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的基因,是怎样遇到人生危机的。做互联网3年的A君样本

地产一堂课2021-02-21 10:40:11

在星巴克的露天花园见到A君的前三分钟,他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1)、很阳光、很帅,是女孩子想要谈恋爱的对象。

2)、我迟到了2分钟,他是提前10分钟到的,很有礼节。

3)、开场不错,没有第一次与我见面的拘谨。我知道我这张脸对陌生人有压迫感,不笑的时候,让人觉得三只眼睛看人,笑的时候,三只眼睛一起看人,搞得别人紧张我自己也尴尬。



<他有很多人没有的优秀基因>




聊了20分钟,我发现了他身上的优秀基因。


1)好学:学的是设计,从事的是互联网运营。互联网缺UI比运营更甚,工作起薪也更高,他选择,说明他不完全以钱为边界,而是想去干自己不会的事情。

2)好奇:大学就开始互联网的创业,参与社会的热情很高,好奇心足够。

3)热情:对新领域并不惧怕,工作三年,涉及过“口碑点评、网约车、电商”等领域,做过大区运营负责人,如果不是所在公司频繁破产,他的收入应该不错,而在频繁破产的创业公司上班,说明他比一般人耐得住折腾。

4)上进:虽然他与我在年龄、工作类别都完全不交圈,我与他是两个行业,他可能也不能确定我是否能给他帮助。但是他积极的抓住这次机会,说明他心里有“上进心”。


如果不拼爹,不以财富论英雄,这个小伙子完全对得起他年龄段的优势,刚刚26岁。据我所知,今天成功的大叔们,当年就是靠更多的“热情、好奇心、折腾、上进心、赚钱欲望”,而胜过他们的同龄人,获得今天的财富和地位。如果按照这样的特质,说明A君的明天也会成功的。


未必,A君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那个世界到底是真或假,他自己并不能分清,如果他的世界是虚假的,后果很严重——对一个并不存在的世界,投入全部的热情,只会得到不存在的结果。



<他的世界是假的>



A君和我面对面的时候,正好遇到他第三次失业,因为上家电商公司关闭了地区业务。有个实体行业的销售总监,想拉他入伙做垂直领域的电商平台。销售总监有货源、有业绩压力,而他有能力、有经验能拉团队。做电商平台,双方股份对半,各取所需。


如果做得好的话,他们会进一步开发自己的产品,成为龙头上游,A君说。他与我见面的目的,是希望我能帮他分析一下,能否开始新的一次创业,并且他折腾3年后,有很多迷惑。


面对创业机会,若是换2年前的他,估计甩开膀子就开干了。这次反而心中隐约有后怕,也说明A君有先天的优秀基因——能在美好的畅想中,隐约嗅到危险。他的迷惑主要是两点:


1)、为何自己频繁失业。尽管都是公司倒闭了,与他无关,但是这个问题说明他开始思考:为什么他频繁遇到倒闭的公司,是运气不好,还是他的选择有他并不知道的问题?

2)、尽管他有三年经验了。但每去新的一家公司,底薪都要从3000元的新人标准开始,理由是,新的互联网公司,认为他没有行业经验。


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因为互联网并不是一个行业,而是一个虚拟世界——存在很多行业,每个行业一样需要行业经验。但是做互联网的人,包括他自己,都认为自己在从事“互联网行业”,恩,互联网行业懂得设计的运营老人。


什么是行业呢?比如做理发师,刚开始做学徒,可能月薪1千元;有三年的正经验后,月薪水应该1万——随着经验的增加,而不断得到更高的报酬




<看不到的才是边界>



A君来找我时,正在被垂直电商的创业机会吸引,犹豫要不要做。拔掉他眼中对机会的分析和忧虑的外衣,我看到他身上的矛盾是:他之所以被创业机会吸引,是因为不想再去找一间互联网公司,从3000元开始练级,以后也不想重复这样的事情,到30岁时,如果公司倒闭,他又得从3000元开始。


他认为这是个机会,是因为他的价值观逐渐在变形:频繁失业从3000元开始的原因,是“打工者”的怪圈;如果做“老板”,则可能跳出这个怪圈。如果做老板失败呢?没关系,反正自己还年轻,谁会创业一次成功呢?听上去很有道理。


所以“人”给自己划定什么“边界”,就会得到什么样的“世界”。A君一直没看到这个问题:互联网不是一个行业,每次3000元的起薪,是因为都在要求他重新入行。任何行业的正常人,看到一个人“干过快递、当过老师、搞过画展、开过面馆、做过推拉按摩、搞过P2P”,都会对这样的简历摇头。


像A君这样基因优秀的人,为何看不到这一点呢?因为他坚信互联网是个单独的行业,所以他很认真,从“点评类”,到“共享车”,再到“电商”,再到“垂直电商”,没有意识到跨度之大,反而认为自己有很多经验。


做实体的人在互联网思维的人眼中,都是比较蠢的,干的全是“画龙”的工作,一条龙要画好,从鳞甲到爪牙,一笔一画都入神,废寝忘食的画三年,别人都不知道你画的是啥,再干三年,说你画的是大虫,知道10年后,方感觉这是龙。但是互联网思维的同学就很聪明了,专门干“点睛”的事情——只要两笔,一天时间,哇,龙活了,飞天了。


