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尔事件: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摆事实,讲道理,看我怎么拆你的台!

笑侃江湖事2020-11-13 13:14:54


我希望我的分析都是错的,但是我知道这次我几乎不可能错了,虽然这让善良的人很难过,但我真诚的希望你们以后继续保持善良,当然,再把眼睛擦亮一点更好。其实,我更希望看到罗尔出来辟谣,辟我这次造的谣!

——李大嘴


打死不认输的风尘二侠


首先,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不过以后还会发生什么,衷心祝愿罗一笑小朋友早日痊愈,毕竟,孩子是无辜的。


罗尔爱女患上白血病的事情发酵到了现在,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从流泪赞赏转发到现在感觉像是吃了一只刚从热乎乎的大便上起飞的苍蝇,然而,虽然感觉被利用了的群众们义愤填膺的厉害,但罗尔以及幕后的操作者刘侠风却是一点悔悟的意思都没有。


两个当事人似乎也是受了很大的委屈,总之就是一副这个事儿从头到尾我们并没有错错的是你们这群容易被感动更喜欢道德绑架的吃瓜群众的态度,所以这让我很不爽!


既然是这样子的话,这个事情我就给你们好好掰扯掰扯,看看你们到底是错了还是我瞎了!


事情反转之前所谓的困难


但凡向别人求助,大概都要有个觉悟,那就是如实说出自己的困难,但刘侠风和罗尔却偏只记住了后者说出困难,却忘记了前者如实这两个字。


11月27日,刘侠风在公号P2P观察上发文《耶稣,别让我做你的敌人》掀起了募捐活动,文中对罗尔的情况表述如下:


9月7日,罗尔5岁多的爱女罗一笑,被检查出白血病,住进了深圳市儿童医院。雪上加霜的是,因为效益不好,杂志社面临重组,已经连续4个月没发工资(今年年初就只发4000元基本工资)。嫂子——文芳,一直在家相夫教子,没有收入来源。他是一个老父卧床的儿子,也是一个女儿刚刚住进重症室的父亲,同时肩负着一个正在上大学的儿子。人到中年,四面碰壁,罗尔对家里每一个人都抱着沉痛的亏欠心情。


初问罗尔,经济上有没有困难,铮铮汉子硬是挺着腰板撑着说:没有困难,罗一笑买了少儿医保。第一次结账的时候就狠狠给了罗尔一巴掌,一大半费用少儿医保走不了。


11月20日,病情加重,感染蔓延至肺部;21凌晨两点多,进了重症监护室。面对每天少则一万出头,多则三万有余的费用,一向大条的罗尔也乱了方寸。有人建议罗尔找“腾讯公益”等公益平台求助,罗尔很无奈地和我商量说:好歹我还有个车(十年前十二万元买的别克,早已停产,几无价值,可以报废了——笔者注),比我困难的人多了去,我不想占用太多社会公共资源。


罗尔11月25日在自己的公号发文《罗一笑,你给我站住》,文中则是这样说的:文芳趴在我的肩膀上哭。重症室的费用,每天上万块,她悲痛我们花不起这个钱,更悲痛我们花了这个钱也可能救不了笑笑的命。


刘侠风和罗尔困难背后的真相


刘侠风和罗尔文章中的描述属实吗?请对照上段看下文。


杂志社重组罗尔暂时失业的事情属实,但没有那么惨,看一下罗尔的公号就知道,他已经在筹办一本新的杂志《深圳故事》了,预计在2017年1月份上市,罗尔任执行主编。


罗尔的老婆文芳没有收入来源属实,但也没有那么惨,实情不过是因为罗尔同学属于比较能干那一类型的,所以老婆一直在家相夫教子,罗尔在以前的文章里说,暂时失业后靠老婆炒股赚钱养着他。


罗尔在文中说过,上大学的儿子学费他给了,第一个月的生活费没有给,儿子靠以前攒的零花钱生活,还有儿子很委屈的没有坐飞机,坐火车去了学校,嗯,真的是好辛苦!


第一次结账的时候,狠狠的给了罗尔一巴掌,一大半费用少儿医保走不了,这事儿医院表示这锅他们不背,院方已经给出明确说明:第一次住院29天,罗尔自付13644.23元,第二次住院28天,自付4974.31元,第三次住院截至到11月29日共22天,需自付17574.79元,还未结算。


罗尔很无奈的说,我还有辆车,这里刘侠风大侠还煽情的备注了一句,十年前十二万元买的别克,早已停产,几无价值,可以报废了。那么这个事情属实吗,罗尔今天已经证实了,他其实还有三套房。然而这些事情,刘侠风大侠是不会告诉大家的,因为那样的话,故事就好看了,你们就不会流着眼泪转发了。


罗尔说,每天花费上万元,甚至三万元,他们花不起这个钱,这个情况属实吗?我想,诸位看官自己心里有数。


对了,还有个真相是,罗尔老婆的爸妈都是大学教授,家境殷实。


吃瓜群众的质疑和当事人的清白


剧情反转的前夕,有诸多关于罗尔的爆料,在今天的采访和刘大侠的文章中都给予了回应,详情如下:


