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了1135家制造企业,我终于明白什么叫“自己玩死自己”

泵阀之家2018-06-24 13:52:43


泵阀之家合作伙伴,点击下方蓝色字体进入

  2017温州(金鹰)泵阀展于10月27日隆重召开

江南泵阀--专业氟塑料泵--值得信赖

有氟密管阀- 非金属阀门专业制造商

优质弯头 法兰 弯管 三通等管件生产企业


 

传统制造企业的困境与其说是因为外部环境的挑战,还不如说是自己内部作死。制造业转型升级中,糊里糊涂者有之,朝令夕改者有之,怨天尤人者有之,在死亡边缘挣扎着更有之……


作者|兔哥  转型工场CEO、工业区块链实验室首席研究员


“上帝要惩罚谁,就让他去做制造业好了。”这是流传在中国制造业圈子里的口头禅。


尤其是在当今这个急速变化的时代,做实业的人几乎都成了茫然的“夜奔人”:焦虑、恐慌、活着、死去……


这些年我跑过的制造企业不知不觉中,已经有1135家了!


走得多,见得多,感慨也不少。


在日子不好过的这几年,传统制造业动起了“转型升级”的脑筋,成功的有那么一些,但更多的是把自己玩死的。


传统制造业有被洗牌出局的危机


如果你的企业商业模式还是老一套,生产、加工、产品、招商、广告,这一套路早已经成为传统企业尤其是大企业的行活,闭着眼睛都会干。大家突然产生了疲劳感,发现兴奋不起来。无论怎样的成功学培训,也难以激发团队的斗志,这就是最大的问题,这就是传统行业的穷途征兆。


这说明实体企业家生活在焦虑之中,即使是大型企业也不能悠闲度日。


有两个数据可以印证传统制造业被牺牲、被洗牌出局的终极命运。


3月8日公布了前两个月的进出口数据,2月出现了2014年2月以来的首次贸易逆差。


2月贸易帐(按人民币计)-604亿,预期1725亿,前值3545亿;中国2月进口同比(按人民币计)44.7%,预期23.1%,前值25.2%;中国2月出口同比(按人民币计)4.2%,预期14.6%,前值15.9%。


2月份的贸易逆差并不意味着天塌下来了。从历史数据看,春节后的第一个月出口数据都不太好,第二个月会转成顺差。


不过,这个逆差数据加上2016年的货物贸易数据,显示制造业不知不觉中走入了寒冬,温水煮青蛙已经煮了几年了。


自2013年以来,中国在连续三年成为全球货物贸易第一大国之后,2016年被美国反超。中国商务部部长高虎城2月21日表示,这是汇率和大宗商品价格等短期市场因素所致,波动正常。


2月份的进出口数据还印证了原材料将会继续大幅上涨,现在涨到中途,货币购买力还会继续下降。


2月进口原材料大幅上升。前2个月,我国进口铁矿砂1.75亿吨,增加12.6%,进口均价为每吨532.1元,上涨83.7%;原油6578万吨,增加12.5%,进口均价为每吨2673.6元,上涨60.5%;煤4261万吨,增加48.5%,进口均价为每吨640.7元,上涨1.1倍;成品油498万吨,减少5.9%,进口均价为每吨3305.6元,上涨48.6%;初级形状的塑料472万吨,增加30.9%,进口均价为每吨 1.12万元,上涨9.7%;钢材218万吨,增加17.6%,进口均价为每吨6993.2元,上涨6.3%;未锻轧铜及铜材72万吨,减少15.8%, 进口均价为每吨4.31万元,上涨31.5%。


进口原材料大幅上升,有人说是因为实体经济好了,更重要的原因是原材料价格上涨不可扼制。


去产能对大型资源性企业有利,对下游没有实力、没有优势的制造业企业不利,我们先要稳定住资源性大型企业、重工业,中小制造企业反正早晚都不行,索性提前被牺牲。


当初很多人没想到去产能的结果是首先拉动了原材料价格上涨,先是反映在期货上,后反映在现货上,现在传导到了终端市场。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家电产品价格涨声一片,各种家电3C产品涨价的话题从去年三季度就开始被热议。一向被视为价格杀手的互联网电视率先开启涨价模式,并且在短时间内多次涨价。卖场销售人员表示,3月中旬还要调价。


