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宿李桥镇五福村

富顺悦读工坊2021-02-21 12:55:09

夜宿五福村

邓佑云\文


虽说是最基层的新闻单位,夜宿农家还是破天荒头一次,也难怪几位年轻记者既兴奋又感到有些神秘。

 

五福村在县城以西,距县城约40公里,地处二龙坡山脉,海拔高度平均440余米。因进山之路险峻,山高林密,又称岩上。岩上人家虽与平坝仅100余米落差,但岩上人的生活习俗性格与坝下人却迥然不同。我们的这家住户热情好客,居然将自家的三间楼房全让给我们一行住,一家子挤在餐馆临时搭成的木板床上。

 

五福村属富顺县的西部边远地,与南溪县的大坪、汪家交界,村委驻地“瓦房子”,就是以其一间瓦房的“幺花店”得名,可见当年这里的落后。

 

近年这个村开始走上富裕路。过去的“么花店”被新建的楼房掩盖,形成一条独具特色的农民街,逢三六九赶场,邻近二、三十里的农民聚集这里交易。公路通、集市有,带动了这里经济的发展。过去这里农民除种粮自给外,经济收入全靠打柴卖几个钱换盐。如今公路一通,吃穿不愁,几乎是岩下有的岩上也有,街上缝衣店就好几家,加工的衣服全按新潮设计,村上的少男少女的穿着打扮毫不逊色于岩下人家。村上的彩色电视不多,黑白电视较为普及,但许多农户都准备鸟枪换炮了。临走时,村支书还让打听一下安一套卫星接收设备要多少钱。村长说:“这几年农民富了,过去全家人均年收入三百多元,现今人均年收入超过一千五百元,日子好过了,下一步村上重点考虑的就是文化设施的建设,岩上青年很赶潮流,农民的夜生活也要充实内容。”


五福村未通公路时,上山几条道,条条要爬坡,特别是送下山的公粮、生猪,下岩之险就不用说了。现在公路通了,每年上下山的肥料、农药、生活用品,送粮、交猪、农副产品来来往往全年百多万公斤。听说山上还有许多老人生活一辈子还没下过山,村支书带我们去看了原来上山的几条小道,叫化沱、董家岩、土地坡,眼见上山老路的险情险境后,我才明白,人若无事又何必去冒这个险呢?

 

我们一行落户这家叫肖乾绍,他与妻子李开琼开一餐馆,餐馆不大,三间门面的开间,四、五张桌子,除逢场天忙点外,平时来往的则是县、区、镇上的人和运送货物的司机。老肖一家六口,三个女儿原先在沿海打工。大女、二女先后嫁人独立,三女仍在深圳一家电器厂上班,平时很少回家,逢年过节寄点钱。与老肖一块生活的么儿正读小学。老肖说:“现在条件比过去不知好了多少倍,但年青人心仍向往着外面的世界,么儿能读书就让他多读,好在这个村教学质量不差,恢复高考后,村小送出去的学生有60多人考上大学、中专,还有博士生和研究生。我干这个餐馆就权为维持生活和广交朋友。”时间不长,我们和老肖一家已如朋友,生活上也随意了许多,老肖家有一台黑白电视机,并有卡座、音响,但质量差,无心欣赏,晚上大家就挤在楼层过道的平台上凭栏眺望山村的夜色,听蛙鸣、摆龙门阵。

 

岩上的夜晚,空气清新,月光皎洁。说话间,远处有亮光向这里流动,我们想还是有人捕捉青蛙。主人却说,不是捉青蛙的,岩上人保护青蛙的意识很强,亮光处是打野兔和野鸡的人,亮光走近,果然是本村的猎人。

 

岩上的月亮,好圆,好亮,好清澈。


更多阅读,请添加微信公众号grb2015111,或长按识别进入下方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