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么努力,为什么还是这么穷?

菜鸟理财2020-07-31 16:16:51


最近的热点是顺丰,王卫火了。

 

2月24日上市后,顺丰以连续涨停的方式高调刷屏,市场对顺丰给出了将近71倍的估值。

 

创始人王卫的财富超过马化腾,直逼马云和王健林,又一个故事开始成为媒体吹捧的神话。

 

我承认顺丰还是一家踏实做事的企业,我也经常用顺丰寄快递。


但要知道,腾讯和阿里的市盈率才不到50倍,谷歌和苹果更是在30倍之内。

 

不过中国A股市场就是这么荒诞,炒股的人都知道。

 

很多垃圾股都能有非常高的估值,顺丰这种国内物流行业的龙头老大上市,市场更有理由让估值更荒诞。

 

荒诞背后,这就是泡沫,过去30年来屡见不鲜。

 

这些年,中国经济的腾飞带来的泡沫,让多少的屌丝赚得人生第一桶金,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之后,跻身财富龙虎榜。

 

我把赚钱这事情,分为两种:辛苦钱和泡沫钱。

 

辛苦钱是社会的平均利润,这就是为什么普通工薪阶层辛辛苦苦一辈子,还是逃脱不了屌丝的圈层。


泡沫钱,才能让你真正赚到大钱。

 

就像顺丰这样的企业,如果它不上市,这家企业的股东能获得的就是分红,属于企业的利润,实打实的东西。

 

但现在顺丰被资本盯上了,并且上市之后这只股票开始泡沫化,王卫可以因此身家扶摇直上。

 

顺丰还是顺丰,企业本身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变化的是投资人对这只股票的预期。


这种预期之下,产生股权差价,泡沫逐步产生并且壮大。

 

泡沫,让一只股票的股价远超它实际上的价值,价格发生巨变,大钱就是这么赚来的。

 

现在,你能明白为什么中国有那么多股民吗?


因为大家都想赚大钱,靠着泡沫,而不是真实价值。

 

这不是一个鼓励劳动创造价值的社会,也不是一个相信劳动致富的时代。

 

这是一个勤能致富变成伪命题的时代,老祖宗那一套在这个年头似乎已经失灵,人们只接受疯狂。

 

是的,疯狂堆积泡沫,人们不怕不疯狂,只怕你不够疯狂。

 

我想起了当年刚毕业时,怀揣新闻理想,当了一名经济记者。


在报社见习期那会,我一个月只有固定工资1000元。

 

转正之初,由于能力和经验问题,我还无法源源不断获得选题写成稿件刊登。


所以我每个月的稿费不多,大概四五千块。

 

但这种通过自己的劳动创造的财富,让我心满意足。


某天,我近亲打电话对我这个所谓名校毕业的学生表示了关心,问起我的工资。

 

我现在还记得他听到我工资时的语气:“才四五千……”


当时我对他的反应非常纳闷,隔着电话我都能猜想出他的脸部表情。

 

我心里想的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拿四五千是很正常的。


报社的工资起点高一些,如果是其他行业,可能还没有呢。

 

况且,在工作半年之后,我每个月可以拿到七八千的工资了。


所以,不谙世事的我实在不懂亲戚为何一脸不屑。

 

但现在我懂了。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就像疟疾一样蔓延全球,中国楼市股市是跌得梨花带雨。


在市场的一片恐慌中,政府动手了。

 

中国开始实施了强力的经济刺激计划,4万亿的政策出台。


深圳楼市在2009年一季度探底,并在2009年全年涨幅30%。

 

我的这位亲戚,靠着深圳的地理优势和改革红利,用进出口贸易赚得了第一桶金。


但真正让他财富剧增的是深圳的楼市。

 

2009年,他在深圳楼市探底之后抄底。


此后两年,政府调控,市场重归平静,有小幅回调但已经远超2009年那个时候。

 

不过,2012年上半年开始,深圳楼市又启动了涨势,我的亲戚又出手了。


到了2015年的下半年,他又出手了。

 

这年头,一个习惯了赚快钱赚大钱的人,怎么会屑于赚取像工资这样的社会平均利润,就像我那位亲戚。

 

赚大钱的不怎么辛苦,辛苦的赚不了大钱,这就是我毕业这些年,社会活生生的现象,俯拾皆是。

 

房子还是房子,居住属性本身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但价格却可以高得离谱。


财富从这个人转移到那个人,这个过程本身并没有实际性的价值增长,但接盘的那个显然要付出更多代价。

 

这就是泡沫,有人埋怨,但有人借势赚钱,你不得不承认。

 

事实上,在2012年之前,国家有资本让泡沫来得更猛烈一些。


很多人看不到这一点,当然无法与趋势共振,实现财富剧增。

 

这种资本,就是改革红利,也是支撑泡沫的基础。

 

