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保峰:不会做摆谱的、装腔作势的,英雄主义风格的建筑,这是我们的价值观

新建筑2021-11-14 08:00:29

   新 建 筑   

与深度和价值有关的建筑阅读



最近Dezeen评选出了2016年最好的十座公共建筑,这些建筑都是在2016年落成并投入使用。新建筑杂志社社长、华中科技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李保峰教授设计的『青龙山恐龙蛋遗址博物馆』是唯一上榜的中国作品。




华南工学院学士

华中理工大学硕士

清华大学博士

1988,2000-2001 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 访问学者

《新建筑》杂志社社长

《建筑师》杂志社编委

中国高等学校建筑学专业评估委员会委员

教授,博士生导师

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

 

主要研究方向

中小型博物馆建筑设计研究

绿色建筑、生态景观、气候与都市形态之关系研究

复杂地形环境下的建筑、景观整合设计研究

 

主要科研成果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三项、重点项目一项

建成作品多次获省部级优秀设计一等、二等奖

在国内外学术期刊发表论文若干





李保峰:不会做摆谱的、装腔作势的,英雄主义风格的建筑,这是我们的价值观

嘉宾:李保峰   采访:深圳观筑


Q:近日知名建筑设计网站Dezeen评选出了2016年最好的十座公共建筑,您的作品青龙山恐龙蛋遗址博物馆是中国唯一入选的建筑,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做什么?当时心情如何?

A:得知这个消息大概是13日的晚上,由微信朋友圈里的一位老师转发的。我开始并没太细看,因为Dezeen曾经发表过这个项目,觉得无非是个“年底设计作品大回顾”而已。当知道被dezeen评上2016年最好的十座公共建筑时,确实有点意外,因为其他的九个作品都是著名事务所里或大牌建筑师的大项目,而我们入选的只是一个普通建筑师的一个小项目。也许正是因为其他项目都很高大上,体现了人类的伟大抱负,而我们这个土得掉渣儿的小房子,体现的是跟自然相融的朴素价值观,这可能是入选的原因之一吧?其实这个评选只是Dezeen媒体的一家之说,现在中国的好作品太多了,有些可能没在dezeen发表过,有些可能不对评委的“口味”,所以我们这个小房子并不值得过度宣传。


Q:该项目的产生据说非常有戏剧性,您的团队是如何获得这次设计机会的?

A:恐龙蛋的发现是比较有戏剧性的。当地农民其实早就发现有这种圆乎乎的石头,许多都被拿来做猪圈垫墙角儿。据说当年有一辆外地的卡车,下雨时轮陷泥坑,遂请附近农民帮忙,用一种圆乎乎的石头垫于轮下,后来被司机带走的圆石头被指认为恐龙蛋,慢慢地传开了,于是,产生了职业盗蛋人,这引起了政府和相关部门的警觉,于是遗址保护的建设就被提上议程,国家为此拨付了专项基金。


我是经朋友介绍去看现场的。地质专家希望做一个类似秦始皇兵马俑那样的大棚来展示这个遗址,但我觉得在研究之前不能预设建筑的形式,我坚持在现场寻找启发。当时地质学家已经用阳光板做了简易的保护棚,进入棚内后我的第一感受是:这博物馆应该是一个室内黑暗的房子,柔和的光束照在恐龙蛋群上面,为了避免游人对蛋群的破坏,用栈道将人与蛋分开,栈道的走向及观看平台的位置视蛋群的发掘位置而定。简言之,博物馆室内要突出恐龙蛋的中心地位。结合蛋群的分布及栈道的走向即可大致形成建筑的外部轮廓,在这基本轮廓的基础上,我们为每组蛋群设置采光“烟囱”,并对体量及虚实关系略加调整,这就确定了建筑的外部形态。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建筑不是建筑师的主观设计,而是由八千多万年前的恐龙,多年前的地质学家和当下的建筑师“跨时空”合作设计的。这个方案一提交立即得到了甲方的肯定,剩下的就是操作层面的问题了。

 


Q:博物馆呈现出与自然高度契合,与众不同的形象,设计的原点是什么?设计理念的形成过程是怎样?