究其原因,是家电的主要原料价格上涨,上游工业原材料,尤其是铜、铝、钢等金属价格一路看涨,线路板、液晶面板等主要料件价格上升,从而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连充分竞争行业价格都不得不上涨,以为产能过剩价格一定会下降的人傻了眼。


传统的依靠成本的制造业无路可走,除非浴火重生,否则面临原材料价格上升、人力成本上升、税收不降、汇率不定等诸多压力,传统制造业前景不妙。那些没有技术、没有品牌、没有优势的中小制造企业是率先被牺牲掉的一批。他们没有办法在成本上升时提价,不生产等死,生产就是亏本。洗牌远未结束,未来估计还有20%的传统中小型制造企业倒闭。


能活下来的是两类企业:


一是有技术实力完成了品牌建设、完成了国际化布局的企业;

二是小而美、别人无法替代的企业。


曹德旺以全局布局来降低成本,董明珠通过智能化与品牌来维持市场地位,其他大型企业各有各的套路。未来有前景的中小型企业,在上千万家的创业群体中。


血汗工厂时代不得不过去,原本以为兴高采烈,但现在心里居然是一丝沉重。一些没有技能的、低收入阶层人再次被甩下轰轰前行的列车。


比外部冲击更可怕的是,自己把自己玩死


按照马云的说法,成功经验各有不同,失败教训总是相似。比起外部的冲击,自己把自己玩死是最可怕的。


1、巨婴病


我走过的1000多家制造企业里,70%都是自己感觉四面楚歌,渠道、店铺全军覆没,人力、材料成本日日攀升,靠打鸡血、跳励志操、给员工洗脑、给客户送钱,拉着代理商、加盟商吃吃喝喝,这些老办法是没什么希望了。


想突围,放眼一望,四面八方都是互联网、互联网、互联网!


于是纷纷开始“转型”,做吸尘器的改作机器人,做农机的改做无人机,做衣服的改做定制互联网平台,天下熙熙攘攘,皆为贴上互联网。


很多人以为传统企业不懂互联网,但其实他们比谁都明白,因为各种培训班都去过了。


但是,他们的车间乱七八糟一塌糊涂,连20年前的基本精益生产都没有,只要问一句,他们就会说“国内这个行业都是这样的,我们还是比较好的呢!”。


所以,传统制造企业的困境与其说是因为外部环境的挑战,还不如说是自己内部作死。


中国的传统制造企业总是在两个极端上来回摆动,当听了某位大师的互联网思维讲座,热血沸腾,豪掷千金搞互联网转型。


而这些“跨越式”发展的企业,一旦遇到挫折,又立刻缩回来,变得比任何人都保守。然后开始怨天尤人,高呼“实业难做”,企图让政府出手救他。


中国的很多制造企业就像一个巨婴,不是大笑就是大哭,要么激进要么蜷缩,总是不能根据自己的现状制定一个行之有效的战略。如今上至政府、下至企业,人人都在谈转型升级,但是我看到的是,真正能够转型升级的,少之又少。大多数都是“高举红旗,原地踏步”,要么根本不动,要么项目夭折,要么深陷泥潭不能自拔。


我调研的企业中,有两家食品制造企业,管理体系很类似,进车间都要先换衣服、带头套鞋套,然后全身吹风,洗手消毒后才能进去。表面上看起来管理都不错,但是我在里面用手摸了几处地方,一家让我沾了一手灰,另一家一尘不染。前一家是咱们中国的龙头企业,后一家是北京市顺义区的一家日资企业。


这就是我们制造业的差距,看起来什么都有,但是照葫芦画出瓢总不是人家那么回事。为什么呢?


