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试读】《女配桃花开》教你一招搞定男神

19楼小说2021-02-20 12:19:03



1简介


女二体质是个什么东西?施宁照了二十四年的镜子,那上面清晰映出来的面孔无不在大声说着:“你就是个女二!女二~~二~~二~~”

初中的时候暗恋班长,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羞羞答答表白,班长尴尬的挠挠头:“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

高中的时候好不容易抚平创伤,施宁春心再次那么一荡漾,看上了篮球队队长,心一横表白了,学长咧嘴一笑:“不好意思,我们还不太了解对方,没办法和你恋爱。”,她心中窃喜,只要没有喜欢的人就好。

爱心便当送着送着,学长和体育委员两手一拉,歉意的说:“对不起,我发现我喜欢的人是她。”


2精彩抢先看


Chapter01

  世界有多大?也许走一辈子都遇不到一个重复的面孔,也许兜兜转转还是原来的那些人。

  在偌大的小区里转了好几圈后,她擦了擦额头的汗,提着水果的手不住往下沉了沉,青天白日里保安室居然空无一人,这懒偷得未免太光明正大了一点,抬眼看到墙上写着的“27,顿时觉得金光闪耀。

  在大门前按下门铃,慵懒的女声通过劣质的喇叭传了出来:你好?

向北,你让我好找!她隐忍着怒气几乎是咬着牙把这七个字说出来的,的一声,门很自觉的开了。

  一到楼上,向北家的房门大开,她正懒懒的靠在门上:施宁啊施宁!三年了,你还是不长个!说完,见施宁越走越近,她伸手一捞,把人摁进怀里抱了个结结实实的。

别,让我喘口气啊,你说你搬什么小区不好,非要找这种每栋看起来都一模一样,还不按编号顺序建的地方。她挣扎着从向北怀里出来,很自觉的换上拖鞋,拿起桌上的水咕咚咚的喝了个底朝天。

  向北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笑说:诶我正重感冒呢!那杯子我喝的,感冒了可别怨我传染给你啊!

  施宁不在意的摆摆手,指着桌上的水果说:行了行了,难得来一趟,把火龙果切了服侍我老人家吃水果。

  向北啐了一声,还是乐呵呵的把沉甸甸的水果提到厨房清洗,心情颇好,道:真不走了?

我爸妈把房子都给我安顿好了,我要走哪去。

  见向北端着水果出来了,她不客气的接过,一边嘟嘟囔囔的埋怨自己不是亲生的,当初因为工作调动,两人二话不说把她往E市一带,一住就住了三年,现在爸爸的工作再次调动,妈妈干脆辞了手上的工作跟着到了国外,临走前很体贴的把家搬回了A市,连行李都帮她整理得妥妥的,然后两位老人家在机场挥着手帕跟她告别。

你说他们怎么不把我也往国外带啊。施宁挖了一大勺的火龙果入口。

填申请的时候就没想过带你去吧,你也别不乐意了,这都几十年了,人过过二人世界怎么了!

这倒是,诶你跟郜寒还没和好么?

别跟我提那心眼跟老鼠屎一样小的人,想想就生气!向北狠狠咬了一口火龙果,似乎很不满的样子。

  施宁嘿嘿一笑没多说什么,心里嘀咕着再生气不也交往了快两年了,和向北说了一会闺蜜间的体己话,五点多的时候接到电话的向南提着丰盛的菜回来了,一见到施宁险些扑上来,不过身后的向东眼疾手快抓住他的后衣领,向南只能干巴巴的叫道:施宁!你怎么都不来看我!

都跟你说了多少遍,叫施宁姐!没大没小的东西!向东教训完弟弟,扭头对施宁灿烂一笑:好久不见。

向东哥,好久不见!她说完,向南瞪大了眼睛,她这才又补了一句:还有向南,工作了果然魅力收不住了。

  向南满意的哼了一声,把外套一脱,松松领带,准备和向东一起做饭,施宁忍不住眯起眼打量他壮实不少的背影,因为工作的缘故,她这三年只回过A城一两次,不过一次都没见到向南,她记得几年前的他比现在单薄一些。

  菜色确实很丰富,味道也是一如既往的好,蹭完饭,她擦擦嘴准备回家,向南非要跟着说送她回家,这一送就送上了楼。

喝茶么?她问。

喝!

