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漫画《异狩志》小说第七十一、七十二、七十三章掉落~

宅萌客栈2021-08-12 13:01:42

异狩志

小说:嬴徐   

第八卷·六齐金门

第七十一章  潜入

  “小垣!!!”
  撕心裂肺似的叫声响彻黑漆漆的寂寥夜空。安逸辰一咬牙,竟强爬起身,欲追敌人。
  “小安!”东羿拉住了安逸辰,低喝道:“苏姑娘重伤在身,必须按时赶到明药谷医治,我们来不及追上六齐金门的人!”
  “可•••可是我不能抛下小垣啊!”安逸辰慌了神,踌躇难决。
  东羿沉声道:“如今之计,只有兵分两路!”
  “兵分两路?”安逸辰一愣。
  东羿道:“此路直去长洲,你快马加鞭,应能三天赶到。我有九劫盘雷枪在身,闯上六齐金门也无性命之忧,何况寻医也不需动武,你就带着苏姑娘先去明药谷吧!”话虽如此,东羿除却救人之念外,还有逃避回乡的心态。
  “小垣••••••”安逸辰望着怀里脸色苍白的苏青鸿,又想着被昆吾斧抓走的小垣,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抉择,一人是有救命之恩的红颜,一人是名仆胜亲的小弟,手心手背,无论抛下谁,安逸辰都难免愧疚,但又不能耽误苏青鸿的救命时间,可若是就这么走了,安逸辰又担忧东羿势单力薄,难敌六齐金门,同小垣双双身死,真是急得他脑袋发涨,陷入了冰火两重天的窘迫境地。
  东羿见安逸辰汗如雨下,抖个不停,心知他怕就此一去,反而累得自己和小垣身陷重围,不堪众敌,便道:“小安,我对六齐金门的布局知道八成,就算一时失手,也能逃出,不会有事的!”东羿早就暗中探查过六齐金门,他所在的极幽谷与流洲是隔界相望,又怎能忽视了这个专为朝廷打造军械的大敌。
  安逸辰抬头凝视着东羿,回想起了种种并肩作战的回忆,终下决心,道:“那小垣就拜托你了!”
  东羿沉声道:“我们会随后跟上!”
  计议已定,二人不再耽搁。东羿帮着安逸辰驾住三匹马儿,孤身行动。安逸辰背着苏青鸿,紧握缰绳,回头道:“东羿兄,一定要跟来!”
  东羿微笑道:“也许我比你早到呢。”
  安逸辰心知情义,一甩缰绳,驾着三匹马儿奔腾而去。
  马蹄扬尘,灰雾朦朦。东羿望着安逸辰远去的身影,默默无声,那道路的尽头,正是他的家乡。
  火云重重,滔天熔浪,轰隆隆的金铁雷鸣声从镶嵌在山岳里的百丈铁门里传出,铁门两侧盘踞着两头金火色泽的狻猊,四个瞳子好似燃烧的火球,不断散发着慑人的红光,威武又透着狰狞。大山的峭壁上流淌着融化的铁水,浇落成沸腾的瀑流,炙热的高温扭曲了空气,硫磺的呛人气味充斥角落。六道交错倾斜的锈红色的铁牌坊无声地对抗着岁月的侵蚀,黑钢铸造的大桥横在熔铁河上方,随着百丈铁门轰隆开启的震耳响声,耀红的火光迫不及待地窜了出来,仿若门后是燃烧的地狱。
