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茴说:

微观流年2021-07-19 15:41:38




文 / 周俊


  一觉醒来,窗外一片雾霾笼罩,天边还印着一丝晚霞,偶尔从楼下那座厂房传来汪星人的叫声,似乎今年的深圳又要过一个暖冬了,感受不到一丝的寒冷,永远都是灯火通明,华灯初上,当傍晚万家灯火的时候,你们又正在做着什么呢?


  沿习着以往的习惯,打开有声电台,随手点开一篇,听了起来。


  她说她不曾有过别人青春里发生过的轰轰烈烈的故事,我想我也是,就算有,也是不为人知的。方茴说:“我们都以为长大以后就能真正的永远相伴,于是不惜一切的拼命成长,但是当真的长到了足以告别青春时,才发现原来长大只会让我们分离”2014年12月12日,伴随着匆匆那年的上映,多少70后80后想起了那时候属于他们的匆匆那年。有人说故事里的陈寻不值得可怜,谁让他用情不专,也有人说陈寻他只是年少无知,不懂得感情,结果只是爱的仓促,散的无稽。




  有时候,特别是在闲暇的时候,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小心思,像个孩子一样喜怒无常,在外人面前总是强大到什么都不怕,可是一旦有了一个依靠,就立马化身为一个年少无知、任性放肆的孩子,很怪,但也不怪;很神经,但也并不神经。


  我记得二十一岁那年,正处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再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有时候我开始害怕衰老,我怕我有一天再也不能像少年一样意气风发,我再也不能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嬉笑怒骂的像个屌丝。可是现在我只想要,当我不再那么年轻活泼,被生活打磨干净棱角的时候,我选择的她能站在我的背后,和我一起。




  我的梦中也时常出现那么一个路口,左边是穿越人海,去相拥相爱,右边是安安分分,继续在人海中守望;往左边探了一脑袋,你笑着看着我,朝着我招手,我一脸的茫然和不知所措,手心里的汗,突然一下子,就更多了。随后又朝右边看了看,是层层迷雾,它代表着希望,也预示着错过。后来我明白了,其实我看的并不远,只是希望简简单单的抓住身边能够抓的住的东西,然后平淡的保持下去...


  过往就是一只自言自语的鱼,“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