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大梅沙(一):独立之可贵!

八分斋2021-08-24 11:37:35


今日
话题

深圳的大事儿,大梅沙论坛专题。前深圳市委常委、统战部长张思平,是整个深圳特区学术性官员的代表之一。退休后他成立了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在被称为文化沙漠的深圳构建思想。从2013年成立至今,这位前深圳高官身先士卒、披星戴月,用行动向公众证明理想的价值和信仰的力量!三期节目,随性而发,诸多错漏,欢迎指正。


独立之可贵

1

也许可能大概是,然而未必不见得。大家好,这里是网眼八分斋。前几天在大梅沙论坛举办的时候,一直想做关于大梅沙论坛的专题,但是因为不知道第三届大梅沙论坛究竟讨论哪些话题,会有哪些比较精彩或者引人关注的观点、论述,所以就没有在当时去做相应的追踪和总结。

大梅沙论坛在结束之后,我们发现在第三届大梅沙论坛上,它整个的组织、结构、参与人员,包括论坛的设置、议题的设置都比前两届大梅沙论坛有所提升,而且整个的组织、规范、展开,更加的完美。

2

思想之独立

我们在聊大梅沙论坛之前,我们要聊一个词——思想。


很多人说深圳是一个文化沙漠,深圳是一个没有思想的城市。如果说这么去推论的话,我们这个社会也是个没有思想的社会。我们整个社会现在都可以说是一个文化沙漠。也因此,我们反证深圳是文化沙漠,或者是深圳是一个没有思想的城市,是不成立的。

深圳市创新发展研究院在20137月份成立,它在成立之初,就以独立的民间智库的这种形式向世人宣告。那么它真的独立么?在我们这么一个社会环境下,在我们这么一个政策环境下,,它能够真正的做到特立独行么?至少它在某些方面确实是做到了独立。


为什么要强调独立性,因为思想的整个体系的构成,或者一个个体思想思维的构成,实际上是要建立在独立思考、独立判断、独立行为的基础之上的。如果说没有形成这方面的独立,那么一个智库的独立就是浮于表面。

创新发展研究院在刚成立的时候,其实张思平理事长他提出了三点。他说我们这个研究院要保持它的独立性、建设性和社会性,所以我们从成立创新发展研究院,到三届大梅沙论坛,到各类智库的报告,包括改革三十年论坛等等一系列的工作的角度去观察,它是否真正保持了独立性?它发布的相应的智库报告是不是有独立之价值?它是不是能够让深圳这个所谓的文化的沙漠,思想匮乏的一个地方重新有了新的定位,或者有了更加强劲的启发?

3

经济之独立

很多人都会有一个现实的困难。比如说我作为一个学者,我怎么样保持我学者的独立性?我在做课题的时候是不是要接受企业的委托?是不是要接受政府机构、机关、组织、团体的委托?我的钱从哪里来?也就是为五斗米折腰,还是不为五斗米折腰?这是很多具有思想的人必须面临的一个问题。

你是否要吃喝拉撒?你是否要养育儿女?你是否要照顾家庭?在面对现实问题的时候,往往很多思想是往后靠的。也因此网上会有这么一句话,思想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但是我们不能够因为这样的一些论调,忽视了创新发展研究院它在设立之初,在经济上的独立性。

创新发展研究院在设立之初,它并没有像其它的一些国内的研究院、智库组织。给大家说一个数据:我们整个的这种智库组织,现在有2000个左右,如果算上2016年的话,可能都超过了2000多个。那么在这么一个基础上,有哪家智库是独立的呢?目前在运营和成立的模式上,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我认为是独立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张思平理事长去职了深圳市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之后,他成立了这个创新发展研究院。在创新发展研究院的同时,、人民大学的两位十分厉害的人做了院长和副院长。其中它的院长是亚布力论坛的整个的策划者和主导者。它的副院长也是整个我们国内的各类智库的、高级的幕僚,或者参与者甚至是组建者。

在这么一个前提下,我们可以看到,它要花很多很多钱。但是这个钱从哪里来呢?他想了一个办法,也就是他既不接受单独企业对研究院的单独的赞助,也不接受政府组织、事业单位给他的划拨,也就是拨款。它保持独立。我研究院就是一个智库,我保持独立。那么其它的一些企业家一些热心人士,或者乐意参与建设创新发展研究院的人,你可以把钱放在一个独立的基金去。这个基金是由独立的基金运作班子、管理班子,去展开相应运作的。那研究院所要支付、开销的所有的钱,从哪里来呢?从这个基金的盈收里面来。


因此,它除了要认认真真的做好智库所有的工作之外,它无需为经营去费脑筋,更无需为了基金会里面哪一个赞助的权益利益去站台,去给他们去喝彩。基于这样的独立性,在经济上保持独立,你就可以在思想上保持独立。

4

行为之独立

我们看到一句很流行的话,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个话听起来很庸俗,但是你仔细想起来是十分有道理的。在创新研究院在解决了它的经济的独立性之后,解决了经费的来源问题之后,那它的独立性就得到了完整的保护。

