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故事大把,为什么罗一笑事件会搞这么大?

然而生活2020-08-12 08:37:44

1


11月29号一大早,看见一个深圳晚报相熟的朋友在朋友圈转发了她报社的报道,提及了罗一笑父亲罗尔写的《罗一笑,你给我站住!》这篇文章,同时附了深圳市关爱基金会的捐助账号。

 

读后潸然泪下,虽然与罗尔素不相识,但或许是曾经的同行,更因同为人父母,更是感受身受,立刻决定向基金会的账号转账。

 

因为要填一堆资料,转了两次才成功。事后我还向这位朋友建议,下次可以通过腾讯公益来做,更便捷。




 

到了中午,几个群里开始讨论这件事,好像事情已经发酵到了不可控的地步,各种“带血营销”、“剧情反转”、“罗尔打脸”的言论四起。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还有小铜人按转发量捐款的事,还有罗尔自己公号被打赏打爆了的事。

 

2

 

说实话,我并不是爱心泛滥的圣母玛利亚,更不是富可敌国已然到了人生另一境界的扎克伯格,而是一个还着房贷车贷的普通人。

 

在目光可及的朋友圈内,很多转发的求助信息我都没有行动,因为不知真假。

 

但是罗一笑的事让我掉泪了。

 

好吧,我承认我被父亲罗尔的文字感动了,还有一点就是,熟悉的朋友转发,深圳晚报刊发,捐助给慈善基金会而不是某个人账户,这增加了事情的真实性。

 

如果我看到的是小铜人公司的召集,会不会转发和捐助?不好说。

 


3


从下午到晚上,几乎所有的微信群都在讨论这件事,朋友圈的各种转发更是刷屏了。

 

论点基本分为三类:一是说看你们这帮智商需要充值的傻子,某公司和某人就是个大骗子,爱心被消费了吧;二是说我就爱捐,背景有可能是假的,爱心是真的就好了;三是腰板挺直的中立派,指着这边说你不对啊,指着那边说你也有问题啊。

 

这件事情如果不是有营销成分掺杂,其实就是一个简单的募捐,坏就坏在由一个名声并不太好的P2P公司来操办上。


罗尔也对南都记者说了,事情的起因就是好友小铜人的董事长刘侠风想给他钱,但他不会直接要,所以双方找了个都能接受的方式。

 


只是可能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事搞大了,而且搞这么大,。

 

4


,也抛开罗尔到底有没有钱、需不需要社会捐助这些事,我想弄明白的是,因病求助的故事大把,为什么单这件事会发酵成这样?

 

本来,捐不捐款纯属个人意愿,捐款并不会显得高尚,不捐也不会显得卑劣,还有更多更多的人,是在捐和不捐的纠结中挣扎。

 

但是,社会道德约定俗成了慈善行为是值得被推崇的,免费随手转发又将做慈善的门槛降到了最低,大多数人是觉得力所能及何乐而不为的,所以过往寥寥的捐助,在只是动动手指的低门槛下,变成了山呼海啸的爱心。

 

从心理学角度看,做慈善的人会从中得到快乐和精神满足,其实“利他”的本质也是为了“利已”。那么在没有“穿帮”之前,面对这件事,没有捐款和转发的人,会不会有隐隐的不安呢?

 

罗尔的故事打动了无数人(好内容产生了价值,自媒体打赏模式和转发捐赠模式一炮而红),所以捐助的规模越来越大。

 

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当越来越多的人参与一件事,那么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自己没有参与这件事,这些人就会被自动划分到另一阵营,产生无形的压力和负罪感。


简单说,捐助者越多,被道德绑架者就越多。


这种压力,我也曾体会。

 

所以当事情的幕后隐情被揭露一角的时候,更多另一阵营的和在观望的人终于有机会卸下这个负担,奔走相告说幸亏老子没捐。激进者还会帮忙多撕几把,直到稀烂。

 

终于发酵到不可控的地步。

 

5


回到这件事本身,我给罗一笑捐款的动念很简单:一是孩子生病是事实,二是那一刻我的心想捐。


至于现在有没有被欺骗的感觉,我想以目前网络上获悉的信息,还不足以武断地下定论。

 

跟这件事到底营销的水分有多大相比,我更关心还在ICU的孩子的病情。假如孩子幸运地挺过来了,还有后续治疗,如果是需要骨髓移植或造血干细胞移植的病种,花费会更大。

 

最后,罗尔和小铜人做这件事到底真相如何,自然有一天会水落石出,怎样处置也有相关部门介入。

 

但如果因为这件事,越来越多的人连一闪念的善意都不愿再动了,那才是最大的悲哀。


第1000001次求转发

 

然而生活

微信:however-life

小歪,前媒体老司机、资深营销小咖、文创园区负责人。酷爱文字+旅行,志在成为生活体验师+,做个有趣的人。

长按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