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露丸对临终动物的作用:十一年前亲历的流浪狗之死

豹小白的杂货铺2021-09-14 10:02:20

因为昨天的文,几个师兄在后台咨询以甘露丸喂将死动物,或如何利益倒毙路边的动物。

今天就讲一个自己的亲历吧。

大概就是从那件事起,我对于甘露丸的作用,有了一种还算坚定的相信。


那时我刚毕业,在深圳工作。

一天,看深圳本地论坛有人发言,说,“谁来救救这个可怜的小狗狗”。

附了一张图,是一只下半身的毛都已经掉光,看起来十分病弱的流浪狗。

跟帖不少,有人惊呼,在罗湖区见到过它。

还有人在南山区见过。

发帖人在福田区,也就是说,这只狗流浪了整个深圳。


发帖人是个姑娘,姑且叫她荔枝吧。

她在自己小区里见到这只狗,觉得很可怜,但家里又没法养,很伤心。


我和我同事小猪,都照顾过流浪猫狗,俩人商量了一下,介于我当时刚租了房子,而小猪分到了单位宿舍,就决定让我先养护。

中午我们就打了个车,去了荔枝的小区。


狗在那,看着比照片上还糟。

非常臭,屁股上粘着稀屎。

还凶,一见到就龇牙要咬我们。

我都忘记怎么把它给弄到笼子里,然后送去宠物医院检查的了。


检查结果,有严重的肾病,还有皮肤病、肠胃出血。

医生建议安乐死。

小猪说,要不就安乐死算了,免得它活受罪。

但我是个佛教徒,不能这么干。


此处插播祈竹仁波切对于“安乐死”的开示——


问:现代医学常常辩论有关“安乐死”的道德观念,佛教的观点是站在哪一方呢?
答:一个生命在什么时候完结,是该生命的业力及因缘所生,并不应由另一个人决定。其他的宗教及社会观点衲不欲多言,衲也不太知道佛教以外的人如何处置这个问题。由佛法的角度去看,任何杀生的行为,包括自杀,都是佛陀禁止的不善业。
由轮回的角度来说,一位众生的痛苦并不限于今生。这些痛苦源自他的过去业力,所以最终也必须一己承担,旁人是帮不上忙的。即使我们基于悲心,把他的生命终止了,并不代表我们就解决了他的痛苦。业力是逃不了的,这些苦报在他的下一生或未来生一样会再呈现,单单把他杀了并不能解决问题的根源,而且还会为他的未来生带来更大的痛苦。
衲不是在说这些人是活该受苦的。我们三宝弟子要培养自己的悲心,但悲心还要配合智慧才有用处。如果你明白轮回及业力的规则,便会知道把病人或自己杀死并不能带来帮助,只会把痛苦增加及拖延而已。以上乃依佛法中之轮回及业力的教法而说。如果不依轮回及业力去说,又不视这种行为是杀生的话,衲也就无话可说了。


我让医生打针输液,开了一些药。

带着狗走了,去了我当时还在世的一位老上师那里。


老上师的经历很传奇。

曾经是格鲁派的僧人,在特殊年代,寺院荒废,僧人们被遣返回乡。他回到家乡,发现当地最著名的一座宁玛派寺院被毁了,就发心重建。

经历十几年,寺院重建成功。

这时政策也渐渐恢复了,僧人们也回来了。大家不让他离开,请他当寺院的上师。

老上师很为难,干脆去了天竺,请示那边的意见。那边说,可以留下。

回来后,他很认真地去佐钦寺学了一些年,回来后就成为这个寺院的上师,教导僧人们宁玛派的法门。

他是贫苦出身,普通身份,但因为修行的缘故,被大家尊称为“仁波切”。


那只流浪狗,我就带去了老上师那里。

老上师不会汉语,我不会藏语,我们之间全靠一个只会说几句日常汉语的僧人侍者翻译。

当时侍者出去买菜了。

虽然语言不通,但老上师看到狗的样子,大概也明白它病得很重。

他找出了一袋甘露丸(常见的塑封小口袋),从里面倒出大半袋,装在一个一次性纸杯里。又在纸杯里倒上一点水,刚好淹没过甘露丸。

十几分钟后,那点水已经变成深红色。

老上师示意我给流浪狗硬灌下去。

那狗很凶,我也忘记自己怎么灌成功的了——全部的水以及大约三分之一的甘露丸。

后来侍者回来,大吃一惊,说那是印度带回来的很珍贵的甘露丸。


狗,我带回家了。

它的病情越来越严重。

大小便不能自理,非常之腥臭,用85消毒液也去不掉。


后来我也生了比较重的病,无力照顾,跟小猪商量了一下,联系最初发现它的女孩荔枝。

当时荔枝的住处也固定下来,方便养狗,便答应接过去。


一个月后,我还记得那天是超女的半决赛还是决赛。

深圳雷电暴雨,我忽然接到荔枝的电话,让我们赶紧去看看那只狗,说它不行了。

我给小猪打了电话,俩人分别打了个车冲过去。

上了楼,看见狗已经侧躺在地上,动不了了。

荔枝的妈妈也在。


我们进来,蹲下身,抚摸它。

狗睁开眼睛,挣扎着用头蹭了我们的手。

这是很凶的它第一次对我们表示亲切。

然后,死了。


大约在几分钟后,这只狗的毛色忽然变得非常润泽。

面容也和缓了,看起来十分安详的样子。

眼睛一直是睁开的,病重时看着很昏很黯淡,现在仿佛“点漆”一样黑亮。

我还以为是自己错觉。

但荔枝的妈妈很惊奇,说,它怎么看起来比死之前还好看?

小猪和荔枝也附和。


变化很快,确实就是几分钟之内的事。

我一下子想起了老上师喂的那袋甘露丸,心里觉得,那一定是甘露丸的作用。

否则没有什么,能如此强力地改变一个恶趣众生的“死相”。

心里就很安慰,觉得这狗去好地方了。


我们在死去的狗身边大概陪了半小时的样子,整个过程中,狗确实是安详而好看的。

告辞时,荔枝妈妈说他们是深圳乡下人,会把狗带回去埋在自己家果园里。

她们母女也是非常善良的人。


————————我是回忆结束的分割线——————————


从那之后,我遇到快死或已死的小动物,都会使用甘露丸。

在那之前,我自己吃甘露丸没什么感觉,对其作用和殊胜也没有太大信心,总有点“从众”的感觉。

但那件事之后,我确实生出了一些对加持物的信心。


尤其,对于三恶趣的众生。

畜生道,本身就是福报十分低劣、恶业很重的投生结果。

一点点甘露丸,对它们的意义都是不一样的。


这十一年来,遇到过吃了耗子药跑到我门前求救的野猫(我喂过它)。

遇到过因为“毛色花纹不吉祥”被扔到河边的濒死小狗。

遇到过被捆起来快要被宰杀的老山羊。

……

一律塞甘露丸+念经咒。

(我有包里随身带甘露丸的习惯)

它们后来都死了。

但因为在死之前得到过甘露丸和经咒的加持,我相信,这甚至比其他无灾无难活过一生却没和佛法结缘过的众生,更幸运一些。


PS,已死的动物,也可以用甘露丸化水洒在其身上加持。

直接洒丸子也行。


如果有哪位朋友,没有甘露丸,也希望要甘露丸来帮助其他众生的。

我考虑过几天做一个表单,提供十个名额,结缘一下拉萨下密院的观音甘露丸。

前提是:1、自己真没有。2、自己付邮费,而且是预付。


讲完,希望对一些不了解的朋友有所帮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