  于是她从橱柜里拿出封尘已久的茶具,洗刷一番贤贤惠惠的泡好茶准备端出去,不料鞋底一滑,连人带茶具一起摔倒地上。

  听到施宁惨叫一声,向南赶过去把人扶了起来,只是杯子摔坏了不少,滚烫的茶水也倒在了地上,她的衣服上都是茶渍。

还好吗?受伤了没有?向南问,回答他的是一副可怜巴巴的脸。

还好,有点疼。她红着眼睛说。

你去换身衣服吧,我帮你收拾。

  她认命的点点头,回到自己房里拿了睡衣到卫生间换下粘腻的衣服准备冲洗,等了一会莲蓬头还是没有动静,她套上衣服到隔壁房的卫生间试了一下,水是正常的,只好探出头又对向南说:我房里的莲蓬头不出水了,你一会给我整整吧,工具在电视下第三个抽屉里。

知道了。

  温水把汗和茶渍都冲干净后,她这才磨磨蹭蹭的抹上沐浴露,隐隐约约听见谁的声音,心想着估计是向南,当下也没多在意,过了十多分钟,她关了开关,拿起架子上的浴巾正准备擦干水珠,突然,门猛的被打开,一个陌生的男人出现在眼前。

  一时两人大眼瞪小眼的谁也没反应过来,施宁眨眨眼。

————!!!!!!

————!!!!!!

  两声尖叫成功引来向南,螺丝刀霎时落地:————!!!!!!

Chapter02

的一声,施宁把卫生间的门狠狠关上,小脸一阵红一阵白,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

对,对不起。门外的厉昱结结巴巴的道歉。

  向南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跟上队伍说:误会!这是果果的误会!对不起!!我们什么也没看见!说完,见里面的人没反应,又补上一句:真的!我发誓!要真看见了我们俩绝对瞎眼!

  这叫什么话!她怒得把手边的沐浴露往门上一砸:滚!

  知道她是真的生气了,向南麻利的滚到隔壁房,和厉昱认认真真在卫生间维修,一直到他准备回去的时候都没有看到那个气得跳脚的女人出来,临走前他在厨房捣鼓了一下,泡了一杯热牛奶,然后敲了敲她的房门,这才和厉昱施施然的一起离开。

  听到人走的动静后,施宁才从房里慢吞吞的出来,到客厅时看到那杯牛奶时,从鼻孔里出了气,然后端回房里,打开电脑一边聊天一边恣意的啜上一口。

  突然想起很久没有上的那个帐号,虽然密码已经滚瓜烂熟的记在心里,她还是握着温暖的玻璃杯犹豫了一会,输入,登录。

  过去的头像一个个跳了出来,点开空间前年还是有不少的留言,今年已经一条都没有了,她仔细翻了翻,熟悉的名字像是烙印在心头的字,炙热得有点疼,她几乎能想到他说这两个字的表情和语气,清清冷冷,也许还会有那么一点的讽刺。

  他的留言里只有两个字:施宁。

  扫了一眼唯一的分组,秦一的头像是亮的,她到他空间走了一遭,几年来他似乎过得不错,只差美人在怀。

  她关掉电脑钻进被窝,辗转反侧了半小时,还是一点睡意的都没有,干脆踹开被子不睡了,一不做二不休换上衣服到楼下打的。

  穿过两条街,来到以前常去的酒吧,那里的服务生都换了,没有一张熟悉的脸。

一杯啤酒。

两杯。

  她看向插话的人,不是向东是谁!这么巧!

  向东笑了笑,露出整齐的牙齿,贴在她耳边说:是啊,很巧,我和同事一块来的,一起吧!

  她接过酒,点头:好啊。

  手上一暖,向东一把拉住她的手,熟门熟路找到了几个同事。

这是我朋友。目的地到了,向东放开她的手,冲眼神猥琐的几人说。

你们好。

你好你好!大东的朋友还真个个都是美女!其中一个热络的接话,期间被向东剜了一眼。

  几人都是自来熟的人,施宁也算开朗,一下就熟了起来,到后面就喝得有些多了,小林非要拉着她去跳舞的时候她居然也没拒绝,玩得好不快活。

  大伙准备散场的时候自然是向东担任起了送施宁回家的事,她虽然不算酩酊大醉,不过脚步已经不稳了。

你啊,看你这么豪迈的样子,没想到酒量这么差。向东忍不住吐槽。

  施宁喝醉的时候不会多话,反而比较沉默,这时候就裂开嘴笑了一下,什么都没说。

  被向东搀着走的时候脚下一个踉跄,膝盖狠狠着地,她痛呼一声,前面有个人从她身边走了过去,没有一点停留。

  兴许是有风吹过,带来了熟悉的味道,淡淡的洗衣液合着青草的味道,她忍不住喃喃说了声:秦一…”

  向东扶起她,一巴掌拍在她的脑袋上,训话道:秦什么一!这都多少年了怎么还是不见你开窍!