我们看看细节,那家日资企业,里面每一个地方,哪怕是维修车间的工具,都摆放的整整齐齐,厂里每一个员工见面都会微笑着互相问“你好”,你别小看这一句话,当员工有了主人翁意识的时候,每一项改进他都愿意贡献智慧。所以那家日资企业的每一个细节都做到了极致,这显然是全员参与的结果,这就是企业文化的力量。


而咱们的企业往往觉得企业文化是虚的东西,管理就是领导一个人的事,员工觉得管理跟自己完全没关系。我们跟人家看起来什么都不差,可就是差一点文化,这个一点,其实就是十万八千里了。


中国制造之振兴,首先在于工业文化之振兴,破除巨婴情结,让企业学会面对现实,学会像成年人一样思考问题。中国现在需要的不是一场以“智能制造”为名的政治运动,而是一场全面的制造业文艺复兴。


2、文盲病


去年走访,一家做轮胎设备的,给我介绍自己转型升级的经验。讲了一堆“互联网+”的理念,然后加上乐视贾总的跨界颠覆生态化反理论,最后告诉我他准备进军医疗行业,跟日本专家合作做一家高端的、带有互联网思维的医院。


结果医院没搞起来,亏了不少钱。


一个企业冒然转到全新的行业,既没有行业的经验,又没有客户的基础,也没有熟悉监管的团队,失败是大概率事件。而转型是指在自己熟悉的行业和领域内闯出一条生路,在熟悉的轨道上做创新。


转行是以己之短攻人之长,转型是要在自己最熟悉的领域中,跳出原来的框架去思考,从而改变现状、求得生路。只有在一个行业内专注地去经营,长期地去耕耘和积累,才能发现那个行业中的痛点问题是什么,才能够针对这些痛点的问题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法。


谷歌做无人汽车,被认为是跨界颠覆,中国互联网公司也纷纷效仿。可你不知道的是,无人驾驶技术本来就是谷歌的长项,它并没有跨界,而是把它的核心技术延伸到了自动驾驶上。很多自动驾驶原本用的就是谷歌的图象处理技术,图像和数据处理的技术这正是谷歌搜索多年来积累的优势所在。


你不能把谷歌的汽车看成是一辆汽车,应该把它看成是一部强大的数据处理器,因为他通过声光电各种各样的传感器在识别周围的环境,把这一系列传感器获得的信号输入到他的中央处理器当中去,判断我这个车周围都有几辆车在开,这几辆车的速度是多少,发生碰撞的概率是多少,进行快速地运转。所以谷歌的自动驾驶汽车实际上不是传统意义的汽车,他的核心是强大的数据和图像的处理器,而这原本就是谷歌的核心技术。


德鲁克说过:“创新未必需要高科技,创新在传统行业中照样可以进行。”美国的创新型企业有3/4来自传统行业,只有1/4是来自科技行业。


转型和创新都需要专注执着的“笨人”,专注在自己的行业,要像华为那样专注,几十年来如一日做通信设备,不炒股、不卖楼、不做金融、不上市。


传统制造企业没必要妄自菲薄,觉得自己所在这个行业没什么前途,一定要跨界到云里雾里的高科技行业,并不是所有人都非要去搞什么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


你是炸油条的,就把油条炸好,炸成全世界最好的油条,生意不见得比阿里巴巴小。如果遇到瓶颈要转型,可以跳出原有路边炸油条的框架,看看能不能标准化,能不能做成写字楼外卖,能不能配上特制豆浆,或者能不能联合附近的油条摊、煎饼摊整个小吃一条街,这才是真正在转型。


转型的关键在于价值创新,为整个产业链赋予新的价值,没有了价值创新,“转型”只能沦为“转行”,中国制造企业要学会把这两个词区分清楚。


3、模式病


这几年互联网行业急速发展,像一个幽灵一样笼罩在中国经济的上空,给我们的制造企业带来了一些不好的影响,这就是迷信“模式创新”。


今天我们的传统制造企业非常热衷于搞各种各样的“模式”,任何一个“大师”提出任何一种模式,都有制造业的土豪前赴后继为之买单,去当大师的小白鼠。而这些模式说到底就一句话“找个新渠道卖货”。


