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生活‖突然一窍不通了

黄啸的橙子林2021-07-09 06:44:19

本文“黄啸的橙子林”原创

(yelloworangeeva)



的右耳堵塞感是从去年开始的,人或站或走没,总之移动中什么问题。只要坐下来,会感觉一股气慢慢涌上来,把耳朵蒙住,堵得透不过气来,类似在飞机上高度快速下降时候,需要双手捏着鼻子鼓气才能松弛一点,但是很快又会堵上来,堵到担心脑袋炸掉。朋友困惑地说,你又不用耳朵喘气,怎么会耳朵堵到喘不过气来呢。人类七窍相通这么大事不知道啊?一窍不通也影响喘气,影响喘气肯定要治啊,至此走上了漫漫求医路。

 

拜朋友各种援手,深圳的几大医院的耳鼻喉专家都见了,耳压、听力、平衡……每个医院都测试一遍,甚至为排除咽喉长东西,咽喉镜都做过两次,基本没问题。这期间耳朵冲洗过N次,耳朵里面干干净净,没有什么障碍物,还是堵。开回来很多药,当时最爱读说明书的鸭子还没出国,她仔细看了那些药的说明书,得出结论,这些药应该是开给她这样的资深鼻炎患者的,虽然她并不打算吃,她不信药能治好鼻炎,对了,医生也基本把我当过敏性鼻炎在治疗。

 

这之后,在朋友医生的建议下,为了排查,还陆续做了心脏彩超、24小时动态心电图、全脑(包括脖子)核磁共振,除了老毛病颈椎病,也没查出什么来。去投奔几年就跑去求救一次的神内专家,大专家耐心地听我诉说我的经历,然后在纸上写了几个字:躯体行为障碍。我说这是啥啊,专家淡定地说,你上网查查吧。然后开药,特别说了句,这些药都是很普通的药,吃了就舒服了。我捕捉到了点异样,药还分普通和不普通的?回到家,研究那一包子药,除了一些作用是舒筋活血、舒缓精神,有病改之无病加勉药的确蛮普通的。还有一板艳粉色的小药片,显然是从成盒的药中取出来的一小板,上面贴着很小的药名不使劲看看不见:氟哌噻吨美利曲辛片。什么药这么金贵,只能开一小板。我上网查了下,哇塞,治疗忧郁症的!试着吃了一粒,居然感觉超级开心,我怕自己没事咯咯笑,不敢再吃。至于那个躯体行为障碍,查询结果也深深地刺痛了我:“患者常有一定程度寻求注意(表演性)的行为,并相信其疾病是躯体性的,需要进一步的检查,若患者不能说服医生接受这一点,便会愤愤不平,此时更易伴有寻求注意的行为。”对这样症状的病人,能不给开小粉药片提振一下吗?




 

这个过程我的耳朵的堵与日剧增,到了几乎需要站着写东西的程度,人的情绪开始受影响,因为自己知道,身体处在不对头的状态,一窍不通,那种干扰,很消磨人。然后感觉人生路要走慢慢地不太通畅起来,的确有些现实的低谷袭来,让我措手不及。这些年的 感慨,人的身体和情绪和运程的关联度,大到超过我们的想象。所有的一切,当身体出了问题的时候,都成为帮凶。

 

借到北京出差的机会,加入进京求医的队伍。八子的闺蜜在家大医院的耳鼻喉科,帮我挂了科里主任的号,可气的是当时破烂身体又感冒了,咳咳咳咳嗽得厉害,上呼吸道感染直捣气管甚至肺,有点干扰我的耳朵检查,医生不说,我都自己心虚,放着感冒不治,先治疑难杂症是应该这么个顺序吗。诉说了我讲述过无数遍的病情,又是听力、耳压、平衡、咽喉镜过了一遍,查出来中耳炎,医生说,这就是你耳朵堵的原因。这的确是我漫漫求医路上,第一次查出来点正经耳朵的毛病,但是我觉得即便真的是中耳炎,也是因为我耳朵与日俱堵,手会不由自主地抠耳朵,抠发炎的,是先有堵,后又炎,不是先有炎,后有堵的。但是在医生眼里,不管怎么样,你也应该先把中耳炎治了呀。北京医生开的药,几乎跟深圳医生一模一样,基本是针对鼻窦炎和过敏性鼻炎的,我说不是查出来是中耳炎吗,我应该没有鼻炎。医生说,这人体结构的堂课我要给你讲,就长了去了,总之就是要吃鼻炎的药。

 

从医院出来,我突然有点心灰意冷,打算就此中断求医问药之路,看看堵到哪一步,会不会爆炸。 我甚至开始怀疑,病都不是治好的,而是自己该好就好了,或者相反。因为治疗于身体,太瞎子摸象了。


后面的私货:


不过,人就是要食言而肥的,下了决心对疑难杂症不理不睬后,现在又踏上求医路了。因为耳朵堵,我就到处诉苦,涛儿推荐治好她的膝盖的医生给做推拿,可能这种来无影去无踪的病,讲究人体整体调理的中医有点办法,不像西医,给切割成脑袋脖子胸腔腹腔,一个科只管一截子,这截子不管那截子的事,碰到我这种疑难杂症,被当球一样各科踢来踢去。

这次综合中医调理一个疗程15天,基本就是剧痛版massage,每天被揉搓得疼半死,还第一次吓半死扎了针灸,耳朵虽然还堵,但是人好像通透了点,但是,耳朵还是堵,8个月了。



-end-


还有呀,我打算接受投稿,平时最好是有时效的娱评书评文化时评,周末题材不限,吃喝玩乐卖孩子都成,最好能跟我调性协调,气质互补一点,也就是说有用一点。目前没有稿费,发表的可以送本本人囤积旧书,如果不嫌弃的话。再就是原创赞赏也归作者,所以一定要原创哈。这个是投稿邮箱chengzi8616@126.com,请注明公号投稿。


“黄啸的橙子林”《今日头条》签约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