  突然,火山脚下的黑岩闪现了一道雷光,瞬息即逝。那些看似随意摆放在火山灰里的铁石兽雕突然双瞳亮起,爆射出密密麻麻的红芒线网,瞬间,一片枯树林碎成了漫天的木渣。异常消失,兽瞳的红茫复又暗淡,烈风吹动着苍白的火山灰,那些孤零零的兽雕煞是阴森恐怖。
  枯树后,东羿松了口气,极幽谷术法中有一门闭气锁元决,能封锁自身元气,冷淡体温,正能克制这种死物机关的感应探查。“不知他们把小垣怎么样了。”东羿暗道一声,他虽早探过六齐金门,但到底是出谷初阵,难以万全,那些守卫森严的秘地还未进过,也没十成把握能平安救出小垣。
  六齐金门善能打造机关器械,仅在外围就埋伏了数道致命戒线,百丈铁门后更是凶险重重,不说无所不在的机关利器,就是那火山散发的热度,就任天下再高明的盗贼都难隐藏住身形。东羿之所以胜算若定,只不过是为了让安逸辰将救出小垣的希望全托付给自己罢了。
  “希望小安能带着苏姑娘找到药王解毒。”东羿叹了口气,灭了侥幸的念头,身子一动,化为雷光,刹那间,闪近百丈铁门。
  突然,盘踞铁门两侧的金火琉璃狻猊好似感应到了陌生人的踪迹,双瞳亮起了浓郁的红芒,照彻黑桥。空中,一丝电光猛地越过红芒,闪瞬左旁,只听得“咔”的一声,一把造型异霸的长枪插进了坚似赤金的山壁,一个少年俯蹲在枪身上。
  东羿往下望了眼沸腾流动的铁水深渊,心中不禁感叹六齐金门的雄伟。“山门壮观,但横征暴敛,迟早灭亡。”东羿心评了句,抬头望着山壁上涓涓涌出炙热铁水的甬道,心念一动,脚下的九劫盘雷枪化作电光,裹住身子,竟直朝着铁水冲去。
  “咕噜!”
  从甬道流下的铁水突然打了个气泡,只见一道雷光逆行而上,破开火流,窜入山壁,好似水中锦鲤跃上龙门,但如岩浆炙热的铁水却是杀机狰狞,一个不慎,东羿就有力竭现身,被灼杀烫死的危险。
  “哼!”
  电光中,东羿咬牙哼了声,顶着压力,忍住灼热,全力穿破铁水,熟悉地在甬道内转变方向,不一会,就从窜入了一座巨大的铁水池子。
  “到了!”东羿心一喜,遁着电光,破出铁水熔炉。刚一现身,就见头上挂着无数残破的弩机兵器,被火光一照,泛着锈红,好似干涸的血液。东羿见此,叹了口气,心知这些即将被溶化的武器都曾用于杀戮,直至损毁。
  “六齐金门••••••”东羿低念了句,神情阴冷。
  突然,铁水池外的通道闪动着两个人影。东羿压下心绪,闪身遁入黑暗。
  “你说大老爷怎么要那么多的玄铁?”
  两个红衣金字的低阶子弟走出通道,满脸牢骚。只听左边的八丈壮汉道:“听说是五老爷抓来了一个宝贝,大老爷准备开炉炼制兽神。”
     右边的黑矮胖子艳羡道:“那些镇守地火坛的家伙太幸运了,能亲眼看大老爷们开炉炼器!”
  “哈哈,等大老爷们炼出兽神,压下星岭堡的山头,我们也能沾点风光。”壮汉笑道。
  胖子笑道:“到那时候别说星岭堡了,就算皇帝都要仰仗我们六齐金门!”
  二人说笑着,已走入了侧道。藏在暗中的东羿听得清切,心想:“他们说的那个宝贝莫不是小垣?”心念几转,越觉可能,东羿心急如焚,生怕六齐金门要加害小垣,忙窜入通道,按着记忆指引,奔向地火坛。

