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记者“赶在路上”的沟坎

老记石敢当2020-11-15 14:49:01

这几天武汉面馆店主被斩首血案各媒体炒得火热。因为案情多次反转,各式媒体报道时内容的先后各有不同,于是有网评认为:新闻事实的生产能力严重不足,具有一锤定音的专业能力与公信力的新闻机构严重不足,问“还有多少记者赶在路上?”


恐怕很多一线记者看到这样的评论,感觉都会与我一样,非常无奈。记者“赶在路上”现在都有些什么样的沟沟坎坎呢?



        首先,我们必须承认这确实是事实。但是它有客观存在的时代背景,比如在新媒体生态下,新闻事实的披露已经不是一次性的了,类似武汉这样的一件重大事件,它必定是一天甚至是一时的多次性的。在后面的事实求证后,纠正前面的部分事实,是允许而且是合理的。比如先报道面馆店主被砍死,然后才是事件细节、冲突的原因。在冲突的原因上,由于警方才是最权威的,所以即使是专业记者,在前面现场采访分为直接目击者或周边群众两部分的情况下,得来的细节也极可能出现偏差,比如到底是为价钱还是面试发生口角,就会有不同的说法及版本,它们都不可能是权威说法,都存在被纠正的可能。至于是不是精神病,警方目前的结论也不是权威的。所以,有经验的记者惟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先下明确的结论,只将采访到的情况客观地报道出来。在这一点上,专业媒体肯定比自媒体要稳妥些。


    

        其次,新闻事实的生产环境也在改变。一方面,现在各地各部门对舆情应对这一块是越来越重视了,各地宣传部都组织了专门队伍收集、整理、采写,以积极处理各种舆情,尤其是事件性或所谓负面舆情,相当一些地方的反应速度也非常快(一个地方有几个十几个人24小时专门监控各类信息面,不快才怪),往往驻地记者还不知道或刚刚接到报料,当地舆情监控组织已经知道并反映上去了。另一方面,谁也不可否认的是,现在各地各部门对事件类新闻的管控也越来越花样翻新了,比如,他们都及时通报了,但通报有时只是发在当地官网上的,或发在当地论坛上,或只放在各地各部门的公众号里(现在几乎是单位都弄了一个网站、公众号),偶尔才会及时通过邮件电话跟媒体通报。记者每天面对浩如烟海般的信息个体,真的监控不过来的,于是,漏了就漏了,这其实就是使正规媒体失去了一个深入采访的机会。而在此同时,也给了自媒体机会,因为自媒体可能正好没漏,他们捡来综合一下就发,还弄些非常吸引人的标题,轻松就是10万+。最终事件还是捅出来了,但事实却不一定准确。而政府部门发布的信息总想着如何尽可能的简略,以达到遮掩的目的,很自然的,这样的通报最终还是敌不过网上乱传的版本影响力。举个例子,论坛上有人发贴说某地某厂发生一个员工反锁在洗手间死了,都发臭了才被发现。当地警方通报只说“警方接报某地有员工反锁在洗手间可能出事,警方快速调度警力到达现场,发现该员工已经死亡,目前没有发现他杀情况,相关情况有待进一步调查”。这肯定达不到人们的信息需求。疑问太多了!可是,你就是得不到详细通报,你还不好介入采访!所以记者们都笑现在的情况通报是事实只有一句话,却列很多领导对案件如何重视。



        第三,正因为上述所说的新闻事实生产环境的改变,不少记者也变懒了。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电脑,看看看看------包括看各种自媒体。有些自媒体的内容比较合适,就打打电话核对一下,有的甚至看着没啥问题,连电话也懒得打了,现场更不可能去了,转抄一下了事。最便宜省事的还有跑线的通稿。



        第四,在新闻单位内部,由于经营滑坡、效益下降,员工的待遇及采访成本管控都发生了很大变化。比如,以前采访费用基本上是全部实报实销,现在则变成了交通费定额补贴。这定额各有差别,但肯定不多,每月800元、1000元,出去二三趟就完了,而且如果发不了稿还意味着要做亏本生意。这八百或一千的定额还作为收入打进工资卡里,导致缴交个税都受影响。接到个报料,记者们首先要弄清楚这事能做多大,去一趟会不会亏。举个例子,2000年的时候我在深圳,有一天偶尔听一个香港同行说他正在去机场的路上,要到洛阳采访一个火灾,我马上意识到香港记者都赶飞机前往的必定是出大事了,立即跟总部领导汇报,领导一听就叫我即刻派出记者乘机急赴洛阳,最终抢在全国媒体最前面报道了洛阳商厦大火事件。现在,还有这样的处理速度吗?难了。报社领导也要首先弄清楚是不是值得去,和去一趟的成本。



        第五,新闻单位内部的考核机制越来越完善,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条数和字数,当然还有好稿数。它关系着采编人员的工资收入及升职,凭稿核算,无可厚非。但是,记者的工作绝不是单纯的数量可以衡量的。有时一条稿轻松半天搞掂,有时一条稿前前后后操作半个月也没成品,有些深度调查稿很可能半年还没有弄出来。而在利益面前,谁都可能是先取近利。有不少单位当然也都给予特别好的稿重奖的机制,但一线记者基本上都要日常报题,即天天都要有东西出来。这与重点经营当然是一个矛盾。


或许各单位情况各有不同,还有更多无法言说的沟沟坎坎,比如一线采访记者的收入已经是仅能养家糊口,记者职业已经不再令人羡慕,等等。但有一点是共通的,那就是虽然评论说不少记者“已经失去了以披露真相为最高职业理想的雄心”,但还是有相当一部分记者仍然在坚持着自己的理想,奔跑在路上,只是有这“雄心”的人已经越来越孤独。

版权、报料、合作联系微信号:qzy36924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