回家的又一条路径。

 

        路漫漫其修远兮,我们一起求索吧!


(注:作者为意象对话黄金级心理咨询师)

六、综述

徐海颖

        有点莽撞的组织了这组文章,在组稿的过程中,经历了一些,更学到了很多,谢谢各位作者!

 

        最早的出发点,是因为重男轻女这样的议题,随着成长的深入,接触社会的增加,慢慢发现,这个问题真的是无处不在,很多的方面都能够找到它的影子。也渐渐发现,重男轻女的问题,不仅仅在影响女性,也在默默地影响男性。所以,就有了这样的想法——或许这样的传统,对人的影响,其实是不分男女的吧。于是就有了邀请男性来叙述他们的经验,来述说他们眼中的重男轻女现象;女性的诉说也必不可少的,看看她们是如何经历的。

 

        再接着想,心理圈毕竟只是这个社会的一份子而已,我们的社会是丰富而多彩的。看看其他的圈子,其他的行业,他们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于是,就有了尝试邀请其他圈子的人来描绘他们的经历。当然,因为是初次邀请,最终完成的只有一位作者。不过,从中我们也可以不再从咨询师的角度去看这个现象,而是完全的从一位非心理圈的人看看,这个现象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组稿件,与其说是报导,不如说是实验,通过丢出一个命题,没有预设的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呈现出来的结果又会是什么。或者,这也是一个艺术品,通过这些人的集体创作,看看最终呈现出来又会是什么面貌。

 

        只要这些文字,能够引发您的一点感受和一些思考,那么就足够了。

组稿人:徐海颖

意象对话水晶级心理咨询师


在从事多年设计工作之后,有幸遇到朱建军老师和其他师长,还有各位同路人。学习成长的过程中,受益于意象对话疗法、回归疗法和生命树意象疗法。


目前主要工作为个人和团体心理咨询,以及写作。可登录微信公众号“心路”了解更多详情。


《重男轻女》组稿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所有作者及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