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润退出 年度万科大戏是结束还是新的开始?

中商视点2020-11-17 06:28:28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摘要

今天(1月13日)早间,万科第三大股东中国恒大在港交所公告称,无意进一步收购万科股份,对万科的投资将列帐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

随着监管层的强力介入,持续了一年多的万科股权争夺战再生变,究竟是结束还是新的开始?


今天(1月13日)早间,万科第三大股东中国恒大在港交所公告称,无意进一步收购万科股份,对万科的投资将列帐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

恒大似有退出之意,而根据官方公告和媒体此前的报道,万科前三大股东中,宝能系早已开始谋求退出方案,第二大股东华润正式宣布将所持万科股份悉数转给深圳地铁。

随着恒大表态,这场大戏的走向正按照深圳政府所期待的剧情进展中。

华润退出

1月12日晚间,万科发布公告称,深圳地铁集团(下称“深圳地铁”)与华润集团签订万科股份受让协议,深圳地铁拟受让华润集团所属华润股份有限公司、中润国内贸易有限公司所持有的万科A股股份168959.98万股,约占万科总股本的15.31%,每股交易价格为22.00元/股,转让总价为人民币371.7亿元。

这意味着万科股权之争向着解决的方向迈出了重要的第一步。万科曾希望以增发股份的方式引入深圳地铁,但相关方案最终因多方未达成共识而终止此次交易完成后,深圳地铁将持有万科15.31%股份,成为万科重要股东。而转让完成后,华润股份和中润贸易将不再持有公司股份。

由此,万科的前三大股东结构变为:宝能系持有万科股份25.40%;代表深圳国资的深圳地铁持有万科15.31%股份;恒大的持股比例为14.07%。持股25.40%的宝能仍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此外,安邦持股6.18%,万科事业合伙人持股4.14%,万科企业股中心持股3.66%。

对于上述转让,深圳地铁表示,将支持万科管理团队按照既定战略目标,实施运营和管理。作为国内房地产行业龙头企业,万科拥有优秀的管理团队,丰富的开发经验和扎实的发展基础,入股万科将有利于双方在发挥各自优势的同时,形成更加有效的战略协同。

值得注意的是,在万科第一大股东位置上坐了15年之久的华润曾是万科“坚定”的合作伙伴,双方出现裂痕源于万科管理层希望引入深圳地铁,而这将稀释原有股东的股份。华润与“野蛮人”宝能系站在了同一阵线反对万科重组案。

对于本次华润退出的原因,有消息人士称,国资委方面对华润在万科股权之争的不作为感到不满,华润的退出也是身不由己。

据财新报道,华润曾受到来自国资监管层面的压力,国务院国资委就此作出“央企不与地方争利”的明确表态,要求华润配合深圳市政府妥善解决问题。这或许是华润最终将股份出售的原因。

“不过,对于万科管理层来说,深铁替代华润成为万科第二大股东,绝对算得上重大利好,深铁背后的深圳市政府对于万科管理层一直是不予余力的支持。”有报道称。

不过,在深铁完成签约后,有评论人士表示,虽然目前深铁表态将支持万科管理团队按照既定战略目标,实施运营和管理。但由于深铁为此耗费了大量现金,加上公司也有多个地产项目,能否如万科管理层所预期的全面放手还是一个未知数。


图为2016年8月,恒大总裁夏海钧与郁亮在交谈

恒大博弈

除了抽身离开的华润,万科争夺战的另一重要角色——恒大的态度也逐渐明确。在今日公告称“万科的投资将列账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前,恒大已经多方表态不会成为万科控股股东。

2016年12月17日,恒大集团董事局副主席、总裁夏海钧表示,万科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企业,投资万科主要是看中万科的发展前景,“我们无意也不会成为万科的控股股东”。

而在同一日,据财新报道,中国恒大向深圳市委、市政府方面递交书面报告,宣称从大局出发,作出五点表态:“不再增持万科;不做万科控股股东;可将所持股份转让予深圳地铁;也愿遵照深圳市委、市政府安排,暂时持有万科股份;后续坚决听从市委、市政府统一部署,全力支持各种万科重组方案。”

为什么恒大愿意做出妥协?去年11月中旬《第一财经日报》提到过一则消息,其称,接近深圳市政府方的人士传出声音,恒大已与深圳市政府达成“桌底”协定,恒大增持万科并在股东大会上支持万科管理层,以此来交换深深房的壳资源。

从去年8月有消息传出开始,恒大陆续买入万科A,一直到去年年底,恒大已经持有万科14.07%的股权,总代价约为362.73亿元。

有地产人士分析称,目前深圳地铁已经进入万科,实际上已经实现了目的。对于恒大以及宝能而言,保持现在的持股水平,不太会出现增持以及大幅减持的可能性。该人士称,如果恒大突然一下子卖掉股权事情就变味了,涉嫌股权操控交易了,也不是股市正常的市场交易行为,纯粹变成了听从上层安排,对于万科而言也未必是好事。

宝能系怎么办?