过去几十年,中国的GDP年增长率基本保持在8%以上。


经济总量暴增149倍,超越日本成为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机会就是这么来的,富人生怕泡沫不够大,而不是恐慌泡沫。


国运与个人命运的紧密相关,在那些赚大钱的人身上,体现尤为清晰。

 

国家的经济,沿着时间的轨道突飞猛进,普通人感受到了社会每天一点点的变化,富人则开始欢呼。

 

只要经济动能持续,社会财富必然增长,这是增量财富。


这是实体经济实打实地创造出来的,因此也创造了大量的致富机会。

 

就像2001年左右,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开始分享全球市场一杯羹。


而无数个体靠着持续至2012年的外贸黄金期实现了华丽转身,我那位亲戚因此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

 

在那些年,因为国家的改革红利,很多普通人其实拥有翻身的机会。


各个阶层都有获益的极大可能,屌丝可以跻身富豪行列,富豪可以变成超级富豪。

 

这一切的根本都是因为有增量财富的产生,而短缺经济则提供了大量机会。


谁辛勤劳作创造了增量,谁就能获得财富的回报。

 

因为市场短缺,所以勤能致富,那些年普通人都有机会,而且机会很大。


像我亲戚那样的例子,在我身边比比皆是。

 

但黄金时期已经过了,屌丝逆袭在现在基本无望,或者说更难。

 

这几年开始,欧美国家的GDP增长已低于2%甚至零增长,中国通过外贸获利尤为艰难。

 

当现任国家领导班子在2012年上台之后提出“不以GDP论英雄”时,国家经济已经是增长乏力。

 

这意味着,社会创造的财富增长变得越来越小,这种苗头在这几年变成普遍现实。

 

长期以来赖以发展的经济引擎几乎熄火,又没有新的科技革命产生新的需求,这就没有新的生产来创造增量财富。

 

这是现在的事实,因为各行各业已经产能过剩,产品服务同质化。


只能恶性竞争,降低价格削薄利润,干什么都不赚钱。

 

人们开始逃离实业,资本开始逃出国门。


市场开始出现“资产荒”,人们开始哭喊赚钱难,失业率在悄然上升。

 

好的年头,普通人赚不到钱没有翻身机会的话,在更差的年头,机会几乎渺茫。

 

因为当经济没有实际上的增量或者增量极少时,每个人获得财富分配是非常少的。

 

更可怕的是,这种时候也是阶层固化的时候。


马太效应在经济下行时会以更残酷的面目出现:穷的更穷,富的更富。

 

事实,就是这么冷冰冰。

 

当社会没有创造新增财富,没有可以用来分配的增量财富时,一个人的财富要想增加就必然带来另一个人财富的减少。

 

2015年股灾,哀鸿遍野,接盘侠白骨累累。


财富转移到哪里去了?


券商以及成功逃顶的人都乐开花,别忘了你还交了巨额的印花税。

 

这两年疯狂的楼市,财富又转移到哪里去了?


地方政府、房地产商、银行都是既得利益者,你已经成功地成为一名背负高额债务的房奴。

 

这不是故事的结尾,因为还有无形的手。

 

当经济下行,在我们这个国家,政府会强行刺激经济。


起码这几年的信贷扩张,是无法否认的洪水猛兽。

 

当货币的边际效用逐渐递减,经济开始陷入经济学里面讲的“凯恩斯陷阱”时,每一次信贷扩张其实都是在洗劫你的财富。

 

因为阶层固化,更低的圈层人群,离财富分配权力中心更远。


你没有资格参与财富的重新分配,你只是被分配的对象。

 

离财富分配权力中心越近的人,获取的资源更多,掌握的信息更丰富。


人家本身拥有的资产天然地拥有吸附财富、分配财富的能力。

 

你确实一直很努力,但你穷确实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这就是泡沫的力量,有人在泡沫中发福,有人在泡沫中苦苦前行。

 

现在,你知道你为什么还是这么穷了吗?

 

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你没有紧跟趋势,丧失了赚钱的绝佳机会,你由始至终在赚社会平均利润。


经济差的年头,你的财富在泡沫中被逐步稀释,财富被无形转移,你浑然不觉。

 

我不想泼冷水,但还是必须指出,穷人想翻身,在现在比任何时候都难。


你能改变的是什么?你的心态以及你的能力和知识。

 

紧跟趋势赚钱,自古以来屡试不爽。


而发现趋势的能力,靠的不单单是敏锐的嗅觉,还有你的能力和知识,这些是你后天通过努力可以去提升的。

 

认清事实,不代表你就丧失信心和悲观致死,那你活该穷一辈子。


当有人在埋怨自己没有任何资源来博取人生财富事,想想自己为自己的人生付出了什么,可能你还在想着如何克服拖延症。

 

我还是相信,富人之所以富,并非全是偶然的。


点开阅读原文,下载菜鸟理财APP,打开你的财富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