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罗一笑事件:鄙薄别人时,不要忘记垂头看看自己的本性

甜蜜的大枣2021-02-19 12:43:29


甜蜜的大枣512

再谈罗一笑事件:鄙薄别人时,不要忘记垂头看看自己的本性

           文/琴台         图片/来源于网络

 

 

01

 

昨天下午,我一直处于一种时刻准备战斗的状态。这种状态,过后想起来会觉得好笑,可当时当下,义愤填膺,慷慨激昂。

 

看过昨天推送文章的读者都知道了,我是和那些反对指责质疑罗尔先生的读者在不停辩论。

 

因为对于吃瓜群众的胡言乱语太过愤怒,昨天的午饭我都气得没有吃。

 

男双鱼先生见我这样,特别不理解:“这事儿和你有什么关系啊。”

 

这个事情,的确和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但我还是因为看到一些人真假不分的胡乱狂喷,愤怒不已。

 

很多读者为了说服我同意他们的站位和观点,不断给我发送各种链接和消息,有人甚至悄悄和我说:“姐,他自己都承认了,你就不用帮他证明什么了。”

 

看着这些私信,我深深感到一种君子和而不同的友好氛围,怒气稍微歇了一下。不过,对于这个事件,还是要继续自己的发声。

 

很多人给我推荐了凤凰卫视关于罗尔先生的采访视频。我去看了,反复看了N遍,也没发现为什么罗尔先生的答复会恶心到某些读者。

 

他的确有三套房子,深圳一套,东莞两套。深圳那套自住,东莞那两套没有房产证,目前租赁费差不多抵消房贷。他的确有一台车,2007年买的十余万元的代步车。罗一笑的治疗费用,初期走完医保后,自费不到三万元,也是事实。

 

但这说明了什么?

 

我再次重申一下,罗尔先生没有众筹,更没有募捐,他只是写文章记述了自己的家庭正遭遇的一切,然后,有热心读者发自本心的自愿打赏。

 

别人打赏,和罗尔先生是否有房产,没有任何关系。

 

 

02

 

罗尔先生再三说明,写《罗一笑,你给我站住》时,罗一笑进入重症监护室,一天治疗费最低一万元。这个时候,他感觉自己有点扛不住了。这才有了和小铜人的合作。

 

一个有房子的人,遇到事情的第一选择必须是卖房子吗?为什么大众会有那样奇怪的逻辑,一个人遇到灾难,就必须家破人亡才值得同情?

 

想了很久,我得出一个答案,但凡持这种站位的人,都是没有同理心的人,都是站在旁观者角度没有换位思考过的。

 

罗尔先生有房产,这房产不是偷来抢来的,是通过正当渠道靠自己的努力买下的。卖不卖房子是他的选择,赞赏不赞赏是你的选择,这都是当事人的权利。不想打赏,不会有人指责你不善良不仗义,同理,罗尔先生卖不卖房子,也轮不到吃瓜群众来指责跳脚。

 

一个人如何处理自己的困境,是个人的自主选择,吃瓜群众这么愤怒他不卖房子,有没有眼红人家有三套房子自己却居无定所的潜意识?

 

如果有可能,我倒想做一个调查。指责鄙视罗尔先生的群体,都是什么收入的阶层。会是有钱人吗?会是成功人士吗?结果恐怕不那么乐观。

 

一个比“我”富有的人居然得到了这么多的赞赏,“我”都穷成这样了怎么没人给“我”钱!

 

这是一部分吃瓜群众愤怒的真正根源。

 

这样的根源,压根没法摆上台面,所以,扯大旗拉虎皮,才会拿善良和爱心被欺骗说事儿。

 

这话或有偏激,可也是一部分反对者的真实写照。

 

 

03

 

支持罗尔先生的文章发出后,不出我所料,果然有人指责这是消费热点。得承认,的确有消费热点的作者在,但请不要侮辱我的人格,一个消费热点的人,不至于因为这个事气得午饭都不吃。

 

鲁迅先生说《红楼梦》——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你是怎样的人,就看见怎样的映照,我们评论他人,照出的从来都是自己的本相。

 

对于这样的人,不用解释,因为他永远只站在自己固定思维的模式中,压根听不见别人说什么。

 

更让人无语的是,很多人连最起码的来龙去脉都没了解,就迫不及待站队发声了。到现在为止,罗尔先生没有做过一次众筹,也没有募集过一次捐款。可是,看看文末的读者留言,依然有很多人闭着眼在叫嚣,有三套房子还众筹,这就是个人渣。

 

看着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留言,我好绝望,发出自己的声音就那么重要吗?如果真有这么重要,先了解一下事情的大概再开口好不好?