第七十二章 兽神

  火光昏暗,灰雾朦胧,突然,一道电光破空闪来,遁出隧道。
  电光消逝,东羿现出身来,孤身站在隧道口,抬头一望,入眼是交错纵横的阶桥,悬挂相扣的锁链,轰隆隆的齿轮拉着数万斤的矿石升入山顶,数十丈的机械甲士不知疲惫地砸下小山似的大锤,击打着火红的铁块,迸溅出如雨般的火花,似蚁流的线路运送着无数打造成型的兽甲,光着膀子的壮汉拉动铁绳开关,一股炙热的铁水就从头顶的甬道里冲了下来,浇到刚铸造好的猛兽机甲上,顺着纹路,形成一层狰狞霸气的外壳。
  东羿心道:“这些年来六齐金门的实力越发雄厚了。”上次潜入此地,东羿还未见到这般流畅的锻造线,想来应是号称“天神鬼才”昆吾鉴的奇思妙想。“彼之英雄,我之敌寇。”东羿默念一句,淡去赞意,不管昆吾家执掌的六齐金门多么强盛,双方必将敌对。
  东羿往下一望,只见火光闪烁的深渊底盈盈波动,好似一轮银月镶在火土里,只闻了口水气,胸腔就像是要烧得冒火,极度呛人。东羿心知那儿便是地火坛的入口,六齐金门鼎鼎有名的火水湖。
  “哗啦!”
  东羿脚下一跃,身子飞入半空,只一扭,化为电光,冲入深渊。那些做活的六齐金门的子弟还未反应,就只听得一声水溅声,惊探时,却无异常。
  刚一入水,东羿就觉温度炙人,湖水似比铁水还要滚烫,还好他驾驭神器,化作电光,这才避了无孔不入的水气侵袭,但元气还是极速消耗。东羿一咬牙,全力冲下,若是此时在火水湖里现了身,恐怕瞬间就烫成了骨渣。
  不一会,光明大放,依稀见底,“哗”的一声,东羿冲破湖水,淡去电光,飞速坠落,身下竟是一片嶙峋石柱,密布杀机。东羿早有预备,一个闪身,跃到了一块峭壁上,低头一看,只见地底铺着层黑石台阶,两旁尽是十丈高的神兽雕像,口中叼着颗放光的晶石,张牙舞爪,栩栩如生。
  “地火坛。”
  东羿默念了句,紧皱眉头,只见黑阶深入地底,隐隐传来了喧嚣的叫喊声,以及热度逼人的火浪,心知已到了六齐金门的核心禁地,上次潜入的止步之处。“小垣应在此地。”东羿眉头紧皱,身子一动,化作疾迅电光,突向地底。
  突然,两排神兽掉下轰然转身,高举爪牙,动作整齐,宛如一体,但却沉沉死物,密密杀机。黑暗中,一道道瞳子依次亮起红芒,聚成点点繁星,涛涛血河,汹涌弥漫,重重覆倾,煞是骇人。
  东羿大惊,身子一扭,险险避开红茫,四处闪躲,心道:“怎么又新设了机关!”虽是惊疑,但东羿此刻无从思考,已被红茫逼到了角落,差一点就没入头顶的火水之中。
  正焦急间,东羿突然感到红芒的元气波动,心念一转,索性就试,操着九劫盘雷枪变幻雷磁,混淆元气,只见电光闪烁,由蓝变红,东羿竟与红芒融为一体,难分彼此。
  片刻后,神兽雕像淡下红芒,重归沉寂。东羿现出身来,松了口气,暗叫侥幸,藏着身形,悄然潜进。
  黑阶深入地底,翻涌火气,又有一丝咸腥味传来。东羿才走半刻,就见两侧黑墙变为透明,好似琉璃般,模糊可见在昏暗海底游动的凶恶海鱼。“想不到地火坛竟是这般鬼斧神工。”东羿不得不为六齐金门的技术心生敬意。
  “轰!”
  突然,一声爆响。东羿吓了一跳,赶忙敛息气机,躲进阴影。刚站定,就见地底窜动着火光,翻腾出扭曲空气的热浪,发着骇人的轰鸣,不禁心道:“到了!”
  红光炙空,岩浆翻腾,咆哮汹涌,游动火龙。
  地底深处,琉璃似的宫廷抵御着深海水压,罩着一座似石似铁,高达百丈的六角黑炉,六面刻着镂空符文,飞溅出深红火花。似山体支脉的六个炉脚融入地底,深海的血红熔岩顺着炉脚上的纹路涌入黑炉,端是令人惊骇。
  电光闪过,东羿飞到黑炉上,倚在暗处,透过镂空符文窥望炉内。火光摇曳,视线模糊,只能依稀见到数百红衣人盘腿而坐,围着六个老者,。
  “小垣!”
  东羿暗惊心呼,沸腾咆哮的熔岩池上空竟有两道铁索死死地吊住了一个孩童,正是他苦苦寻救的小垣!不等东羿冒险抢人,那黑炉中的六个老者就站了起来,排第五的竟是抓走小垣的昆吾斧,只听他嚷嚷道:“大哥!咱们该开炉了吧!”
  众人望向东边负手而立的老者,只见他灰白发须,黑衣圆领,其貌不扬,但瞳光若星,变化莫测,好似万事在握般的淡定,此人正是六齐金门大长老,人称“天神鬼才”的昆吾鉴。
