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输十一载 与光同行

光网侠2021-08-21 08:37:26


从小在“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思想灌输下,玩着电池马达和酒精灯烧瓶长大的我,也对物理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高考中拿下了此单科将近满分的成绩。毕业后,作为工科宅男中的一员,我进入CMCC当了一名通信攻城狮,小有所成。有人说,工程师红利是中国下一个十年的人口红利,深以为然,我一直认为广大工程师是这个国家的脊梁。光纤是信息技术时代最重要的发明之一,改变了世界。在从事光网络技术工作的十一年中,我经历了光通信系统从同步数字到IP化传输的演变,对于工科男技术宅来说,即将到来的以虚拟化、软件化等IT技术为代表的通信4.0,以及更远未来的民用量子通信,无疑又是兽血沸腾的挑战。



在加入XMMCC十二周年的这一天,下决心注册了这个公众号,一方面总结自己在光网络领域的经验和心得,另一方面也鞭策自己不断学习积累,能够坚持更新文章。因此,在这里将自己与光网络的往事po出来,作为公众号的开篇,应该也是很有意义的吧。



01

与光之缘


高考填报志愿的一个月之前,,看着电视新闻上一个个参加游行的高校队伍,突然眼前一亮,“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名字听起来屌!炸!天!于是第一志愿填上去,就是这么任性~选了同样听起来屌!炸!天!的飞行器设计专业,进了学校一分系, 岂料后来发现福建没有航天专业的研究院,想回来的我考研时转行进了本校光电技术研究所,当时国内排名第一的专业“精密仪器及机械”。专业名有些坑,其实和机械就没啥关系,第一次网上简历投的CHINA TELECOM,被系统以专业不对口给刷了……后面取巧改写为“精密仪器与光电工程”继续投,校招进了CMCC。在光电所的学习生涯,师从国内顶级的光源专家老杨教授,研究生课题做的是Sagnac光纤传感器,曾以《光纤Sagnac温度传感器信号检测技术》一文获得研究生学术论坛一等奖,收录学报和EI检索,得到当时的学院院长、。这是第一次与光结缘。




曾经的实验室,故地重游


入职第一年,全国第一张TD-SCDMA规模试验网在厦门部署,那年被誉为“TD元年”,且不论当时TD政策的功与过,参与试验网随工实习的那段日子是很快乐的。经过近一年的实习轮岗后,起初定岗于马巷枢纽,由于专业比较对口传输,尚未过去报到就被莉莺姐挖了过来,开始接触光传输的技术工作至今,第二次与光结缘。


向着一专多能的培养目标,起初的两三年把传输相关的工作或深或浅都接触了一遍,深夜网管割接、郊区爬山换板、电路调度、机房布线、核资源、看人井……最有感触的还是维护北电网络,自己查英文资料,敲命令行配出时隙交叉和MSP保护,虽然不如国产的GUI网管方便,但bigger满满。放到现在这可是毫无经验和把握的骨干层高危操作,当时一个人深夜做这样的割接配置也是胆儿真肥……另一件印象很深的事,2008年北京奥运会火炬传递到厦门时,5月12日凌晨,我通宵配了4辆应急车,白天继续上班保障通信,下午轻微震感,远处的汶川地动山摇……几天后报名汶川救灾,领导觉得太危险,把我拦住了,年轻真是一腔热血啊。此外,负责的杏西骨干机房搬迁项目和参加华为SDH的A培及实习,也显著提升了个人能力。


自2010年起,传输网迎来了一次重要的变革,对后来的运维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应用了近十年的传统设备网络被IP化、更高速、接入更灵活的新网络所取代,维护思路也由过去被动的网管告警、故障处理向主动的带宽使用情况、管道性能监控转变。主要标志事件有CMCC三大传输新网PTN/OTN/PON开始部署建设、第一批试点城市开始部署TD-LTE网络并以PTN作为承载网。此后的几年,以70末80后为代表的CMCC传输人才辈出,推动着传输技术创新应用呈井喷式发展。这几年我也抓住机遇,搭上了这列快车,规划厦门PTN和OTN的组网建设,完成了几项大的课题,因此也是个人成长最快的几年。而厦门传输也在这个阶段脱颖而出,各类竞赛成绩和创新、QC成果数量名列前茅。福建传输的格局从SDH的战国时代变为新网络的福厦泉三足鼎立。


福厦泉三巨头


2014~2015年,我加入了集团网络高培二期的学习实践,结识了传输4班来自天南海北的7省兄弟,足迹遍及华为深圳、杭州两大培训基地和西安TAC中心,并到成都办、昆明办实习。确实,定制高培比平时的B培在学习强度、知识广度上要大得多,不仅传输网,还涵盖了IMS、VoLTE、LTE无线等方面,也有更多动手操作的机会,把原来一知半解的配置彻底搞明白了。最后分组完成课题,通过CMCC和华为专家组的答辩考核,几场散伙饭还顺带提高了一点白酒酒量……期间,老马的诸多关照、果果的实习同居生活、刚总的扎实传输基本功、黄总的旅游相伴、李总的麻花和海猪、春哥的内蒙风情、与刀哥的第一顿早餐&最后一顿午餐,以及华为公司老韩、宋睿、延军、晓旭等诸位老师的授课指导,这是一辈子的记忆。


高培传输4班于华为杭研所

而后,迎来了CMCC传输史上的重头戏——跨越2016和2017年度的传输大会战。都说BAT严重挑战了传统运营商,但传输网络恰是运营商与OTT企业竞争最大的优势。“一套能力需求、五大运维提升、八项短板整治”,考验了个人、班组、市公司、省公司各层面的规划、优化、考试、创新和总结能力,也让大家开始思考未来5G、物联网时代的传输网该怎么做这一不得不面对的问题。然而,对于厦门传输来说,不仅是集团传输大会战,“莫兰蒂”台风的灾后重建、“金砖会晤”应急通信保障与之形成了三座大山,考验着每一个传输人。大浪淘沙,方显真金本色。最后,我们还是在三大重任下交出了优异的成绩。


求学、求职两段经历开启了我的与光之缘,但与光同行的旅程远未停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