  这时候总算拦住一辆的士,两人一起上了车,刚才那道身形停下脚步,看了看刚才的方向,没有过多在意的往公寓走。

  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时候施宁才浑浑噩噩的醒来,昨晚喝太多了,还好没有闯什么祸,只是嗓子和膝盖有点疼,膝盖已经上了药,估计是向东上的。

  头重脚轻的刷牙洗脸,吃了午饭后愈发的不对劲,她这才一摸额头,真糟糕。

  吃了退烧药后又往床上一躺,整整睡了一天后才算退了。

,她点开向东发来的短信:areyouok

  她忍不住一笑:托你的福,明天还能按时上班。

  发完短信又沉沉睡了过去,一直到第二天才被闹钟吵醒。她这才满血复活,不紧不慢的整理一番,叼着面包上了公交车。

  远在国外的爸妈不仅帮她把住处打理好,连工作也一起某好了,她瞅着待遇也挺好,再费心去找其他的动作也不见得会比这个好,于是老老实实的上班。

  施宁从事的行业是牙科医师,消毒水的味道让她从最初的不安变成现在的习惯,甚至还有些依赖,毕竟靠这行吃饭的不是,远离了这味就意味着没有了这饭碗。

  这是一家私立牙科,一共也就两层,外头采用的都是钢化玻璃全透明的装修,虽然是私立但是条件和正规医院差不多,而她个人不是很喜欢医院,这里算是不错了。

  深吸一口气,她走进去,大早上的还没有发现病人,只有三两个护士和两个穿着白大褂的牙医。

  见到她几人愣了一下,问:你好,有什么需要帮助吗?

你好,我是之前被安排过来这里工作的牙医,多多指教。

啊你是从E城钓来的那个?白俊峰和其他人一样有些惊讶。

  她有些疑惑,然后说:对,我叫施宁。

欢迎你的加入,不过不是说28号才上任的麽?李阳上前和她握了握手。

28?这回轮到她愣了,今天不就是28?有一种尴尬的预感从心底升起,她看了一眼手机,果然写着27,她这是烧糊涂了麽

  腾的一下,脸上烧了起来,她窘迫道:不好意思,我记错时间了,那我明天再过来,今天权当打个招呼吧…”

“……”

“……”

既然来了就今天开始上班吧。秦一从楼上一步步走下来,对她说。

  一直走到她面前才停下脚步,说:施宁,好久不见。

  秦一真的是秦一,她的心似乎颤抖了起来,连五脏六腑都在震动,只有外表还很淡定。


Chapter03

这么巧…”她有些尴尬的开口。

确实很巧。秦一笑了笑。

  施宁曾经喜欢了他那么多年,对他的一颦一笑不敢说了如指掌,能懂个七八的倒是真。

  眼前这笑容通过过去的了解后很轻松的就能翻译出来,他觉得她是特意找上门的,虽然神色有些了然,却没有讽刺和厌恶的意思,甚至有些莞尔。

  就是这样的心态才让她觉得无力。

  她敛起心思,说:好吧,既然来都来了,那我今天开始上班,秦学长多多指教。

  施宁在心里默默四指并拢发誓,天地良心,她的的确确不知道秦一在这里工作,更不知道这里就是他开的。

  如果早知道的话,她她虽然还是会来的,可能还会有点期待,但好歹会有心理准备,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被那样一个笑容打倒而无力反击。

这件白褂是新的,你试一下。秦一从二楼的房间里拿出白褂递给她。

谢谢。她拆开穿上,挺合身。

这里的工作和你之前在E城的一样,那是我的分院,我弟在打理。见她那满脸的错愕不像是装的,他这才又说:你不知道?

孙聪?!他是你弟弟?跟你妈姓?她不确定的问。

  见他不置可否的笑容后,她不自在的喝了一口水,然后干笑。

  施宁当然不知道!她只知道那里有个孙聪,长得和秦一是有几分像,但是从来没把他们联想在一起过,她以为他们早就断了联系,没想到一直就没断过,她还大刺刺在人家的分院里工作,和他弟弟朝夕相处!

