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实体企业:金融要有新“担当”

人民政协报财经周刊2020-07-31 12:06:10

服务实体企业:金融要有新“担当”

文/本报记者 崔吕萍

2017-02-28期09版

1

编者按:

    2月26日,由人民政协报社财经周刊主办的第15期财经智库沙龙“深化供给侧改革的中国金融担当——求解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新思路新办法新突破”在人民政协报大厦召开。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银监会原主席刘明康,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原总裁梅兴保,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建设银行原监事长谢渡扬,全国政协委员、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策略发展委员会委员方方,全国政协委员、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副总经理谢卫,中国银行业协会秘书长黄润中以及部分业界代表参加了座谈会。本刊特此报道,以飨读者。



    有人说,实体兴则金融稳;也有人说,金融强则实体旺。而在全球经济“黑天鹅”事件频现,国内经济发展“稳”字当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入深化之年的大背景下,金融业在稳经济、惠民生方面肩负重任,也应有新的担当。

    早春二月,伴随着中国银监会主席等财经部委的“换将”,中国金融改革进程进入一个关键时刻,金融业能否在多重“变局”之下把握大势,切实服务实体经济?传统金融与新金融在扶持实体企业方面扮演怎样的角色?实体企业获取金融服务的前提又是什么?多位全国政协委员、业界人士围绕话题展开热议。


■■金融服务实体经济难在哪?


    近年来,金融业一直努力服务实体经济。但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这个话题当前依然在讨论,特别是中小企业对此反映依旧强烈,金融在解决这些问题时仍不尽如人意。

    金融服务缘何得不到实体企业的一致认同,其中存在哪些不得不说的原因?

    “究其原因,我认为金融业服务的定位和经营模式应该有一个自我反省和深刻的改革和调整。”谈及此,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原总裁梅兴保这样表示。

    在梅兴保看来,当前,金融在服务实体经济中存在一些问题。

    比如,整个金融行业自我服务、资金自我循环的比例较大,同业业务高速增长,资金很多是为金融行业自身在服务。

    比如,金融资产结构中自有资金投资比例太大,这些资金追求的是高于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的利润,比如全球外汇、黄金、货币或者债券市场。

    再比如,大部分新增信贷资金流向房地产,建房子本身是在做实体,但炒楼就是虚拟经济了。

    金融如何缓解实体经济所面临的融资窘境?

    “关键要不忘初心,不忘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定位。需要明确的是,即使金融业再重要,是现代经济的核心,但是毕竟它是第三产业服务业,它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对此,梅兴保这样表示。

    全国政协委员、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副总经理谢卫提出,作为金融企业在经济承受下行压力时要顺势而为,应降低利润目标和要求,不能贪大求全,给金融服务实体留出宽松的环节,否则就会有人刀尖上舔血,或者做一些不太合理的、擦边球式的创新,搞一些套利活动。


■■实体企业发展要升级


    实体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普遍现象,反映在当前,就是资金价格与企业承受能力方面有很大差距,金融企业在贷款方面有较大的议价权。很多企业因为条件不符从银行拿不到贷款,只能通过信托等其他平台拿资金,要支付的成本只会更高。

    在业界人士看来,要扭转金融服务的难与贵,实体企业自身的发展,或许也不得不从1.0时代升级到2.0时代。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建设银行原监事长谢渡扬表示,“中央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抓住了当前实体经济遇到困难的关键点,通过这几年的调研,我们接触了很多企业,发现相当数量的企业产能大于市场,由此派生出一个问题,就是为了拿到订单而压价、赚取微利。甚至有时微利维持周转,赔本生意也要做。这就导致很多企业资金链很紧。”

    有产能过剩的,也有需求得不到满足的。“前两年很多人到日本买马桶盖这件事,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要创造出新的、适应市场需求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中央将‘双创’列为解决当前经济发展中遇到问题的重要措施,实体经济不能囿于老思路。”谢渡扬称。

    而在全国政协委员、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策略发展委员会委员方方看来,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要和企业改革配套进行。如果企业产品不行、销路不对,银行出于对储户负责任的态度,也不可能把钱砸给你。

    “初创时期、草根时代的企业,可能不一定是银行的客户,只有企业发展到了成熟阶段,你不找银行,银行也会来找你。”谈及此话题,谢卫这样表示。要解决这种错配,他同时认为,除了金融企业要改进服务,实体经济也要珍惜拿到的每一分钱。


■■当前金融应如何服务实体经济?


    在谢渡扬看来,下一步金融支持实体企业的着重点,应放在支持创新性企业上:“通过创新,能够创造出新的有效需求,对拉动实体经济会取得较好的效果。如果金融与实体之间的关系还停留在单纯的水多了加面、面多了加水上,比如钢铁企业资金一困难,金融就给企业一些钱,最终的结果还是增加库存,这对解决实体经济现实困难、推动经济转型的帮助还是不大的。”

    当前哪些金融服务有得天独厚的发展机会?对此方方提出,消费金融大有潜力。任何一个经济体由投资拉动经济增长转为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的过程中,消费金融都扮演着重要角色,它帮助消费者购买到对路的产品,更鼓励了这些产品生产者的创新热情。

    而在以消费拉动生产创新的同时,金融业对新兴业态成长性的嗅觉,对推动经济转型也至关重要。深圳前海融金所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总裁黄德林对此表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过程中,特别是大产业结构调整的过程中,会出现各种资源逐步集中在一些新领域的情况,比如当前资金对新能源就保持较高的关注度:“相比传统银行业对成熟产业的偏好,互联网金融作为传统金融服务的补充,也在提升自身资产管理能力和风控水平的前提下,积极尝试给新业态提供金融服务,弥补这些企业的资金短板。”

    金融需要创新,但创新同时意味着需要承担一定风险。“比如互联网金融领域存在乱象,今年整个行业都要拥抱‘严监管’,但我们同时也感觉到了,市场这只无形的手正在推动行业更快地发展,具体来说,金融科技的发展刚刚翻开第一页,互联网和金融结合的化学反应还有待真正发生,大数据、共享经济对金融科技的影响还有待全行业去推动实践。”凡普金科旗下爱钱进CEO杨帆这样表示。

    对于实体企业而言,金融能够解决的其实是有效定价的问题。如果经济不好,资金很难找到投向,容易出现脱实向虚的情况。

    在真融宝董事长吴雅楠看来,现阶段要疏通实体经济的毛细血管,关键要把握“三多”,一是多资金来源多资金渠道,二是多层次资本市场,三是多场景的金融服务,这“三多”在服务实体经济当中应承担不同的任务。对此,易通贷CEO康文认为,当前我们要推动产业转型,这个阶段的金融体系应该分层,为不同需要提供各式各样的服务。暂时从传统金融机构那里拿不到贷款的企业,互联网金融应扶持它们走一段,等他们成长起来了,再由银行提供后续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