线下代理商不行了改电商,电商不行了换微商,再不行就做直播,做社群营销,做IP营销,C2C、C2B、C2M、O2O、OAO……动不动设个小目标,砸几个亿建个平台,最后发现,无论建了多少个平台,用了多少种模式,自己的品牌、自己的产品还是不值钱。


其实无论是什么模式,热闹的也就是那三两年,最终能让我们记住的,还是那些好的品牌,那些好的产品。哪怕这些品牌的价格高一点,我们也能忍着,因为他们能给我们信任。


最终让一个企业屹立不倒的,还是你的品牌,无论模式如何变迁,渠道如何改变,品牌都能平移、跨越这些障碍。而品牌的背后,归根到底还是你的产品,能不能给客户,给消费者以信任感。


比如这个月我走访的一家德资企业,叫罗森伯格,一个典型的德国隐形冠军。其实它就是个小企业,规模并没有多大,而我去的这家亚太工厂就生产一种小东西,一个汽车上用的连接器。


我并不认为这东西有多高的技术含量,模式也很简单,生产然后卖给汽车企业。如果在国内,这种不过就是个乱糟糟的五金加工厂,而这个德资企业,生产管理体系、人才培养体系、质量控制体系之完善,让自认很有见识的我都要竖起大拇指。


我去看车间的电镀环节,这一般是污染比较重的,在北京都要尽量疏解的环节,但是它那里居然没有一丝异味,而且连电镀泥都要拉回德国二次提炼。它的负责人很自豪地说,建厂十几年,没有污染过中国一寸土。


你知道它的逻辑,它的模式是什么吗?没错,它做的就是个小东西,在整个汽车里,它占的成本恐怕连千分之一都未必有,但是它的品牌认知度高,产品品质好,作为汽车厂商,不可能为了在这么个小东西上省点小钱,就买一些烂厂商做的东西。所以它看起来是个门槛不高的行业,但事实上被替换的可能性极低。


在如今车市不景气的情况下,它还能维持每年百分之三四十的增长,靠的不是高科技、不是新模式,而是把小东西做到极致,让你换无可换,这就是德国隐形冠军的“模式”。


中国制造企业不要迷恋各种模式,在卖货的道路上一往无前地狂奔,而忽视掉品牌和产品的建设,归根到底,我们卖的是产品,不是模式。


4、牛人病


各种互联网转型培训班,也算让传统制造业的企业家们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搞互联网转型,靠自己原班人马是不行的,那就找牛人来替我干。


如今的制造企业面临的一系列困境,很多老板想到的解决方法就是找牛人,找大神。上阿里巴巴挖人、上同行业大企业挖人、再不行去美国挖人。


这还不只是制造企业,连互联网公司也迷信这一套,比如前几年某视频网站就把这件事做到了极致。牛人进来,敲锣打鼓欢迎一番,在蜜月期打得火热,但新鲜感一过去,发现好像没什么效果,于是马上反攻倒算,数落别人的各种不是,接着就在企业内部穿小鞋,使绊子,搞批斗,明里暗里各种敲打,最后,不欢而散。甚至有找各种借口欠工资不给钱的,于是接下来就是互相指责。


通过一轮又一轮的引进牛人、大神,制造业的企业家们终于得出一个结论:这些家伙都是大忽悠、大骗子,我们的制造企业极少有在自己的身上和企业内部找问题根源的。客观地讲,牛人、大神们可能是有不少大忽悠,但为什么偏偏都被你遇见了呢?当你迷信这些牛人大神能解决你所有问题的时候,这种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你要明白,牛人到底是什么产生的。