  难怪他会觉得她是早就谋划好找上门的,这下跳什么江都没用了说巧也没有这么巧的事啊

  对此,她只能干笑再干笑。

  而在秦一看来,施宁会到这里来确实是有意而为之,从大二遇到她的时候就会出现一系列很巧的事,比如在食堂的同一张桌子上相遇;在图书馆他常坐的角落相遇;后来甚至在相同的专业课里相遇,他分明记得他们不是一个专业的,没想到她会把专业说改就改。

  秦一是个很坚持的人,他认为人一旦做了什么选择和决定就必须坚持下去,这是一种责任,也就是因为这样,他看不上施宁,最初决定的专业因为感情因素随随便便就这么改了,说不上讨厌她,却是很难喜欢。

  当然这些话他不会说,因为她不是他的谁,所以他挂起秦一式的笑容,对她说:希望我们工作愉快。

  这话说的,像是怕她骚扰他一样。她心里啧啧摇头,以前高调且野心勃勃的施宁已经死在那次的毕业里了,现在的她什么也不求,能这样和他相处已经是不错了。

  在拔了一颗牙后终于迎来午饭时间,刚背上包准备离开就看到向东走来。

你怎么来了?她有点惊讶,然后看他拿出药水在面前晃了晃,说:那天晚上发现你家的药水没有了,不给你送来的话你今天肯定又不上药了。

  他这么一说,她霎时觉得膝盖的伤口痛痛的,一时也没察觉他说的有什么不妥,于是乎很自然的忽略了白俊杰和李阳听到那天晚上后露出的猥琐表情。

  她接过药水卷起裤腿准备自己动手,向东又拿了过去,说了句:我来吧。

  向东一直像哥哥一样照顾她,她的没觉得不好,心安理得的享受老佛爷的待遇。

  秦一挂好白褂准备出去吃饭,就看到向东蹲在地上替施宁擦药的样子,那两个膝盖都是伤,不由得让他想起了前天晚上那个喝醉的女人,果然是她麽?

  他不由得感叹作孽,这老天真是捉弄人,他爱的得不到,不要的却紧紧跟在他身后好几年不知道累。

  如果殷琪对他的心思有施宁对他的一半就够了,可惜她连一分都没有给他。

一起吃饭吧,我请客。秦一朝向东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开口。

  于是三人到川菜馆吃饭,秦一喜欢吃辣,当然很乐意,向东对吃的一向不挑,所以这一趟还算愉快。

喝什么?我去拿。向东问。

麦茶。她脱口而出。

  秦一只是看了她一眼,然后若无其事的吃饭。

  她东瞟瞟西瞟瞟的有些窘迫,这些都是他爱吃的,水也是他爱喝的,这些年她几乎把他的习惯和口味当成自己的,现在这情况看来有种像她在讨好他的感觉。

  吃着饭,秦一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他眼里漾开了笑意,然后若无旁人的接起来,嘴角嗜着的笑犹如春暖花开。

真的要回来?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在施宁眼里看来是灿烂的,像发光的太阳一样刺到她的眼睛,用她的脚毛想都知道这个电话一定是殷琪打来的。

  说不难受是假,但是已经没有了那种失控的感觉,她用了那么长的时间去放下,如果一点成效都没有的话,那时间就真的白瞎了。

  是谁说的来着,时间是疗伤圣药,什么伤都能治,这个倒不假,她已经结痂脱落了,只剩疤,痛是感觉是没有了。

  接完电话的秦一显然心情大好,连向东都疑惑的看了他好几次。

你在乐什么?向东终于忍不住问。

  她在桌子下踹了他一脚,他痛呼一声:诶你踹我干什么!

人家乐什么关你什么事,你怎么这么八卦!

  这话说得有些嗔怒,向东忍不住一愣,兴许是因为吃了辣的缘故,她的两颊粉粉的,抿起嘴不满的样子有些可爱。

  秦一看了她一眼,没有过多的停留,继续带着幸福的云朵吃饭。

  一顿饭吃完,各回各家,她午睡了一会匆匆赶去上班。

  连着好几天秦一的脸上都笑开了花,牙科里的几人都觉得如沐春风,很久没有看到他这么笑了,她摸摸良心,的确也是觉得很开心,托殷琪的福她才能看到他发自内心的愉悦。

  她这算不算很善良大方,心很宽?不,她一点都不大方,她甚至幻想着殷琪结婚生子,秦一抱着她痛哭流涕的样子,然后一阵兴奋。


Chapter04

  这天睡过头了,路上又堵车,施宁第一次迟到了,乱糟糟的到牙科时被李阳取笑了一下,然后秦一也是难得的开了她的玩笑:头发乱成这样,晚上下班等公交的时候得注意点,小心有鸟飞错巢。

  她尴尬的找小护士借了梳子,他突然过来,说:你每天要午睡的话回去比较不方便,二楼有一间休息室你可以在那里休息。

那不是你休息的地方麽?

