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首席记者心中的“职业底线”

皖媒策翻天2020-10-21 08:28:03

新闻采访是一项看似简单实则繁杂的工作。新闻记者采访质量的高低、掌握信息的多寡,将直接决定新闻报道水平的高低。尽管不同记者的采访技巧和方式各有不同,但在采访中必须遵循基本的原则与规范,坚守职业底线,确保新闻的真实性、准确性。

新闻记者在采访中应以准确性为工作核心,以独立性为基本操守,以平衡性为伦理底线,以坚韧性为职业标杆,以合法性为基本底线,创造性地开展工作,为后期的新闻写作提供准确、详尽、有效的素材。

新闻采访,是新闻报道的起点,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条线索,记者采访质量的高低、掌握信息的多寡,将直接决定新闻报道的水平高低。因而,在新闻实践操作中,对于新闻采访的要求一向要求甚严,容不得丝毫差错,否则就有可能影响到后期新闻报道的生产,甚至可能会给所在媒体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出现“底线沦陷”的尴尬局面。

以美国《》“水门事件”为例,尽管这一报道为记者鲍勃·伍德沃德卡尔·伯恩斯坦赢得了极大的职业声誉,但鲜为人知的是,由于两人采访过程中一个偶然的失误,差点让《》陷入声誉破产的境地之中:在确认支配秘密行贿基金五人名单时,弄错了一个人名,立即被对手抓住大做文章,。

由此可见,无论一篇新闻价值多么重大,任何一点失误,都可能导致全面翻盘。因此,新闻采访必须在一定的原则和规范约束下,才能顺利进行。一般说来,尽管不同的记者会采用不同的技巧进行采访,但新闻采访的基本原则和规范是大致相同的,这就是媒体所应坚守的“职业底线”。这里,结合具体的新闻实践,笔者重点从五个层面谈谈思考:

一、新闻采访应以准确性为工作核心。

新闻采访的目的是获取新闻信息,而居于采访过程中所有工作之上的应是准确地获取新闻信息。准确性是新闻采访工作的核心。

在未深入采访前,很多事情看起来都是千头万绪、似是而非的,各种信息交杂在一起,令人真假难辨。新闻采访就是要深入新闻现场,与新闻源面对面,认真核实验证新闻的基本要素,准确捕获新闻的核心事实。

在此基础上,通过不断追问、认真思考、敏锐观察、谨慎比对等手段,仔细核实与新闻相关的每一个细节,包括每一个数据、每一句对话、每一份证据,确保新闻信息的准确性。严格来说,通过采访所掌握的所有信息最终的指向应该是一致的,不能存在明显的冲突或矛盾之处,否则就应该继续完善采访。

影响准确性的一个致命陷阱是夸大。正如《路透社新闻手册》所说,“夸大和耸人听闻的手法对于记者来说是有诱惑力的,歪曲事实或者误导读者、观众,使他们获得错误的印象是有潜在害处的。”无论是采访先进人物的事迹,还是报道灾害的情况,都要实事求是、有一说一,不能一味夸大成绩、后果。2006年12月23日,《农民日报》刊发通讯报道《为百姓办实事是人生最大的快乐──记湖北省沙洋县书记黄爱国》,将这位县委书记写得过于完美,使表扬变成了吹捧,引发群众不满和质疑。黄爱国本人亦觉不妥,后下令县委办在全县范围内收回这天的报纸。

影响准确性的另一个致命陷阱是掩饰。对于某一个新闻,记者可能会掌握大量的相关信息,而部分信息可能会影响到新闻报道的效果,为此一些记者可能会采取隐匿、掩饰的手法,不把这部分信息写进新闻报道中。或许这对新闻事实本身不产生太大影响,但对却极大伤害了新闻的准确性,是极为愚蠢的做法。

