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肖像,日常极简之美 | 独立摄影师 Chirs Wooden

分贝2020-10-08 07:07:35

除备注外,图片由受访者提供或自其Instagram,可关注:

chris_wooden 或者pizza.vibez


Chris Wooden,独立摄影师,咖啡师。来自美国阿肯色州的中美混血帅小伙,儿时曾在深圳生活5年。他的朋友说:“成都还不错哟。”于是2016年11月他就来了。


采访是在冬天,成都的冬天一如既往的湿冷,不少外国朋友都选择南行寻暖,Chris却喜欢这偏冷的天气。


这天,他如常骑着小摩托,穿过常青绿植的街巷闹市,推开五象咖啡的门,做个安静的志愿者咖啡师。


五象主理人Naza说他可以提前一个小时下班,于是这天下午四点,他做的最后一杯咖啡是我点的。 

图_Lenore


4年前,因为喜欢喝咖啡,Chris开始学着做。他说:“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专家,而是爱好者。”这不过是日常里的一种热情,没有伟大的意志和情怀。不过是想喝一杯好咖啡,于是做出一杯好咖啡,是由着自己兴趣的一种求知。

 

我采访过的大部分外国人,在20-30岁之间会选择去旅行,去冒险,去探索人生的可能。而他们无论年少或年长,无论成功或失败,似乎总是尽情活在当下。当然,这不过是我对外国人生活状态的片面之感,但活在当下,应属一种理想状态。

 

Chris来中国,也是为了在一切可能中探寻自己的路径。

 

 

人物-肖像


靠近,再靠近

远距离的拍摄,满足不了对细节的洞察



2015年Chris来过一次成都,第一次来,旅行一周,印象极深。从美国的大学毕业后,他先在深圳工作了一年,不久就来了他说言的“有更多个性,更多可能”的成都。


我俗套地问:“来成都有什么目标吗?”

他爽快地笑:“我连人生目标都没搞清楚。”(I even don'tknow my goal of life.)


对人生的轻松自如,挂在他毫不矫饰的露齿笑里。


图_Lenore


Chirs的母亲是中国人,父亲是美国人,他的中文水平会说不太会写,对于很多中外混血、或者是在美国出生的第二代移民的孩子而言,成长经历中很重要的一件事,便是融入当地的生活环境。When in Rome do as the Romans do.入乡随俗嘛。


毕竟,他们虽然有着跟我们一样的模子,要成长的,更多是一个我们眼里的“外国人”。黄皮肤多少是有距离感的,即便在开放的移民大国美国。

 

成长在美国,Chris自然也曾因为肤色差异,需要通过语言和行为融入生活圈,他也因此对人产生兴趣,大学读了传媒专业(communication)。现在,身在中国,虽与周围人有着相同的黄皮肤,却有全然不同的文化、心理和视角,会察觉到不同的日常之瑰丽。

 

摄影,是另一个由热情演变而来的用心。与对待咖啡的态度不同,Chris对摄影更严肃、更执着,也因此,摄影在Chris日常里的反射作用也更强。


 人物-极简


人像再变小,变弱

成为日常的一部分




来到中国,华人的长相和家族里潜移默化对中国文化的熏陶,使他很顺畅地融入了成都的生活。他说:“中国的土地上每天都很多事情发生,让人目不暇接。”成都吸引他的,便是这一朝一夕出其不意的日常。

 

香港摄影师何蕃(Fan Ho)是Chris的一个偶像,何蕃拍摄的街道、光线和人的动态使他产生了感情的共鸣,看了不一样的中国。“影像中,有很多典型的中国象征,比如红,比如龙,那是中国,但仅是部分中国。”Chris说:“我喜欢关注日常之美。”

 

摄影作品_香港摄影师何蕃(Fan Ho)图自网络


Chris Wooden摄影作品

 

两三年前,Chris才开始严肃地延展对摄影的热情。这份延展,依然是由个人的兴趣为起点。他拍商业、婚礼、肖像,不是为了成功或一份赚钱的工作,更多的是在享受拍摄的过程。在蓄谋或者偶然之中捕捉的细节之美,成为他理解日常生活的媒介

 

他喜欢肖像拍摄,喜欢情绪在不同脸上或张弛或含蓄的表达;

他喜欢记录拍摄,成为一个隐形人,连个人的态度也只是悄悄地隐匿在图像里;

他也拍时尚和纯艺术,并不是在判断商业和艺术的对抗,而是挑战思维在不同诉求下的想象力。

 

每一种拍摄逻辑,都是在探索,在做减法,减到内心如明镜,目前,Chris最喜欢拍摄的是Minimalist,即,极简抽象派风格。

 

 日常-极简


给纷繁的日常做减法,

在光影最佳、最能体现人物精神世界

的那一瞬按下快门。 





Chris喜欢近距离地拍摄。最早对拍人感兴趣时,他先拍身边的朋友,越亲密越好,远距离的拍摄满足不了他对细节的洞察。


亚洲面孔让他不会过多成为环境的焦点,得以安静地做自己的事。他的单反相机很棒,但莽撞地对着人像瞎拍一气,容易打破被摄者置身当下环境里安之若素的画面感,所以他常用手机拍摄,因为“没有太多的侵略性”。

 

由着自己的兴趣,Chris尝试新的主题和类型,或长或短的周期。无论主题如何,他想要拍的很明确:“很多时候,常见的美,是被忽略的美。”我们云淡风轻的日常,随时都有新鲜事在发生,关闭了好奇心的眼睛,不过只剩下一颗盲目的心。


 



更多阅读……

【歪果人·摄影师系列】


英国摄影师Jasper James和他的多重曝光

法国摄影师Swen的街相妙景

马格南摄影师Steve McCurry,教你9个构图技巧

岛国塞浦路斯,启动了他的摄影神经



分贝为贫,却非瘠地

世界与我,万相众声

长按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