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振华代价方程式

攸克地产2021-07-20 15:31:07

似乎是在一夜之间,姚振华先生手中的万科股权,失去了两个重要的潜在买家。当然,对于这样的局面,姚先生应该比局外人更早获知,并有所感悟。


1月12日晚间,万科A公告载明,华润及其下属子公司筹划将所持有万科全部股权转让于深圳地铁集团。


1月13日,万科前三大股东纷纷表态。早间,中国恒大公告称,无意进一步收购万科股份。晚间,深圳地铁表示,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内进一步增持万科股份的可能性。


13日晚间,宝能也发布声明称,欢迎深圳地铁集团投资万科,宝能作为财务投资者,支持万科健康稳定的发展。宝能系已将半年前的“战略财务投资人”角色,悄然改为“财务投资者”。


摩根大通曾发布一份研报,认为姚振华实际控制的宝能系持有万科股权所耗费的资金约为451亿元人民币。要找到能够接盘其万科股份的交易对手,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必须满足两个条件,第一,与万科有关;第二,掏得起钱。


1月12日以前,满足这两个条件的,理论上有三个交易对手,华润、恒大和深圳地铁。华润是曾经的万科第一大股东,宝能压境之后曾在相当长时间内采用了绥靖政策,但又对控制权念念不忘;恒大先是在二级市场抢筹,后又以大宗溢价交易的方式,买入股票。深圳地铁此前是万科重组方。


有三个潜在买家的日子无论怎样都是幸福的,即便是理论上的潜在买家。一时间,在外界看来,姚振华先生进退皆可。然而,世易时移,如今,惟一理论上的交易对手,只剩下深圳地铁一家。这样,宝能系名下万科股份交易的主动权,实际上已经旁落。


万科新一届董事会将在2017年3月左右选举产生,宝能确实可以选择进入董事会获得席位。然而,1月12日深铁接手华润股权后,虽然只是第二大股东,但再加上万科管理层将在董事会占据的席位,宝能根本无法控制董事会通过对自己有利的方案。


据财新报道称,恒大已于12月17日向深圳市政府作出五点书面表态,愿将所持股份悉数转予深圳地铁。值得提醒的是,关于这一点,无论是恒大还是深铁,在13日的声明(公告)里,均故意选择性忽视,更未否认。


在当前的局势下,深圳地铁是否一定要接手姚振华手中的股权,从技术层面上,已经变得不重要。撇开宝能和恒大的股份,深圳地铁(联手万科管理层及其盟友)仍可在未来新一届的董事会占有足够的话语权。这对于宝能来说,是个非常不好的消息。筹码的折价显而易见。


除非,姚振华先生能够接受大幅折让的价格。毕竟对于非国有企业而言,没有“折价不低于90%”的硬性规定。如是,我们或许能够见证一场世纪大甩卖。


宝能系持有万科的股权中,9.95%的股权是由资管计划持有,总计持有1,097,840,107 股。各位一定要知晓,所有资管计划都是有存续期时限的,也就是到期需要兑付。在这些资管计划当中,除了极少数的存续期为3年之外,剩余的存续期全部为两年。具体可见下表:



而上述资管计划的设立时点,如下这张表格一目了然:



看清上述情况,即可知晓,除了西部利得宝禄1 号和西部利得金裕1 号之外,其余资管计划的存续期终点,多数应在2017年11-12月间。此时,资管计划需要兑付,作为劣后方的宝能系,需要支付这笔资金。


据测算,宝能系持有万科平均成本不到17块,离目前万科股价还有20%的涨幅。但这只是浮盈而已。宝能系所持股票解禁期到来之前,万科股价尚不确定。因此,支付上述资管计划的资金是个问题。


当前,前海人寿的万能险业务已被暂停,并且被暂时限制申报、上线新产品,毫无疑问这将对前海人寿的资金来源造成一定影响。


2017年11月-12月上述资管计划存续期终点集中到来前,宝能系必将有所作为。相信姚振华先生不会坐以待缚。


1月12日晚间,万科一位高管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写到,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也许1月12-13日发生的一切,是高潮前的揭幕战。


此处还要补充一句,诸君不要忽略刘士余主席“土豪妖精害人精”那段讲话的最后一句——如果你要挑战刑法,等待你的将是监狱的大门。一个高级别的技术官僚,如此表达方式,其背后的含义,你我心知肚明。


万科控制权大战超出王石胜败的真正意义在于,将经历飞速发展与变化之后的金融风险点,明白无误地暴露在监管层面前,从而推动整个监管制度的进步。而金融监管制度的进步与完善,则有赖于一个个案例的处置。


因此,在抛出土豪、妖精、害人精的言论之后,监管层已经启动了围绕保险资金来源合法性的调查,这些调查,如今仍在继续。若要完善现行金融监管政策,消除潜在的风险点,按照过往惯例,有关方面必然要发起对违法违规案例的调查,并将案例昭示于众,对企图以儆效尤者,形成足够的震慑,以彰显监管决心。


也许,万科控制权大战真正的“最高潮”,应该是违法违规者遭到法律惩处、法规清算之日。

—原创文章 未经授权 谢绝转载 欢迎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