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一笑你长大后,不要成为那些面目狰狞的人们

马图斯在十月2021-07-19 13:49:55


                    1

昨晚凌晨,我收到了给腾讯的退款。20块钱,是我三天前打赏给《罗一笑,你给我站住》那篇文章的。今天,这20块钱又回到了我的账户中。我见到它,一点也不开心。甚至想哭。罗一笑在ICU的状况自不必说,她的父亲罗尔经历了怎样的舆论风暴。本来,巨额的财富涌向他,今天,又全部散尽,留下他孤独地守着痛楚。而我是多么无能,连20元都不能为他送上。


其实,消息在111日就放出了来了,这是罗尔和刘侠风两人提议的,在与深圳民政局与腾讯沟通后,决定把两个账号所有的赞赏原路退回给网友。这笔钱共计262.69万元人民币。至此,从账面上说,罗尔门事件就归零了。但是,舆论还没有平息,指责他的网友还一波波地袭来,一些凶悍的言论依然在鞭打着这位可怜的父亲。


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件事,恐怕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整件事的大起大落,舆论的急剧反转,如同暴风骤雨。一天前,还是民众爱心泛滥,大家踊跃捐款;一天后,就是千夫所指,恨不得组织一场大批斗,将“骗子”之类的称呼直接扣到罗尔头上。民众的极端反应令人害怕,变脸之快也让人害怕。熊培云把它称为“一场海啸覆盖了另一场海啸”,而评论家李方则是认为,中年人罗尔经历了一场“奇幻漂流”,短短几天就被甩到命运的狂风暴雨中。相信每一人,对于这种力量都感到恐惧。这是不是一个提醒,我们的社会心态是否依然远未成熟?行事容易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我们在做善事的时候,大爱倾城,挡也挡不住。而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群起而攻之?在独立思考方面,是否我们仍有待提升。


                2

其实,当剧情反转之时,我就意识到了,罗尔是夸大了经济上的困境的。作为一个有三套房的人,他其实远没有到山穷水尽、一无所有的地步。昨天陈迪就说过了,他在诚信上是有问题的。在细节上,他经不起推敲,他的一些关键信息并没有及时地透露。


但是,我依然觉得,“没说真话”与“说假话”之间,还是很大的灰色空间的。他只是没有说出所有的真话,并不意味着他就是骗子。而且,我也可以理解一个很有可能失去女儿的父亲,是处在一个怎样的困境中,或者会胡思乱想各种最后状况。因此,我也理解在他的文章中,或许有些部分与现实有所出入。毕竟,白血病治疗起来是个无底洞,现在花多少不等于将来花多少。而且,贵的自费药有的是,多少钱都可能把它花光。我不知人们对中国医疗保障体系的乐观情绪,到底从何而来。


但是,有些网友,也包括一些大V,却是一种非黑即白的思维,认为他没有透露关键信息,就是有意诈捐,是“骗子”,是“无良文人”。舆论的反扑,就从他们开始,以特立独行来标榜自己的态度,将矛头对准了罗尔。在这件事上,不是说罗尔没有错,而是需要注意,他是一位绝望的父亲。他本身已经承受着巨大的痛楚,需要的是人们的鼓励和关爱。那种如汹涌如海啸的人身攻击、人格批判,要来也晚点来好不?如果最后,孩子死去,妻子身败名裂,罗尔最后自杀,这难道就是喷子期待的结果吗?对此,如此狰狞的社会舆论,我觉得对罗尔并不公平。


现在,保证孩子早日脱离险境,才是最重要的事。正如经济观察报评论员陶舜说,“为罗一笑好,才是真的好。


                   3

真相无疑非常重要,今天很多新闻媒体的介入,政府官员的介入、社会组织的介入,对罗尔一家及刘侠风的状况都做了调查。最后的结果,如我当初所料的一样,罗尔的经济状况并没有那么悲观,但是也不构成诈骗。这或许暗合了对人性的一种印象:人没有那么完美,但也没有那么不堪。人总是善恶并存,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罗尔对女儿的感情是那么真挚,让人看到了身上闪耀的光芒;但当他突然获得这么多打赏的时候,他又一时昏了头。


但凡有点阅历的人,都知道人性的局限:要挑毛病很容易,要发现闪光点很难,而且往往经不起推敲。站在道德高地上肆意评头论足,很容易,但只有自己经历过那种潦倒,才理解什么是宽容,什么是善。因此,我会选择原谅罗尔的一时贪婪,更愿意相信罗尔内心的良善。正如有一位读者所说,“我就是同情这个女孩子,我就是同情这个可怜的父亲,他们家有没有钱,有没撒谎,我一点都不关心。”正如法国哲学家阿尔伯特·加缪所说的,“尽管如此多灾多难,但我的高龄和灵魂的高贵让我相信一切皆善。”


我听深圳广电的同事孙浩元说,昨天夜里,腾讯把人们捐给罗尔的钱又重新打回各家账户,孙浩元收到退款后不甘心,又找了罗尔的一篇文章,想继续打赏,结果才20分钟,5万的限额又满了。这说明,很多人还是愿意将这份爱心继续送到罗氏父女那里的。相信依然有很多人,以自己的方式支持着罗尔的。而且,他们也很大度地原谅来了罗尔此前的失信。


                   4

因此,在这个问题上,我始终坚持的是价值判断。非要揪出罗尔这里不对那里不对,不是不行,而是意义不大。你不能苛求一个绝望父亲拿出一份像学术论文那样的捐款申报书。对于罗尔而言,更高的美德是诚信。而对于公众而言,更高的美德是宽容。对于罗尔的穷追猛打,那种语言暴力,我觉得可以到此为止了。那些仇富心态、对高房价的不满、对渣男的仇视等情绪,不必带到这个舆论场上来。群魔乱舞,在嘲笑着送上善心的人们。太可怕了。


在混乱的是非面前,我觉得,每个人都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选择哪一面,更多是个哲学问题。你非要盯着这件事折射出来的阴影,比如说罗尔提供的信息有诈,就会变得愤世嫉俗,觉得全部都是套路,全世界都是骗子。你若是向着光明,你就会把影子甩在身后,看到人们的爱,同情,善心。我觉得,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市民,应该把温暖传递下去,而不是让它变凉。


李方说,“让我们放过这个叫罗尔的小人物,他已经失去太多,他不应再失去更多。”我相信,在一个父亲的眼里,与孩子的健康相比,什么金钱房子都是粪土。我知道,罗尔还是ICU前等着孩子康复的父亲,还是在重病面前手足无措的父亲,他既软弱,又不得不坚强。所有的悲伤,他都只能独力承担。我能做的,就是为他说几句公道话,在风暴中为他撑起一把伞。


罗一笑如果长大了,你要记住,“一个真正的强者,不是看他摆平了多少人,而是要看他帮助了多少人,服务了多少人,凝聚了多少人,影响了多少人,成就了多少人。未来世界,一定不会属于一群面目狰狞的人,而是属于一群善良、共享、快乐、帮助别人、以诚相待、懂得感恩的人。

 

(今天,那几个大V都不谈此事了,转而聊聂树斌了。你们之前对罗尔的伤害,是不是也应有个道歉呢?另外,此文不开通打赏功能,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