我们很多制造业企业家的逻辑是这样的:一帮厉害的人(比如阿里巴巴十八罗汉),凑到一起,才能做成一件非常厉害的事。所以我只要把这些人挖过来,就一定能把问题解决。


真相是,当年,在一个特定的历史环境下,一群普通人,组织到一起,通过协作,加上点运气,做成了一件了不起的事,于是所有的这些普通人都成为了大神。


所以这些大神是在一个特定的时机、平台和资源下功成名就的,而你的企业能够匹配这些资源给他吗?还有,扪心自问,你真的是想跟大神一起做一番事业吗?你其实只是看中他们的资源。


我们有多少制造企业,引入了牛人大神们之后,各种大会小会地开,一下子推动这个项目,一下子推动那个项目,各种发散各种脑风暴,结果哪个项目也讨论出结果,会议结束,大家做鸟兽散,一切归零,然后再来一轮。


你今天做企业面对的困难,从来不是因为缺少牛人,不是因为你的人不行了,而是因为人的协作方式不行了,也就是你的内部组织架构和沟通机制出了问题。当你的体制不行的时候,用一群牛人,还不如用一群怂人,至少他们不打架。


5、老板病


前两年,有一个制造业企业家想给干股拉我入伙,老实说他的产品还不错,我觉得挺有前途,企业规模也不算小,拿干股总是不吃亏的。但是我去参加了一次他们公司的例会,回来后就决定不要他的股份,也不参与他的业务了——因为我觉得帮他做事是浪费时间。


我只关注到一个细节,整个下午三个多小时的会议,除了我这个外人说了两句,全是他一个人在讲话,讲业务想法,讲发展方向,讲人员分工,整个公司的高管团队,居然没有一个人说话。


这样的公司你可想而知,除了老板一个人拼死拼活地干活,其他人都是旁观者,这个团队肯定是没有战斗力的。帮他做事,我自然觉得是浪费时间。2年过去了,事实证明,这个公司发展果然不是很好,原来的转型项目没了下文,蜷缩回传统业务苟延残喘去了。


在我们很多传统制造企业里,老板、领导都是全能选手,无所不能。公司内大大小小的会议都可以成为老板个人成功经验的交流会,成为他传授成功致富秘笈的函授班,你还不敢提不同意见,要么说你不切实际,要么说你不服管,再给你穿点小鞋,保证你混不下去。这就是我们制造业企业家们对自己过往成功经验深度迷信的结果。


不可否认,传统企业家很多都是筚路蓝缕的发展,依靠个人的聪明才智、人脉关系逐渐壮大起来的。但悲剧就在于,这种成功对于企业家自身的束缚,已经成为了企业转型升级最大的障碍。他们相信“道”,相信万变不离其宗,以为自己三十几年前的成功经验可以指导如今新时代下的一切工作,所以,就导致他们既看不到变化,也不愿意变化。


更可怕的是,这种成功的老板,会在企业内部培养出一个依赖于这种成功的生态系统,也就是跟着老板一起筚路蓝缕开创成功的元老团队,他们是这种成功的既得利益者。所以任何人都不能质疑这种成功经验,改变就意味着威胁他们的地位,这股强大的保守力量,足以扼杀任何外来的新鲜血液。


这个时候,就算老板们痛下决心想要变革,也只能有两种选择,要么内部进行大清洗,清除元老,落下个无情无义的骂名。要么内部进行妥协,在新晋者和元老中间和稀泥,这能解决眼前的问题,但长远看必将引发更大的冲突。所以,对于这些带着成功光环的制造业老板们而言,这就是一种骑虎难下、进退失据的局势。


所以,对于传统制造业企业家,尤其是曾经很成功的企业家,转型升级的第一步,就是要学会破除自己的权威,摘掉自己的光环,这个过程很痛苦很艰难,但是必须去做。因为只有突破过往成功的束缚,我们才能迎来更大的成功。


中国制造业呼唤工匠精神


坦白地讲,不少中国人对于工匠心存偏见,甚至有些看不起。而在我们的邻国日本,如果你被称为工匠,这意味着你受到了极大的尊重。只有一个行业内非常专注、做得出类拔萃的人,才能被称为工匠。