一旦采访中出现失误,要保持坦诚的态度,并能迅速、明确地通过补充采访,纠正明显出现的错误。

二、新闻采访应以独立性为基本操守。

在欧美国家,媒体被称为“第四种权力”,意指是独立于立法、行政、司法这三种权力之外一种的社会力量。由此可见,独立性是新闻记者与生俱来的职业属性。

媒体独立性来自于记者的独立性。受众之所以信任媒体的新闻报道,更多是出于对于记者独立性的信任。受众会天然地认为,新闻记者能够站在客观、中立、公正的立场,毫无偏见地报道每一个新闻事实。

新闻记者的采访不应该带有任何的私利或者偏向。在决定对某一新闻进行采访后,记者可能会得到某一方新闻当事人经费、交通、食宿等待遇的提供,一般来说,新闻记者的标准立场应该是自行付费,并独立地进行采访形成和内容的安排,而不受到任何一方新闻当事人的影响。

倘若不接受某一方新闻当事人的协助,便不能获取新闻的关键性信息,比如在地震灾害时期跟随援助组织到现场进行采访、在某大公司董事长的私人飞机上进行私人专访,那么在获取媒体上级许可的情况下,可以接受协助。但新闻记者要时刻牢记独立性的原则,并尽量在后续采访中,通过其他途径验证核实所采访的新闻内容,确保新闻信息的完整与平衡。

新闻记者不应接受采访对象提供的礼品或礼金,更不应为了谋取私利而利用进行新闻报道为条件,与采访对象进行利益交换。

新闻记者的采访行为是职务行为。一般说来,在未经媒体许可的情况下,新闻记者不应参与组团式采访。

三、新闻采访应以平衡性为伦理底线。

客观、中立、公正,是新闻专业主义对于新闻采访的基本规范。无论身处何等采访情境之中,无论面对的是天使还是魔鬼,新闻记者都应保持理性的态度,不站在新闻事件、冲突或者纷争的任何一方,而是完全中立地进行采访,平衡报道各方的情况,而不只是某一方的情况。

实现客观、中立、公正的途径是多方核实。新闻记者在采访时,应尽可能多地采访新闻信息相关各方,尤其是相对独立的第三方,从不同层面验证新闻信息的完整性、准确性。比如采访一起车祸,除了必须要完成对肇事者、受害者的采访之外,还应该采访目击者、抢救者以及交警等。

西方新闻传播学有一条规则,叫“三角定位法”,即新闻报道必须经过与所报道的事件或人物无关的、独立的、两个以上的来源证实,才能被认为“大致准确” ,才能在新闻写作中引用。这条规则可广泛应用于新闻采访。

要做到新闻报道的中立、平衡,新闻记者还应在新闻采访中尽量杜绝主观情绪的带入,否则就有可能会影响到新闻报道的客观性、平衡性。2011年10月22日晚上,深圳联防队员杨喜利手持钢管、警棍闯进王娟(化名)的家中,一通乱砸后,对她进行长达一个小时的毒打和强奸。她的丈夫杨武(化名)则躲在几米外,不敢做声,眼睁睁看着妻子遭此横祸,一个小时后才悄悄报警。《南方都市报》在报道“深圳联防队员强奸案”时,记者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怒指责杨武:“你太懦弱了!”事实虽然没有出入,但新闻记者的主观情绪带入显然有违新闻报道客观、公正、中立、理性的原则。

四、新闻采访应以坚韧性为职业标杆。

在很多人看来,新闻记者是“无冕之王“,在采访中自然会顺风顺水,一路畅通。事实上,由于新闻当事人出于自我保护、利益维护、形象维护、隐私保护等种种因素的考虑,往往会拒绝新闻记者的采访。

拒绝新闻记者的采访,是新闻当事人的基本权利。但对于新闻记者来说,若是遇到一条具有重大价值的新闻,在遭到核心当事人的拒绝后,不应轻易放弃,而应该通过合理的途径、合适的方法,获取新闻当事人的信任,或者是从其他渠道验证获取这一新闻信息。