同时另外一个独立性,我们要看到的是,它在相应的开展的工作上,在智库所进行的调研的一些报告上,在它去举行的一些活动上,它是否保持了独立性?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从第一届大梅沙论坛,到这一届的大梅沙论坛,就是这个11月的45号,每一届大梅沙论坛其实都是通过自己邀请独立的经济学家、学者,国际上的知名的一些人士,社会上的知名的一些领袖等等,来展开的。而且邀请这些人所要的经费其实也是基金的盈利,它直接支持创新发展研究院的整个的运转。

那也因此它不需要让嘉宾、来客,为了迎合它的论坛、活动、调研报告的精准,而去改变自己的独立发声,改变自己的独立思想。所以在思想这个领域,在它的执行这个领域,它保证了它的独立性。

5

平台之独立

实际上在我们这个环境下,谈独立这个词是一件很难能可贵的事情。创新发展研究院能够在自己的组织架构、自己的工作流程、自己的管理原则等等各个方面,严格的保持自己的独立,也就保持了它的中立性。


很多人以为的独立性是对立性,但是其实独立性它是中立性的。一个中立性的舞台,它是能够给不同的声音提供发声的平台的。如果这个舞台只是给一类声音提供了发声的平台,那就它丧失了它应有的独立性。不管它在经费来源等等各个方面是否保持独立,但是它在给公众提供思辨的思想的舞台上,它是有偏向的。

那么创新发展研究院它在过去的一系列的推动上,它并没有在这方面有所偏颇,它只是提供了一个中立的视角,然后让各方都有发声的机会。至于公众社会怎么去认知怎么去评判,那是公众和社会的事情。

6

价值观之独立


独立,在经济领域保持独立、在思想领域保持独立、在流程领域保持独立,那么还有在价值领域要保持独立。如果说我们的认同是取于某一种单一的价值观,然后为这种单一的价值观展开的一系列的铺垫、一系列的发生、一系列的服务,那么我们的这个价值观也是偏于一隅,我们的价值观也是狭隘的,不是一个广阔的公共型的价值观。

创新发展研究院一直给大家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在提供一个公共视角下的、公共领域的思辨。也就是它一直在深圳这么一个地方,创造一个基于独立的公共的价值观系统。如果说它的国家治理现代化,不是建立在公共的领域的前提之下,而是建立在深圳这个区域的前提之下,或者建立在中国这么一个区域的前提之下,那么它的国际的视野就会偏窄。那么基于深圳这么一个国际都市,基于现在整个全球一体化,整个国际化范围的广泛的发展,那么它就是狭隘的。

但是可贵的一点就是,这个公共价值体系的构建,在创新发展研究院有了集中的表现。哪怕在过去的三年,是在步履维艰的往前推动,哪怕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一些问题,但是这种独立的价值,还是在继续的给大家进行相应的引导。

7

视野之独立

当然,如果说独立之可贵,我们也要看到,在整个创新发展研究院成立到现在,它还有一点是难能可贵的!就是它坚持不懈的国际化。


创新发展研究院在它的一系列的智库的推动过程里面,都是保持了完全的国际视野。它在第一届、第二届、第三届,从布朗、从巴罗佐,包括这一届的南非总统,前总统,它整个都是在推动。甚至它把这一届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也请到了现场。它这么去做,不是为了去证明我这创新发展研究院有多大的能量。它是在告知大家,我们现在思考问题不再仅仅是深圳的,也不再仅仅是中国的,而应该是世界的

那也就是我们的这种独立的可贵性,它应该是国际化的可贵性,而不仅仅是国家区域化的可贵性。也因此大梅沙论坛被和博鳌论坛、亚布力论坛相提并论。甚至很多人觉得在独立性上,它是超过博鳌论坛和亚布力论坛等等一系列的所谓的智库举办的论坛的。

当然我们在这里不对比优劣,我们只从独立性去判断。比如说从它的经费来源,比如说从它的这个独立系统,比如说从它的整个的工作的流程原则,比如说从它的整个的章程,比如说从它现在我们看得到的落地的各种论坛,和它推出的智库的各类报告。从这点上来看我们能够看得到,创新发展研究院在这个领域所做的相应的建设性,实际上,是超过了很多其它已经十分成熟的、规模十分庞大的论坛所做的事情。

更多精彩评论:

我看网信座谈会:常上网看看,看什么?

我看网信座谈会:到我这看看,怎么看?

我看网信座谈会:去后面看看,看哪里?


专注于网络研究。

著有《中国网络通史(上下卷12册)》,《网络大破解》(6册)。主持网络评论节目《网眼八分斋》、《舆情观察室》、《网络大破解》。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香港卫视、深圳电视台等多家媒体特约嘉宾。深圳市作家协会会员,深圳市媒体研究会副会长,深圳市政府采购协会常务副会长,深圳市新阶联主席助理。


从这里读懂网络:视频自媒体【2008-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