没关系的,我以后都会回公寓,离这里很近。殷琪很不喜欢消毒水的味道,长期在这里休息身上很容易带上消毒水的味道,她这两天就快回来了,秦一可不想再看到她小脸皱起来的样子。

那谢谢了。

  秦一给她滕地她心里难免有些小激动,尤其那还是他长期休息的地方,脸上迅速泛起红晕。

  他轻咳了一下,似乎对她突然的娇羞很不自在,然后说:过两天老家祭祖,你要不要一起回去?

  施宁和秦一的老家是在同一个地方,祭祖的习俗自然也是一样的,只不过:奶奶还没有和我联系,应该是会去的。

  他点点头没有说什么,穿好外套把从休息间收拾好的东西提起,然后大步离开。

  秦一这一走到施宁下班都没有回来,路过商场的时候刚好想起家里的酒没有了,于是拿了几瓶啤酒和葡萄酒准备买单,排在她前面的一对男女格外引人注目。

  女人很美,眼睛比一般人要深邃一点,浅色的头发看起来也很自然,只要看一眼就知道这姑娘肯定是个混血儿。

  这个人施宁很熟悉,不是让她无力痛恨的情敌是谁,而她身边的那个男人却不是秦一。

  这会她正想挽住那人的手腕,却被那男人一把甩开,看样子似乎有点生气:殷琪你别闹!

  殷琪咬着嘴唇,看起来好不可怜,施宁默默低头,决定装作不认识他们。

  她心里一阵纠结,这世界上的痴情人难道都聚集在这里了吗,她喜欢秦一喜欢了将近五年,那时候秦一已经喜欢殷琪了,还并且到现在都还喜欢。

  而殷琪一直以来都对她身边这个男人掏心掏肺,对于这种情况,施宁只能一叹再叹,谁错了吗?只是殷琪做的太绝。

  走出超市的时候,殷琪和那个男人在一旁争执着什么,那小脸儿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

  她啧啧摇头,回了自己的公寓,舒舒服服的洗完澡,喝了两杯葡萄酒后看着窗外愣愣发呆,看殷琪的样子对那个男人是死心塌地的,这样下去秦一还要守多久?还要伤心多久?

  与其看他这样,不如和她试试,也许他能感觉到幸福呢?

  于是施宁脑袋一抽,拨了秦一的号码。

喂?

  听到他的声音时她忽然很慌,不知道该说什么。

  没听到声音,秦一又:喂?了一声。

是我。

我知道,有什么事吗?

“…后天我回老家,能搭你的顺风车吗。她鼓起勇气问。

不好意思,殷琪刚好后天回来,我那天可能没有时间回去。秦一的声音有点沉。

她拉开易拉环,灌了一大口后硬着头皮说:我刚才去商场看见她了,她和裴明一起。

“…知道了。

  他匆匆挂了电话,仓皇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是那么不安。

  她苦笑一下,她想不喜不悲的,但是太难她做不到。把手上的啤酒喝完才发现有些醉了,果然酒不能参着喝。

  倒在床上睡了一会,秦一的电话就来了。

你在哪?他直截了当的问。

家里。

我在你家附近的酒吧,有兴趣喝两杯麽?

  她摇摇有些发昏的头,你等我一会。

  在酒吧看到秦一的时候,他正一杯杯的灌酒,见她来了,没有说话,而是给她满了两杯。

施宁,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笑?他问。

  深吸一口气把一杯啤酒喝完,她冲他摇摇头,他突然贴了上来,吻住她。

  她脑袋一片空白,就像初吻一样不知所措,而后他松开她,在她耳边说:怎么样,是不是心在碰碰跳?这是不是就是你要的,可是我想告诉你,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跟你在一起,就算她再差劲,在我眼里都是十全十美的,再十全十美的人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

  什么都不是?她现在做不出表情,只想抽自己两耳光,明明只是想呆在他身边看着他的,怎么就和他相处了几天那不跳的悸动又死灰复燃了吗?