做家具行业的垂直电商,认为别人家具卖不掉,自然对电商有需求。但是在做家具的事业老板眼中,买什么木头请什么工人做什么产品开多大的工厂,这是5-10年的经验结果。做出来自然卖得掉,卖不掉的根本不会做。


只有两种情况,家具厂老板是需要电商的:

1),老板是外行,做出了一堆实体店根本卖不掉的产品,比如木头开裂,四条腿不一样长。那么,这样的产品,电商卖掉也会退货。

2)、老板是内行,产能过大,实体店消化不了,需要网店走货。这个也是假像,产能都需要投钱来干的,内行私营老板不太可能超越需求去扩大产能。如果扩大了,也是想从成本上干掉对手,减少别人的供应,而不是增加渠道去产能。


但是A君看不到这些,因为他的世界观中——互联网是“点睛”的;他从来没有“画龙”——在一个行业深入5年,洞晓产业链每一个环节的矛盾和龌蹉。也许有人能做家具行业的垂直电商,但我不知道是谁,你也不知道,因为我们都没在家具行业干过。在家具业干过的也未必知道,因为每个环节人眼中的家具行业,都不一样。




<世界的限制>



工作了三年,每次找工作都如刚毕业的大学生,我看到A君人生路的危险。A君为何看不到,要从他看到的第一幅“画面”开始。


大学是人进入社会的阶段,有很多窗口,不同窗口看到的世界不一样,有人考研,有人看哪个行业赚钱,有人看谁赚到了钱。


A君的幸运和不幸,都是因为他在大学,被人鼓动,做了“口碑点评类”的创业项目,不管成功和失败,都进入了互联网行业。


所以A君找的第一份工作,是互联网,因为他认为自己已经有一定的经验。

第二份工作,一定还是互联网,因为他拥有了更多的经验;

第三份工作,还是互联网。自己都在这个行业干了几年了,难道去换其它行业?成本更高。如果没有顿悟,他以后的工作,都是互联网。


这是一个惯性思维越来越强的怪圈,他在圈中,形成了全套的画面。我很难将他拔出来,只能鼓动他去发现“另外的自己”。


奠定他这几年人生路的人,是大学里和他一起创业做“口碑点评”类项目的人。那时候的他,还是个单纯的孩子,是什么让这群孩子,拿出了全部的热情,跻身于互联网呢?


是那段时间的互联网热潮,各种画面让社会癫狂。比如马云和王健林的对赌,半年估值3亿,90后融资5000万,UBER改变了世界的出行方式,全是鲤鱼跳龙门的故事。成熟的人都怀疑自己干实业是不是傻B,更何况他们那群毫无经验的大学生。



A君说他毕业时,有两个职业方向,一个是做销售,他具有帅气、热情、口才等优势;二是做UI技术类,好好的帮被人做APP、网站等。但是工作三年后,却对职业方向迷惑,也就是人生路越走越狭窄——从有2个选择,到不知道怎么选择。


假设A君没有遇到那群做互联网创业的同学,而是遇到了另外的人,看到另外的画面,那么他选择了另外的行业,今天的他,就是另外的样子。


A君需要的是打破原来给他的边界,去寻找另外的自己。但是他感受到艰难:面对边界产生的惯性,要打破的确很难,毕竟经验、热情乃至朋友圈,都是做互联网的。


难与不难,做个假设就知道了,假如A君在成都犯了事,比如欠了高利贷被人撵得鸡飞狗跳。不得不逃难去深圳,人生重新开始,面对陌生的深圳,A君先找了个地方住着落脚,逃难的人生不能挑三拣四,所以他很可能面对这样两份工作:


1)、在二手房找了个销售职务;

2)、认识了香港大货车司机,跟着他跑深港运输。


跑广深运输带货开始,这个人生起点非常低了,但一样成为高峰。比如顺丰快递的王卫,他就是两地带货,是顺丰的第一个快递人员,完全了解快递业的所有流程和要害,二十年的时间都拿去“画龙”,一朝“点睛”,成为今天的准首富。


打破自己的边界,不容易。就看没有欠高利贷的A君,有否给自己逃难者般的心态和勇气,重新进入这个城市社会了。



这就是A君的故事,一个基因优秀的人,因为边界划错,而问题频出。未来的A君人生依然不可乱估量,如果他调整边界到位,则成为社会的精英,将来我们领的养老金,是这些年轻的人创造的;如果他边界调整不到位,则只能再次证明,优秀的基因不代表有成功的人生。


之所以做《人的研究》这个社会实验行为,只因每个人的明天,都是今天边界划定的结果。优秀与不优秀,都因没有选择能力时做出的选择,在他们被限制而不自知时,帮他们打破一点束缚,得到更想要的好人生。


接下来,想做“创业类”生意的案例研究。如果你在做一件事,遇到了问题,可以找我聊聊,你的难题,都是你选定的边界导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