罗尔有三套房两辆车一家蒸蒸日上的公司。


罗尔辟谣:我确实有三套房一辆车,但没有公司,深圳一套是自住的,其他两套房是在东莞,房产证还没办下来,没法套现,两套房总价100万,贷款42万,车是07年买的,当时也就十来万块钱,如果谁觉得捐款受到了欺骗,那我可以还给他。


罗尔深圳的房子70000元一平方。


罗尔一直回避这个问题,没有给予正面回应,只是说要自住,看似合情合理,实则是在回避问题。对于这个事情,刘侠风表示,那房子2002年花了20万买的,80多平方,当时还有一半钱是借的,你们没有去看过,那房子又破又烂。


罗尔抛弃了前妻和现在的老婆结婚,说是净身出户,其实并没有。


这个问题,罗尔一直没有回应,确实也没有回应的必要,但是刘大侠表示:搞花边新闻的希望你们滚远点,说风凉话永远比做事容易。


给刘大侠和罗尔一记最响亮的耳光


刘侠风大侠和罗尔都是舞文弄墨的高手,高手之所以是高手,厉害之处就是明目张胆的用文字游戏来愚弄你,上面关于他们营造的困难和困难是否属实的两个段落对比一下,我想诸位已经可以领略到其中厉害了。


我一句假话也不说,但依然把你们耍的团团转!


其实,罗尔和刘大侠还有一招很厉害的功夫就是避重就轻,我们只说对我们有利的,虽然你们给我们捐了270万,但我们直到现在也不会告诉你们我们真正的资产情况。


其实爆料里对刘大侠和罗尔伤害最厉害的就是三套房,关于这个事情,东莞的两套房子解释的还算是合情合理,虽然真实性全凭一家之言,但对于深圳的房产,罗尔说自住,刘侠风说又破又旧,掩盖了过去。


截至目前,你在所有的采访及文章里根本找不到深圳房产的市场价值,庆幸的是刘大侠百密一疏,暴露出来了房子的位置和小区名称:深圳市南山区凯丽花园。


于是,我就手贱的搜索了一下,啥也不说了,上图吧。




致刘侠风和罗尔的忠告


你们都是文化人,说起来漂亮话都比我好听,哄骗人也自比我高明,但大嘴我不吃那一套,我今天把事情说破了,最后还要扎扎你们的心,不要怪我下手狠,只是因为我一直都觉着做人不能太无耻:这世界上,最不该被恶意利用的就是公众的善良和同情。


以前,有个老太太摔倒被人扶起来还讹人的事闹得沸沸扬扬(这里不讨论真相),据说让中国道德倒退了50年,直到现在大多数人看见老人摔倒在街上还不敢去扶,现在你坐拥三套房产(价值600万),自己又是一个比较成功的媒体人,女儿生病至今才交了2万块钱,就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让亿万群众觉着受到了愚弄。


很感激你没有用轻松筹,不然真害了那里许多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其实这个事情很明白,罗尔先生想卖文赚钱为女儿治病,这一点毛病都没有,但是你把实情讲清楚了,把家庭状况讲清楚了再出来卖,如果不是利用大家对女儿的同情,你扪心自问一下,你的文章能不能达到300元/千字?


我知道罗尔先生你现在手头没有太多现金,这可以理解,毕竟你前两三年才在东莞扔了六十万买了两套房,但是我觉着治疗女儿病的问题远没有你描述的那么惨,你结交的朋友都是大手笔,刘侠风说百万千万富翁多的是,是的,你不要他们的施舍,先借用可以不?


再退一万步说,你想治好女儿的病,也不想卖自己的房子,那把话说清楚好吗,别净整什么苦情戏,具体家庭状况却不透露,害得连一套房子还没有的我到处找地方给你赞赏?!!!


还有,刘侠风大侠,贵公司这招营销手段实在是高明啊,分享一次捐赠一元,这么好的营销主义,果真是能当了婊子还立牌坊的,贵公司这次真的没吃亏,别人不懂,咱都是玩公号还能不明白吗?


捐款其实早够了,按照笑笑保险报销的比例,治疗费用就算花上500万,自付也就是不足100万,东莞两套房子就够了,难道是因为我数学不好吗?


最后补刀


再退个一万步说一句:捐款其实早够了,罗尔先生和刘侠风大侠也在朋友圈说了不用再捐了,可是公号上为何不说呢?


就在12月29日晚上22:23分左右,刘侠风先生你还在公号推了一篇《不能让一个孩子,因为钱而有所闪失》的文章,最后一段是这样的。




我不会恶意猜测你们是为了诈骗捐款,相信以两位的身份不至于做出这么下作的事情,可是公号涨粉这事儿,真的是停不下来啊?


两位说,是不是呢?


再来一刀



笑侃江湖事

这么大的二维码能看得见不



笑侃江湖,指点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