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蔚华:金融不是永远赚钱,银行高利时代已经结束

小黑妞资管2022-01-09 11:56:12



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长马蔚华6月26日在2016年夏季达沃斯“《财经》——中国市场环境的变迁”上表示:“我觉得我们中国和世界一样也面临两个变化,一个方面,全球的老龄化;另一方面,新的技术革命给企业带来很大的变化。”


在回答提问时,马蔚华还表示:“金融也不是永远赚钱的,比方银行,银行现在的高利时代已经结束,因为什么?第一个,是直接金融市场的发展,可能更多的是采取更方便的、更低成本的直接融资。第二个,利率市场化,使银行过去被保护的情况也改变了。第三个,互联网金融,广大的各种各样的类金融,也使传统的金融市场受到了很大的挑战。”


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王波明:第二位我想请马行长,马蔚华先生,原来是招商银行的行长,把招商银行从几千个亿在他任内变成几万个亿的银行。他有一句话,他说中国的GDP缺少,我们有些人给搞错了,说他说中国GDP毫无技术含量,但是他不是那么说的,他说中国的GDP缺少技术含量。我想问一下马行长,怎么去增加中国GDP中的科技含量?


马蔚华:刚才我们大家进会场的时候看到一本书,是施瓦布先生的一本书,叫《第四次工业革命》,他说第四次工业革命来了。我觉得我们中国和世界一样也面临两个变化,一个方面,全球的老龄化,老龄化是全球性的,老龄化的情况下当然还有其他因素,就是成本的优势,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靠成本来取得发展的优势已经渐行渐少了。


另一方面,新的技术革命给企业带来很大的变化。一个就是,企业的生命周期变短,标准普尔覆盖的500个企业,生命周期从60年降到18年,十几年了。还有,一个新的企业能够控制市场这个时间越来越短了。所以6年10亿美元的销售收入,而Google用了5年。这个意思就是说,可能过去我们靠传统、靠人口红利、靠规模速度发展,现在可能越来越不适应今天了。中国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进行结构调整的。


我们现在中国的经济体量很大,全球第二大,但是我们的软肋很明显,就是我们的科技含量、技术层面、科技创新,特别是重大科技关键设备的成果我们还。


主持人王波明:你这个技术含量和GDP的关系,你说低,有数没有?


马蔚华:有,衡量GDP的技术含量一般用三个标准,第一,科研经费占GDP的比重。我们“十二五”末期是2.1%,到2020年我们要达到2.5%,2.1%就是1.4万亿人民币,2.5%就是超过2万亿人民币。但是世界最新的水平,以色列可能达到4.5%以上,中国的深圳可以接近以色列的水平。第二,科技成果的转换率,我们可能34%,全球比较高的标准80%。第三,技术进步对GDP的贡献率,不到50%,全球最高以色列90%。


这三个点,分析我们GDP的技术含量比发达国家还有很大的差距。所以现在我们不要在乎GDP多一个点、少一个点很忧虑,关键在于你的GDP怎么样能够有质量、有技术含量,这样才能有竞争力。今天我们没有别的办法,我觉得就是通过科技创新来提高GDP的质量,尤其是我们的制造业。


第四次工业革命很可能以人工智能,数据化、智能化、网络化这些,我们的制造业怎么能够解决这个问题,有人说我们中国制造业软肋叫阿喀琉斯之踵,脚跟,如果希腊的大力神脚跟被人射中了,我们如果技术不提将来可能没有竞争力,你速度再快可能也没有竞争力。


听众:大家好!我想问一个关于民营企业的问题,现在大型的民营企业纷纷进入金融行业做金控集团,是不是民营企业它现在的经营环境并不是很如意?这个问题我想问一下马行长。


马蔚华:我觉得民营企业享尽荣发展有一种客观必然性,有各种各样的考虑,一种,我们过去一段时期,可能金融发展,特别是银行发展盈利水平很高,所以作为一般的行业制造业,可能不如金融更能赚钱。第二个,很多民营企业觉得我搞金融,可能我用钱也方便。第三个,觉得当一个金融的老板可能比当一个房地产老板要社会地位高,有很多这么想的,当然各种想法都有了。


但是国家也给民营企业就金融业开了很多通道,包括现在放开民营银行,可能要批量的批准民营银行,我觉得对于打破金融垄断,使金融服务更好的服务于全社会,特别是服务于广大中小企业、民营企业,我觉得这是个好事,这种需求和这种变革都是好事。


但是金融也有很多的发展过程中,也不是永远赚钱的,比方银行,银行现在的高利时代已经结束,因为什么?第一个,是直接金融市场的发展,可能更多的是采取更方便的、更低成本的直接融资。第二个,利率市场化,使银行过去被保护的情况也改变了。第三个,互联网金融,广大的各种各样的类金融,也使传统的金融市场受到了很大的挑战。


我觉得金融本身就是一个服务于全社会的、服务于各种经济体的,也不一定非得是少数人去办。所以民营企业进入金融领域,我觉得主流对我们经济是非常好的现象,打破金融垄断也是非常好的一个现象,特别是能够使金融越来越多的、越来越全面的来服务于广大经济实体,我觉得这是一个好事,对传统也是个冲击,也是个挑战。


主持人王波明:马行长,人说我现在也没资产、也没什么收入,怎么拿到银行贷款?


马蔚华:你刚才说那种情况我非常理解,一般这个社会上往往说银行嫌贫爱富,只能锦上添花,不能雪中送炭,这个有道理,但是我觉得这种现象在市场充分竞争的情况下,也在向好的方面发展。但是要理解银行本身也有自己头疼的问题,一个是《商业银行法》、《贷款通则》,另外,银行这头把钱存进来,这头把钱贷出去,不能把钱贷出去没法还存款的钱,你们现在存进银行我把它贷出去还不了钱不还你,你肯定也不干,所以银行是有风险的。


我们现在对这些,特别是对中小企业、对民营企业,好的也没问题,中小企业、成长的企业,银行有点畏惧,因为实际上我们银行也不是不愿意贷,因为给中小企业贷款银行可以节约25%的资本金,但是中小企业贷款,第一,如何减少风险?第二,如何能减少成本?评估一个小企业的风险净值调查,要比大企业成本高,因为大企业一个就几十亿,这个几十万。


所以这个社会要建立一个风险评估体系,像美国的富国银行,10万元一单,不良率很低,所以它服务了很多,所以我们得全社会共同考虑这个事。


主持人王波明:马行长,你干脆就直说吧,你没资产、你没收入,你就是拿不到银行贷款,你还说了这么多道理。


马蔚华:我觉得,我给你出个主意,银行当然本身也需要改变了,因为现在投贷结合,采取一些方法,减少银行的风险,又能服务于企业。另外我觉得融资不一定光靠银行,现中国也是间接融资比重在下降,像美国间接融资比重已经降到30%左右了,所以支持中小企业,特别是成长型企业最给力的不是银行,是风险投资。


撒切尔说过,英国的技术不比美国差,但是英国的技术发展比美国落后10年,不是没银行,是缺乏风险投资这个体系。我们硅谷成功是华尔街的风险资本和技术的结合,所以我主张在中国大力发展风险投资,这可以解决问题。


本文根据6月26日2016年夏季达沃斯“《财经》——中国市场环境的变迁”发言整理,作者为原招商银行行长


(来源:《财经》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