A:这座建筑有七十多米长,两头落差有近十五米,如果做一个简单的方盒子,跟环境会产生强烈冲突。我希望建筑要随着地形逐渐降低,尽量隐入环境之中,因此将建筑体量“打散”为若干相互碰撞的体块,随之自然会出现一些因体块交错而产生的异形连接空间,而这种空间正好为我们设计的一种“透风阻光”的特殊构造提供了可能性。“透风”,就是希望在室内窗户打开的情况下,可以自然通风;“阻光”就是用双层百叶把光挡住。“透风”的目的是实现夏季降温,“阻光”的目的是为了营造较暗的展示环境,这样实际上一举几得:体块组合保证建筑与地形的契合,体块交错的地方提供了“通风阻光”的可能性。

总平面



平面

逻辑生成图

剖面


另外,原来附近有很多土坯房,几乎垮塌,按照地质保护的要求,需要全部拆除。我希望能把房顶上的旧瓦留下,作为博物馆的第二层屋面,在瓦和建筑屋顶之间形成二十公分的空气层,可以降低辐射对室内得影响,间层中流动空气可以将瓦的热量带走,从而起到隔热的作用。使用了双层瓦及透风阻光策略后,在室外温度很高的情况下室内温度却并不高,我们在没有使用空调和任何其他设备的前提下,实现了舒适和节能的目标。另外,深灰色的旧瓦也是在视觉上导致建筑与环境和谐的要素。

  

多年以来,我和我的团队一直坚持建筑要与环境和谐的理念,建筑绝对不能太突出自我,要融入环境。不做摆谱的、装腔作势的,英雄主义风格的建筑。这是我们的价值观。

 


Q:整个项目建设过程中有哪些难点?是如何解决的?

A:这个项目设计的难点有两个,第一个是项目现场距离武汉比较远,好几百公里,建筑规模又很小,这么小的项目,这么远的距离,设计成本自然会比较高。还好因为是在学校工作,我带了三届研究生连续参与这个项目,本人也跑了十多趟现场,只是希望尽可能地做好。这个项目我们几乎没有任何经济效益。


第二个难点是,在偏远的山区里做这样的低造价项目,很难请到高水准施工队,不可能用精致的材料建造精致的建筑。我们采用“高容错性”策略——即便有施工误差也不容易被看出来。


我们使用当地的竹子,湖北竹子多,竹片串起来做成“跳板”,这是当地施工中最常用的一种设施,真正的“跳板”是踩在脚下使用的,但我们把“跳板”竖起来作为外墙的混凝土模板,浇筑出来后会出现很多偶然的、粗糙而有趣的肌理。这种粗糙肌理的施工即便有较大的误差,都不易被看出来,它呈现出来的强烈效果,跟地质博物馆的性格也非常一致。

 

建筑细部



Q:博物馆目前的建设状态如何?未来还有哪些亮点呈现?

A:博物馆已经建好并使用了一段时间,达到了预期的效果。之后由于在附近又发现了大片的恐龙蛋群,于是又开始建设项目的二期,其规模比一期大得多,基本上快做完了;还有三期,因为在崖壁上又发现了恐龙蛋,也基本竣工了,同时景观也在施工。所以目前是一种全面施工的状态,明年夏天整个地质公园能够全面开业。


对于一期馆的设计和建设,总的来说我还是比较满意。建筑造价比较低,使用当地的施工队,利用当地的旧瓦、竹跳板,最后呈现出一个在如此多的制约下实现的,还算比较满意的建筑。


以上内容由微信公众号深圳观筑(微信号: atuchina)授权转载

微信编辑:明星


回复联系
获得我们的联系方式
回复投稿
查看我们的投稿须知
回复订阅
获得杂志最新订阅优惠

如有任何疑问及建议
~欢迎给我们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