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绿色债快速崛起 业界期待免税贴息

PPP导向标2021-07-21 15:02:52

 PPP导向标·国家发展改革委指导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李盼盼


本文系作者独家供稿,转载请【联系我们】,并注明作者及来源。


8月31日,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2016年以来,中国绿色债券市场快速发展,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绿色债券市场。随着《指导意见》的出台,中国将成为全球首个建立了比较完整的绿色金融政策体系的经济体。


无独有偶。7月23日~24日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发布的公报中,“支持本地绿色债券市场发展”被列为七大发展绿色金融的可选措施之一。今年也是绿色金融问题首次被作为G20议题,并写入G20会议的公报。


正如接受采访的专家所言,在当下经济结构调整转型期,绿色金融的需求正持续扩大,绿色债券便是其中一个典型的资本工具,未来有望成为刺激绿色产业发展的“经济杠杆”。


中国已成全球最大绿债市场



绿色债券,即任何将所得资金用于经过审核且符合条件的对环境、气候有积极作用的项目或项目再融资的债券工具。它具备普通债券的基本功能和特点,同时又对绿色效益提出要求。


    绿色债券起源于世界范围内投资者对气候变化和环境问题的持续关注,是近10年来兴起的绿色金融在国际债券市场上的应用。可以看到,近年来绿色债券发展迅猛。从2016年初至7月中旬,我国发行的绿色债券总金额已经达到1200亿元人民币,占同期全球绿色债券发行量的40%左右,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绿色债券市场。


    快速发展的背后,离不开政策的关注和扶持。2007年,国家环保总局、央行和银监会三部门为遏制高能耗、高污染产业的盲目扩张,联合发布了《关于落实环境保护政策法规防范信贷风险的意见》,为商业银行绿色信贷业务发展奠定了制度基础。


    2015年12月,央行发布了绿色金融债的公告,宣布在银行间债券市场推出绿色金融债券。同时,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发布了《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2015年版)》,即绿色债券的定义,从而启动了中国的本币绿色债券市场。


    2016年1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绿色债券发行指引》,希望发挥企业债券融资作用,积极探索利用专项建设基金等建立绿色担保基金。3月和4月,在证监会大力推动下,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分别发布了开展绿色公司债券试点的通知,明确了在现行公司债券规则框架内推进交易所市场绿色债券试点工作,并融入国际绿色债券的重要原则。


    “虽然从市场整体来看,我国目前的绿色债券对接政策尚不甚完善,但这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中央财经大学气候与能源金融研究中心主任王遥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全球绿色债券发行量不到全球所有债券发行量的1%,而在中国占比的粗略估算也还是一个很小的个位数。因此,“潜力还是非常大”。



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准备发债



“十三五”规划向污染全面宣战,但政府只能为大约15%的高昂整治成本买单。这一资金缺口很可能会越来越多地利用绿色债券填补。


    对此,王遥表示,在政策的积极引导和商业银行的持续努力下,我国商业银行的绿色金融实践取得了初步的成果。截至2015年底,21家主要银行业金融机构绿色信贷余额达7.01万亿元,较年初增长16.42%,占各项贷款余额的9.68%,贷款所支持项目预计可节约标准煤2.21亿吨,节约水7.56亿吨,减排二氧化碳当量5.5亿吨、二氧化硫484.96万吨。


    与此同时,王遥强调,绿色公司债券试点也交出了令人满意的成绩单。推出至今,已有5单绿色公司债券及1单绿色资产支持证券通过审核,成功发行并在上交所上市,还有一批优质项目正在推进过程中。


    正如王遥所讲,过去国内绿色产业融资模式较为单一,历史上融资成本较传统行业无明显优势,而绿色公司债券则具备“多、快、好、省”的优势。


    因此,在推进绿色公司债券的过程中,经典案例不胜枚举。香港联交所上市公司北控水务集团有限公司于今年8月1日完成发行7亿元绿色公司债券,这是首单由境外非金融企业在境内发行的专门用于绿色项目的人民币债券,俗称“绿色熊猫债”。本期债券期限为8年,发行利率为3.25%,超额认购倍数高达4.72倍,获得了市场追捧。