 

完全驴唇不对马嘴的愤怒,除了可笑和幼稚,还有什么?

 

 

04


有读者说,看完事关罗尔的报道,得出一个结论,这是一个混得不咋地的男人,但因为占有媒体资源,所以利用了这个资源。

 

罗尔利用媒体资源发声,这是事实,但这有错吗?

 

罗尔先生最早是一个保安,这些年辛辛苦苦自力更生艰苦奋斗,靠写作闯出一条道路,有了自己的发声渠道和平台,这是老天对于一个奋斗者的奖赏。他靠自己努力博得的渠道发声,有什么不可以?难道有了困难非得闲置个人发声渠道才正确?

 

罗一笑的治疗费,几天时间达到了270万,这个数字让很多人嗟叹,某某穷人众筹好久筹集了还不到一万元。

 

这样的事实和罗一笑得到的赞赏放到一起,亲爱的读者,您想说明什么?

 

在我看来,这种悬殊,很正常。我在无数文章中多次强调奋斗的意义,一个人要通过有尊严的奋斗收获成功,不仅为了名誉和光环,更为了有了困难后比不奋斗的人多救赎的渠道。

 

如果罗尔先生依然是个保安,女儿得了这样的病,他会面临怎样的现状?即便发动众筹,怕也会遭遇喊到声嘶力竭也凑不到一万元的悲催境遇。

 

他靠着个人努力逆袭成为现在的罗尔先生,获得众多助益,在我看来,一切都是他该得的。

 

如果奋斗者和随波逐流者一个待遇,谁还会去苦哈哈的夙兴夜寐的拼搏。

 

 

05

 

凤凰卫视采访视频的最后,有记者追问罗尔先生有关资产问题,他哽咽着说了一句话:“是,我现在还能吃上饭……”之后,愤然离席而去。

 

这一幕,看得我泪湿眼眶。罗尔先生的女儿病了,他现在还有房子住有车开有饭吃,这就有罪了吗?他写了一篇文章,被广泛转发引起了轰动,几天时间就有了270万的意外之财,这就有罪了吗?

 

所有跳脚蹦高咒骂指责罗尔先生的人,我就想问一句话:如果你是如罗尔一样的绝望父亲,你会有怎样的行为,你又能比罗尔先生高尚到哪里去?

 

所以,不要再扮演什么正义之师了,站在旁观者角度抱持道德高标去指责咒骂别人的人,只有自己沦落到深渊里才会明白今天的表现是多么愚蠢。

 

无论何时,如果想要发声,请不要忘记垂头看看自己的本性。

 

写作这篇文章时,窗外是万籁俱寂的深夜。画上文章最后一个句号,忽然想到远在南疆的罗尔先生。此刻的他,面对这样的苍茫黑夜,想起突如其来的这场暴风雨,内心又是怎样的苍茫和悲伤。对于一个铁骨铮铮的硬颈汉子来说,他爱惜自己的名节就如同鸟儿爱惜自己的羽毛。但现在,舆论漩涡之下,他说什么,压根没人听,即便听了,也会曲解,这种抓狂愤怒和绝望,是比肩罗一笑病情的另一座压在心上的大山。

 

如果能有倒退键,他一准不会做出合作小铜人的决定。可是,发生的已经发生了,如果必须要对罗尔先生说句什么,我觉得一位读者的留言更能代表我的心声:人在江湖,我们终究要学会承受。

 

我们终究要学会承受,无论好的坏的苦的甜的。只有在苦辣酸甜的五味人生中浸泡过腌渍过,灵魂才会被打磨出真正的质感。所以,一定要挺住,罗尔先生。


祝福罗尔先生,文芳女士。

 

祝福罗一笑小朋友。

 

作者简介

琴台,知名期刊写手,《读者》《意林》签约作家。

 

追热点,她独树一帜;写家常,她感人肺腑;说爱情,她令人动容;论世情,她犀利深刻;儿女情长,她笔游八荒、戳中泪点。

 

一笔写尽烟火人生。亲情、爱情、友情、世情信手拈来,特别适合有一定生活阅历的读者共鸣。

 

原创公众号:甜蜜的大枣

公号ID:tianmidedazao

 

个人微信:cangzhouqintai

 

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关注琴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