  她勾起嘴角,手抚上他的脸,说得有些魅惑:你想太多了,我只是觉得你可怜。然后踮起脚尖吻上他的唇,松开,把桌上那杯酒喝完后,说:谢谢你的酒,少喝点,明天还要上班。

  施宁摇摇晃晃的走在路上,秦一也摇摇晃晃追了上来,两人一起摇摇晃晃的并肩走。

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打的。说完,胃里一阵翻涌,扶着电杆冲垃圾桶呕吐。

  不知道是不是她吐得太恶心,秦一脸色突然很扭曲,然后。。。。扶着电杆的另一边的吐了出来。

  吐完她拦了一辆的士,准备关门的时候秦一钻了进来。

朝阳小区。秦一说。

  司机嫌恶的看了他们一眼,还是老老实实把人送到地方。

我自己上去就行了,你直接回去吧。她说。

  秦一理都没理她,凭着超强的记忆力找到地方,她反而像外人一样跟着他,然后拿出钥匙开门。


Chapter05

我到了,你要进来休息一下还是直接回去?

  问这句话的时候施宁舌头险些打结,毕竟三更半夜对一个喝醉的男人问这种要不要进屋的问题,很是别扭,但是又不好把人直接打发走。

  他没有回答她,直接用行动表明了决定,大步走了进来,开始脱衣服,然后很自然的找到卫生间洗澡。

  她惊讶得微张了嘴,秦一喝醉了就是这样的麽她觉得可爱,然后昏昏沉沉的到另一间洗。

  换好睡衣后,她回到房里,他已经赤条条的躺在她的床上,难道他还有果睡的习惯?她笑出了声。

施宁,过来。他突然开口。

  她一靠近就被他拉到床上,翻身压下:你想做吗…”

  她呼吸一窒,摇摇头推开他,秦一有些不解:你不是喜欢我麽?

那就非要得到你吗,其实就算做了也得不到。

如果我想要呢?他的鼻子几乎和她的碰在一起,嘴唇轻触在她的唇上,而回答他的是她紧紧闭上的眼睛,睫毛因为紧张而颤抖,他第一次觉得这个女人很傻。

  然后放开她,往一边躺,有些疲惫的闭上眼,朦胧间听见她悉悉索索的声音,过了一会,他往床边一摸,是空的,她已经走了。

  头昏脑胀的施宁走到隔壁房,路过客厅的时候听见秦一的手机响了,她走过去时膝盖不小心撞到桌角,疼得龇牙咧嘴的,来电显示上写着:殷琪两个字。

  她接了起来,听见电话那头有哭的声音:秦一,你在哪?

  坏人就让她来做吧,她傻气一笑:秦一在我家,我是施宁。

  说完她也没听那头说了什么,径自挂了电话,保留着最后的神志到房间,一沾到枕头就不省人事。

  半夜秦一突然渴醒,这时候酒已经全醒了,摸索到厨房倒了水,准备再去睡一觉的时候看见客厅的桌子上已经堆了酒瓶,有红酒也有啤酒。

  难怪她才喝两杯就吐了,他记得以前同学会的时候她的酒量可不是这么差,原来在家已经喝了不少。

  他打开隔壁房的门,见施宁睡到地上去了,于情于理都该把她抱上软软的席梦思才对,他是这样想,也是这样做的。

  一碰到人的时候他就察觉到了不对,她的皮肤很烫,再摸摸额头已经很烫手了,他好歹是个医生,虽然是牙医,但是长期的工作经验早已把他锤炼成冷静的人。

施宁,施宁醒醒。他试图把她叫醒,她像没听到一样,于是他只好去找药。

  也许是对象问题,如果是殷琪的话他也许早就没有这种镇定了吧,他在心里腹诽。

  打开药箱后秦一有些疑惑,除了酒精和创可贴、纱布之类的必备品,她这里的药几乎都是关于发烧的。

  喂了药后,她还在沉沉的睡,秦一却睡不着了。施宁家很整齐明亮,简简单单的,他把人抱回房,打开电脑登了自己的号,进了殷琪的主页,最新动态是昨晚发表的一句话:爱我的我不要,我爱的对我不屑于顾。

  可不是麽,他笑。

  登号的时候发现有另外一个记住密码的帐号,难怪这几年都没看施宁的号上线,原来是换了,看,还是不看?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他选择无视,他不是不知道她对他的心思,有些东西还是不看的好。

  过了一个小时,他摸了摸她的额头,非但没有退烧的意思,反而越来越烫。

  用温度计试了一下,四十度多一点,他皱眉。

回复小说名即可阅读


↓↓↓这里就是阅读原文呐,点击查看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