创建了两家世界500强公司、日本“经营之圣”稻盛和夫就是一个具有匠人精神的企业家,他曾说:“企业家要像匠人那样,手拿放大镜仔细观察产品,用耳朵静听产品的‘哭泣声’。”除此之外,三菱、日立、新日铁等大型企业,都具备彻底的工匠精神。


有人之所以对工匠心存偏见,认为工匠所从事的劳动,是重复性的,没有创造性可言。实际上,工匠在整个企业的生产流程中扮演关键角色,一切有关生产的设计、蓝图、标准,都依靠工匠和熟练的技术工人来实现。


换句话说,没有技艺精湛工匠的企业,企业发展的目标无从实现。工匠从事的劳动固然是重复性的,然而好的工匠,在工作中能不断发现新问题,改进生产工艺流程,从而提升生产质量和效益。无数事实都表明:企业生产技术的创新,不仅仅是专家和工程师的事情,工匠同样大有可为。


有媒体统计,截至2012年,全球超过200年历史的企业,日本有3146家,为全球最多,德国有837家,荷兰有222家,法国有196家。这些“长寿企业”为什么能存在,因为他们都在传承着匠人精神。


当前,中国正在由“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迈进,这对于企业的生存发展而言,其实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得不说,我国企业“短、平、快(投资少、周期短、见效快)”的心理和行为尤为明显。有的企业往往为了短期利益,忽略了产品质量。中国企业界,目前不仅需要大批技术过硬的工匠和技术工人,更需要努力培育工匠精神。


而工匠精神与企业精神中的诚信、担当、创新和坚持,都是同根同源、一脉相承的。工匠精神不仅仅可以帮助企业制造出高品质的产品,还可以使企业实现真正的持续发展。


回首改革开放以来三十多年我国企业发展之路,诸多企业强调经济利益至上的理念。在竭尽全力追求快速盈利的动机下,这些企业当然不可能在产品制造、生产方式和经营管理模式方面下硬功夫。近年来,随着各类企业竞争的日趋白热化,一些企业慢慢开始重拾中国传统的工匠精神。可是也有一些企业家,为了迎合潮流,也为了给自己贴金,经常将自己的企业与大数据、互联网等概念捆绑在一起。


大数据、互联网当然是未来企业发展须臾不可少的,问题在于,有些企业本身规模不大,产品质量、产品规模和产品口碑还在“低位运行”,对他们来会所,最根本的,还是扎扎实实苦练内功,在企业管理、产品研发、产品生产中,大力培育工匠精神。对此,王石就曾提出这样的忠告:“别在我面前说大数据,中国企业缺失工匠精神。”


结语


这几年走访了一千多家制造企业,感慨良多。


感慨我们和外资企业的制造水平差距还很大。比如我拜访松下电器,25年的老旧工厂,生产的早已没有人买的非智能手机,业务连年下降。但是走进车间,整个工厂干干净净,精益管理体系十分完善,品质控制一丝不苟,让我对日本的制造业水平有了深深的敬意。


感慨我们制造业转型升级中的百态,糊里糊涂者有之,朝令夕改者有之,怨天尤人者有之,在死亡边缘挣扎着更有之……


然后我也看到了很多有趣的亮点企业,车间里播放着流行音乐的时尚工厂,楼道里一尘不染的精益工厂,科研能力卓越的技术工厂,智能化水平极高的未来工厂……


紧挨着两家服装企业,用一大块布料的西装50元愁卖,一小块材料的内衣1000元抢着买,同一个行业,同一个地区,冰火两重天。


这就是一个时代的真实写照,也是我经常会说的一句话:


“只有产业的新陈代谢,没有帝国的夕阳。”


中国制造转型升级,我们一直在路上。


免责声明:本文系网络转载,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有个人观点,请在页面底部留言评论)


如何关注

点击顶部蓝字"泵阀之家",轻松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