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衣干嘛,裸着不好吗?

北欧日记2021-07-18 15:58:11



以前写了篇有关全民钟爱的宝宝王宝强的文 “”, 因没有跟随大众一同谴责马蓉,反而觉得大众被洗脑似地,打了强心针似地亢奋,心理很不正常,于是受到了攻击。


我这里所说的攻击,是骂,而不是我尊重的讨论与辩论。


背书教育背景下出来的人,与他们的教导者一样,容不得半点的个性与独立人格:”你居然敢思考,敢有自己的主见,敢与传统不同,那还了得?“


昨天的 “” 同样,又被人骂不会像中国人一样说人话,而且这位没有能力理性辩论的人,看似很严肃遵从中国传统文化的人,除了同样会骂,还居然取了个洋名叫"Sam",个人感觉这是逻辑有些混乱的组合。


我收到的攻击,除了不会说人话外,还有自私自利,不互相帮助。


我想问这位Sam, 我在深圳八年,做了五年义工,帮助了残疾人做心理援助,并牵头参与了好几个心理援助项目,涉及人数应该超过两位数;并一直在深圳山地救援队为队友服务,直到半年前离开中国,才离开了山地救援队。


请问你在深圳的不知多少年中,有过多少次参加救援与助人? 


尊重自己、个体主义,与您老家人所说的自私自利不关心他人,根本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与集体主义的中国不同,丹麦是个体主义国家,但每年读大学本科与硕士的人,很多人花一年时间暂时休学,去非洲与南美洲作自愿者,请问您老人家周围有多少? 这里的邻居,从来都是互相照看很人文,有些地方出门都不用锁门,你与你的邻居,请问关系怎样? 


偷换概念作无知的结论也就罢了,不过,我最不喜的就是骂人,你既然自诩比我更是人,干嘛不可以学会正常讲话,非得要骂呢? 喜骂的人,我的平台不欢迎你,原因不多讲,以前讲过。“” 


很多国人,流水线上下来的产品,很少有自己的思考与认知,一点发现有与自己观点不符的声音,马上如同自己的父辈一样,零度容忍,开口就骂。问题是自己读书不多,骂也骂不到点子上,除了制造一片喧嚣之外,反而自辱。


而因为父辈用 “骂”与 “打”的方式教自己 “顺从,牺牲、孝道、和谐 ” 之外,毫无机会发展自己的独立人格,因此当然从来不会有自己的声音,连自己是否可以独立有自己行车空间都有质疑的人,能够在人格上独立么?有可能有爱自己的能力么? 


没有爱自己能力的人,又怎样去爱周围的人?


既然不爱人,那那些所谓的帮助,大抵不是源自心底对他人产生的爱,我猜大多是“牺牲、和谐、顺从...." 教导下面驯服出来的 ”应该“吧!


我之所以可以面对我的裸体,是因为我健身,我锻炼,我喜欢我的身体,所以我可以面对我赤裸不加掩藏的裸体。我文里的观点,只是我的喜好罢了,不合您老人家的口味又怎样?至少我可以诚实地表达,而且我有内容和自己的思想去表达!


我对自己有自信,我也接纳自己,我的思想,我的精神,我的不安全感,我的好和不好。我就是我!


大部分人之所以不能面对自己的裸体,要么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裸体丑,不能够接受,丑到自己都不原意和不能够去看,但又不愿意花时间和精力去提升,反而花太多的精力和时间,去粉饰地去穿一件又一件的衣,然后人模人样地说着不是自己的话的套话,并为自己脑袋空无一物但属于大众而沾沾自喜。


装!


不止自己要装,还要强迫别人一同来装!


居然还要将整个国家风气不好的责任放到我等裸体诚实之人身上!


这个黑锅,我们不背! 


Sorry, 下次看到肥肥的皇帝出来时,你要与大众异口同声地赞叹新衣的漂亮,那是你的选择,不过,我们会选择要么不说话,心中千百万个动物掠过,要么直接说 ”他本来就没有穿衣服“!


这个世界,有很多人,有很多地域,有不同的概念,有很多不同的思想。自己都还未搞定自己,就想去洗脑统一别人同声大合唱,太天真。


这个游戏,智商太低,我不玩,我还是先裸着!








作者:Lina Wang Nielsen

丹麦华人,丹麦跨国管理理学硕士;英国市场营销学士,中国二级心理咨询师。丹麦 Linki Asia Services 跨国商业服务创办人。职业经理人/心理咨询师/写作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心理节目嘉宾。 曾就职于可口可乐与诺基亚网络等跨国公司。 现专注于跨国商业咨询,华人心理咨询及各类主题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