早在万科宣布引入深铁重组预案终止之前,“宝能系”即已开始谋求退出方案。

媒体报道称,去年11月初,“宝能系”当时已提出退出万科方案。退出方案正在协商的过程中,姚振华在当时与万科集团董事局主席王石有过几次沟通。

其中一位消息人士称,“宝能系”在当时提出的一个退出方案包括,将所持有的万科股权全部转让,但提出的价格总额为1500亿元;当时万科管理层未对这一方案予以明确答复,亦暂未有明确受让方,双方正就此事进行沟通。

另一信源则称,当时“宝能系”同时亦在与中国恒大集团接触,以商讨将所持有股权转让给后者。

按照相关法规规定,宝能系作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其持股的锁定期为12个月,考虑到宝能最近一次购买是在2016年7月,其最早的退出时间也要等到2017年7月。

万科去年7月提交监管层的举报信中披露,宝能系4个持仓成本最高的资管计划在17.26元至18.22元之间。万科最近一次停牌前的股价报20.4元。

值得注意的是,华润的退出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并不意味着万科的股权之争已经结束。原因在于险资举牌上市公司的持有股权比例仍然很高。

该人士提到的险资即为宝能系旗下的前海人寿。自2015年7月第一次举牌万科后,宝能通过旗下的钜盛华及其一致行动人前海人寿一度通过万能险、资管计划、融资融券等方式增持万科股票至25.4%,目前已稳坐万科第一大股东的位置。

目前为止,事件当事人中仅有宝能尚未对这一事件作出表态。

消息人士则用了“局势复杂”这四个字来形容当前的万科股权之争。

链接:万科管理层赢了?

作为国内房地产行业老大的万科一直知道股权分散的弊端,管理层们也试图通过合伙人制度来悄悄加码自己站队的力量,不过他们却万万没有想到,资本的力量是如此凶猛,让万科管理层措手不及。

万科股权之争标志性事件应该从2015年8月26日说起,那一天宝能系通过大量买进万科股权,首次超越华润,成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当时宝能系与华润之间的持股比例仅差0.15%。此后华润试图通过两次增持来维护自己第一大股东地位,但是最终也未能与宝能系抗衡,直到现在,宝能系以25.4%的持股比例稳坐第一大股东宝座,持股比例比第二大股东多出了十个百分点。

宝能系的大举进入让万科管理层们惴惴不安,因为他们毕竟习惯了十多年来与第一大股东之间和平相处,大股东做财务投资,管理层掌握话语权。这一次,万科管理层无法准确把握宝能系的态度,是财务投资还是争夺话语权?在不确定中,万科管理层选择对抗,包括在公开场合表达不满、拉拢另一股东安邦,也有在私下试图通过增发,以引入深圳地铁集团来稳固自身的利益。

这场旷日持久且高潮迭起的股权之争直至今日终于有了明朗化的结局:华润彻底退出,万科管理层迎来了“好朋友”深圳地铁集团,多位业内人士认为,不论华润出于何种原因选择退出,对于万科而言至少换来了股权架构暂时性的稳定,万科管理层持股以及深圳地铁持股,再加上此前公开表态要和万科管理层站在一起的安邦,万科管理层的站队力量已经超过了宝能系。而在监管压顶之下,宝能系、恒大系的再度增持也受到了一定的限制。

不过,华润退出就意味着万科股权之争真的会以万科管理层的胜利而结束吗?也有分析人士表达了不同的观点。有不愿具名的行业人士认为,万科股权分散的特点仍然没有改变。深圳地铁想要掌握绝对的话语权则需要更大的股比,如要接盘其他股东手中的股权,深圳地铁则需要拿出更多的真金白银,这对于深圳地铁的资金能力又将是考验。该人士也进一步认为,商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深圳地铁是否会成为下一个“华润”,也是需要万科管理层所警惕的。


·END·
 

中商视点

随时随地了解商业热门资讯

您身边靠谱的新闻阅读

公众号:zgswcn_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