,政界、娱乐界等的热点人物总是会受到媒体记者的“包围”。但这些人出于各种考虑,往往采取低调的策略,不愿意轻易接受记者的采访。为此,很多媒体的记者便采取“围追堵截”的方式,逮住一切记者,追问热点问题,有的采访甚至是在这些人上厕所途中完成的。这种采访方式是否合适尚可商榷,但新闻记者孜孜不倦采访新闻的精神,却值得肯定。

当然,若能采取更合适的方式进行采访,往往也会获得意想不到的突破机会。1998年底正值亚洲金融风暴期间,。凤凰卫视记者吴小莉随行采访。会议最后一天,,由于人太多,吴小莉实在挤不到前面,突然急中生智,就在远处高高地举起一张10元人民币,大声问道:,我手上这张10元人民币明年还能值10元吗?,大声说了一句:Of Course(当然)!接着转身过来简述了有关人民币不贬值的问题。

新闻记者需要的就是这种不放弃任何一个可能的韧劲,不畏惧任何一种危险的闯劲,才有可能获取独家的信息,成就自己的职业生命。

五、新闻采访应以合法性为基本底线。

对于新闻记者而言,几乎每天都会遇到新闻与伦理的冲突与考量。任何时候,新闻记者都必须记住一点:新闻记者首先是一个正常的社会人,然后才是作为职业角色的新闻人。

尊重采访对象,应是是新闻采访的第一前提。一个记者,不懂得尊重采访对象,不懂得体谅当事人的内心,就有可能会出于道德或者正义的目的,做出伤害采访对象乃至社会公众的举动。央视记者柴静在采访因家暴事件受到关注的李阳妻子之前,曾准备了很多问题,但之后她却合上了采访本,“我现在不思考了,我试着去感受一下她的创痛”。这种尝试帮助柴静顺利打开了采访对象“积郁已久”的内心世界。

如果媒体记者在介入此类报道时,都能像柴静这样从内心意识到对于当事人的尊重高于一切,学会用自己的心去体谅受害者的心,尽量克制情绪化、娱乐化语言的运用,不去无限度地展现受害人受害的过程,避免“二次伤害”。或许,报道才有可能达到理性、平和与深刻。这在性伤害、家庭暴力、未成年人受害等事件的采访中尤其值得注意。

同时,新闻记者在采访中必须严格遵守所在国家、区域的各项法律、法规和行为准则。新闻记者所获取的文件、文档、录音、录像、数据等,都应该是通过正当合法的途径取得的。对于涉密资料,一般不予采纳。

新闻采访是一项看起来看简单但操作起来异常繁难的工作,具有极强的原则性和规范性。职业规范问题,历来为新闻学者和新闻从业者所关注,比如2008年4月公布的《路透社新闻手册》,就明确了关于新闻采访的十条绝对原则:1、永远神圣坚守报道的准确性;2、永远坦诚地纠正错误;3、永远为远离偏见保持中立而奋斗;4、永远向上级坦白工作与私人之间产生的利益冲突;5、永远尊重隐私信息;6、永远保护新闻的提供者免受权力的伤害;7、永远防止私人观点影响报道;8、决不捏造和剽窃;9、决不对图片或者视频进行质量调整之外的改动;10、决不为报道行贿也不接受贿赂。

笔者认为,《路透社新闻手册》的这十条绝对原则,可以作为日常新闻采访的指导性原则。但在具体的新闻实践中,新闻记者还需要各自发挥所长,尽其所能,在遵循基本底线的前提下,创造性地开展采访工作,为新闻实践书写更多精彩的样本和案例。

章玉政,1978年3月出生。高级记者。新安晚报首席记者。现任新安晚报编委、采访中心主任。安徽大学兼职硕士生导师,皖江文化研究会合肥分会会长。先后在《新华文摘》《新闻界》《南方传媒研究》等发表学术论文10余篇,出版个人专著《狂人刘文典:远去的国学大师及其时代》《刘文典年谱》《光荣与梦想:中国公学往事》等。

作者授权“皖媒策翻天”独家首发。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及文章来源。

回复作者姓名,可获取作者往日精彩文章,如“章玉政”、“吴国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