    8月30日刚刚发行的中国三峡集团绿色公司债,60亿元的规模创下了绿色公司债的最高纪录,同时也受到投资者踊跃认购,10年期品种创下非金融企业同期限公司债的历史最低发行利率。


    因此,绿色债券市场规模有望在未来5年增长至1.5万亿元并不是梦想。但考虑到今后5年所需的巨额清洁能源投资,“这种规模还不够用。”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好消息是,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对绿色债券感兴趣。曾刚表示,中国汽车制造商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今年申请发行48亿元的绿色债券,首期25亿元已于4月份发行,为节能汽车生产线提供融资。


    随着世界转向低碳增长,“肮脏生产”现在被视为风险非常大,这让绿色债券成为一个具有特别吸引力的选项。来自绿色投资的增长还可能被证明是中国的一个福音。中国人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马骏估计,如果有足够的融资,绿色投资需求可能每年增长10%~15%。实现这种潜力可能意味着,2016年很有可能成为开创性的一年,中国将从这一年开始,走上为更优质的增长提供融资的道路。



降低融资成本成当务之急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绿色债券在今年开了一个好头,但未来的路还很长。王遥指出,目前我国绿色债券的市场规范、认定标准、监督管理体系尚未完备,未来需要更清晰且权威的规范和标准,比如绿色债券的定义、资金的用途、绿色金融体系的完善、信息披露要求、项目筛选等。


    在金融体系完善方面,曾刚表示,任何债券的发行都需要面对发行者、投资者和投向的客户,这三方有不同的需求,希望都有相关配套的政策。如从绿色金融债发行方金融机构的角度讲,希望对投资项目的税收、资金价格、缴存的准备金等有一定优惠;对债券投资者来讲,希望投资绿色金融债在财税方面给予一定支持;对节能环保企业来讲,希望获得低成本融资。


    因此,“绿色发展”理念的落地离不开绿色金融体系的完善。曾刚强调,对商业银行而言,发展绿色金融不仅是支持我国经济结构调整升级的一个重要责任,也是银行自身抓住发展机遇,促进和实现自身可持续发展、实现自身资产结构优化的需要,在未来有着极大的发展潜力和空间。对监管机构而言,需要进一步加大对金融机构发展绿色金融的激励力度,建议考虑向商业银行提供再贷款,鼓励银行扩大绿色信贷规模,实行比较优惠的风险权重和资本监管要求。同时,鼓励开展绿色资产流转特别是证券化,扩大绿色金融市场参与面和规模,鼓励商业银行发起设立绿色产业基金,以更加灵活的方式推动绿色金融项目落地。


    还应注意到,绿色项目周期一般较长,单纯依赖市场可能会限制其融资规模。对此,王遥表示,形成降低绿色债券融资成本政策合力,利于提振绿色产业融资。此前,国家发展改革委等有关部门发布了相关鼓励文件。此次《指导意见》再度明确,将采取措施降低绿色债券的融资成本;支持地方和市场机构通过专业化担保和增信机制支持绿色债券的发行,研究制定有助于降低绿色债券融资成本的其他措施。未来,金融机构或非金融企业一旦成功发行绿色债券,将更容易获得政府专项资金补贴,降低发行人融资成本,提高绿色债券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加强绿色债券对绿色产业融资的支持力度。


    在降低融资成本方面,曾刚也提出了相似的观点。绿色金融涉及的产业中主要体现出项目贷款占比高,投资回收期长,项目收益率较低等特征,在银行信贷投放中往往不具备竞争优势。因此,曾刚建议,可以考虑采取“免税”、“贴息”等政策支持绿色债券。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如何保障绿色债券确实用在了该用的地方。对此,《指导意见》明确指出要研究探索绿色债券第三方评估和评级标准。对此,曾刚表示,这将有利于提升绿色债券的公信力。通过对我国境内绿色债券第三方认证评估质量要求的统一,将提高认证评估结果的权威性和可比性,确保发行人的发债框架符合相关标准,提高发行人筛选绿色项目、衡量项目环境效益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