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菩萨心肠,都有霹雳手段

董正哲写字的地方2020-10-05 11:03:37


今天一大早,我的朋友圈被刷了两波屏。

 

第一波,所有的朋友都在转一篇名叫《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的公众号文章。整屏都是这篇文章,因为有一个什么集团说每多一次转发他就多捐一块钱,还有更多的人直接进到文章里点击赞赏捐钱,截止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这篇文章底下的赞赏人数已经多达110557人了。

 

第二波,所有的朋友又都在发布各方的辟谣消息。比如这篇文章的作者,这个叫罗一笑的小朋友的爸爸罗尔,其实在深圳东莞两地共有三套房,还比如这个罗一笑小朋友的社保其实已经覆盖了她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治疗费用,目前为止,她家其实只花费了不到两万块钱看病。

 

我的朋友们是何其善良,然而面对这些催人泪下的营销手段又是何其无力啊。

 

其实我一大早起来读到这篇文章,也觉得心酸感动,本来也是要转发的,但是我多刷了一会儿朋友圈,看见了以前的一个同事的朋友圈,于是暂缓了转发。

 

 

在大家都被情感绑架,在善良的本能驱使下便宜了营销号时,我的这位同事能够如此清醒,如此严谨理智,非常硬气地公开举报,不害怕其他转发的朋友的误解和恶评,而且点醒了一些像我一样的差点转发的吃瓜群众,我觉得难能可贵。

 

既善良又冷酷,简直是只有神仙才能做到的事情。

 

整个金庸小说中,像张三丰这样的一代宗师并不多,但张三丰最震撼我的还不是他的绝世武功,而是他当着自己的继承人,首徒宋远桥的面,一掌拍死了宋远桥的儿子宋青书。

 

张三丰绝不是狠心之人,相反,在此之前一直是一个慈祥爷爷的形象。想他以一百多岁的高龄,一派掌门之尊,为了给张无忌一点生的希望,不惜带着他跋山涉水,屈尊扣响少林山门,为了无忌,苦也吃得,辱也受得,全不萦怀。

 

然而面对犯下了滔天大罪的宋青书,虽然宋青书被抬到他面前时已经残废,奄奄一息,虽然宋远桥苦苦求情,他还是极为果断冷静地拍死了他。

 

一面慈悲,一面清醒,才当得起宗师之名。

 

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要如神仙一般慈悲之中又含万钧之力实在是太难了一些。

 

最早搀扶老人被反咬一口的那个少年已经自杀了,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非常遗憾。我多么希望,那个少年能够坚持下来,能够强硬地应诉,能够在庄重的法庭上直斥贪婪老人的可耻,能够让这个世界相信,正义可能一时不彰,但一切善心总有最终公正的裁量。

 

可惜这个少年已经死去多年。

 

我很少恨什么人,但是我真的恨这个反咬少年一口的老混蛋!他可能只是为了几千块钱,但是因为他,与他相距千里的我的奶奶,在路上摔跤之后真的没有人扶上一把,全国还有千千万万个老人,在路上摔倒之后只能艰难地独自爬起。

 

我不怪这个少年,善良的人不一定有保护自己的能力,而卑鄙者,总是咄咄逼人。善良的人不应当再担负击退无耻小人的义务,反而是我们所有的其他人,应该去努力保护善良的人。

 

万千网友今天可能都会觉得被骗的懊恼,但是善良能有什么错呢?善良本身绝不会错,一千次一万次我还是会觉得善良者绝不应该受到嘲讽或不公,毕竟,善良这种宝贵的品质,值得受到尊敬和保护。

 

我只希望,这世界上多一些万钧之力。比如多一些像我那个同事那般清醒的人,为善心守住大门,还比如有强大的正义机构,能够制裁那些利用人们的善良满足私欲的个人或团体。

 

我们走进几乎任何一座寺庙,供奉的主神可能有不同,有的慈眉善目,有的满面狰狞,但无论如何,,怒目圆瞪地看着你,让你望之生畏,很少会有寺庙整个的一团和气的。

 

菩萨对你笑,是因为饱含慈悲心,愿意帮你渡一切苦厄;菩萨对你凶,是提醒你莫动妄念,颠倒梦想将遭万千大劫。菩萨之所以为菩萨,是洞察世间一切缘法,悲悯长存却又毫不留情。

 

没有霹雳手段,哪来菩萨心肠。 

今天转发的朋友们,绝不是傻瓜,也不是轻信,只是很可惜,这世间温柔处总有无情人。

 

人世温暖又可怖,有人看见别人的悲苦,哪怕素不相识也愿伸出援手,也有人,用自己女儿的病情来一波成功的爆炸营销。我只希望见过这可恶又可悲的人世之后,所有善良的心灵血仍未冷。

 

惟愿总有霹雳手段,保护你们菩萨心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