  昆吾鉴漠然道:“老五,你可是抓回了个大麻烦呀!”
  昆吾斧笑道:“大哥,你别瞎操闲心啦,等炼制出了兽神,我门还怕谁呀!”
  昆吾鉴道:“神兽本天数定,我门逆天而行,强炼不存世间的兽神,恐怕必遭天灾。”
  昆吾斧还未说话,一个背着门板似的大刀,样貌不怒自威八尺老者就道:“大哥,俗话说人定胜天,只有咱们手里有了兽神这把利刃,就算是天都能捅破喽!”此人正是六齐金门三长老昆吾刃。
  昆吾鉴冷笑道:“天?你们还没明白老夫说的是是哪个天吗?呵呵。”不等回话,又道:“这小子体内的真火种子难取,只能炼化他的肉身,才能逼出太阳金火。”
  “那还等什么?快快开炉!”五大长老跃跃欲试。
  昆吾鉴伸手一抓,铁链突地飞起,高吊起来。火光映照下的小垣低着脑袋,昏迷不醒。“开炉容易,只是冒然杀了这小子,恐怕金乌会寻机报复我门。”
  站第二位,一个身材瘦小,背负机箱,单眼戴着墨色镜片的老者冷笑道:“金乌自有司职,哪儿能下凡来找我门麻烦!大哥莫要担忧,我门专为它开发的射日弩也并非摆设。”此人正是六齐金门二长老昆吾矢。
  站第四位,一个身子高瘦,皮泛铁光,气势如锋的老者叫道:“怕它作甚!”
  站第六位,一个身材壮硕,横横方方,雄态自若的老者淡淡道:“我门若有兽神坐镇,何惧来敌。”此人正是六齐金门六长老昆吾鼎。
  昆吾斧大笑道:“六弟说得好!”
  昆吾鉴淡然道:“既然议定,老夫也不反对,开炉吧!”
  昆吾斧大喜,喝了一声:“众弟子,结火融大阵,引出地火!”
  数百红衣弟子齐声喝道:“遵命!”说罢,齐掐法决,相结元气,勾动法纹,只见座下泛出血红色的火线连通众人,昆吾六老分六个方向站定,接入众人元气,渗入炉底,引动深海火脉。
  “轰!”
  一声巨响,百丈黑炉抖了几下,震动千里海底。鱼虾惊散,一道道血红火脉钻出海底,蒸烧海水,沸腾熔岩,似游动的火龙般涌向琉璃地火坛。
  昆吾鉴站在六和位之首,神情漠然,凝神操控火融大阵,双瞳闪动火芒,须发张扬,浑身冒着烈火似的光焰,突然,大喝一声:“天水倾覆,地火自生!”话音刚落,那熔岩池猛然激扬咆哮起六道火龙,肆虐黑炉,翻腾火浪。
  数百红衣弟子汗流浃背,忍住炙热,以元气呼应地火,増势聚力。昆吾六老气机相连,引动海底火脉灌入黑炉,,熔岩变得似浓血一般。
    火龙咆哮,嘶吼飞舞。小垣身处地火包围,浑身被灼,但皮肉竟无烧毁,体内的血脉感到危险,主动显现出层金光护主,抗着地火焚烧。
  昆吾鉴大喝道:“加大火力!”众人应喝,齐使死力。
  “轰!!!”
  熔岩咆哮沸腾,,千里海底蕴藏的火脉源源不断地涌入黑炉,外放的火光有如白昼,硫磺味的火毒弥漫地底。小垣低着头,身子剧烈抖动,金光不敌千里火脉的轰袭,渐渐势微。
  昆吾斧大喜道:“终于要逼出真火种子了!大哥!”
  昆吾鉴神情漠然,喜怒难测,只见他一摆手,熔岩池突然腾起十八根铁索,齿轮飞旋,火花迸溅,六道石柱轰然钻破熔岩,托起六件形态怪异的兽类部件。
  昆吾六老齐齐出手,只见那黄金铸造的龙首狰狞呲牙,黑铁铸造的熊身倒立毛刺,白晶铸造的虎爪闪动寒芒,红铜铸造的豹腿暴起脉络,绿石铸造的蛇尾扭着尖信,玉铸造的鹏翅摆动剑羽,六件部件飞上熔池,其内无数机关极速转动,断口处大放光芒,六光交辉,隐隐融合。
  昆吾鉴喝道:“快快炼化兽躯!”
  昆吾斧大笑道:“兽神出世,就在今日!”说罢,昆吾六老全力出手,各操着部件,以地火为源,融合六件兽躯,只见六光交融,竟变幻出诡异的灰色光芒,压得地火黯淡。
  “快用太阳金火启灵!”昆吾六老心知时机已到,催动兽神躯干,压向小垣。
  小垣动也不动,浑然无觉,体外金光本就被地火压制,哪儿能再抵御六齐金门倾尽百年锻造出的兽神迫击,猛地崩碎开来,化成星星火光,消弭不见。小垣没了金光庇护,被火力侵逼,小腹下亮起了一团金焰,摇曳外泄。
  昆吾六老大喜,只待地火炼化小垣,逼出太阳金火启迪兽神灵性。
  突然,一道电光闪过,铁链齐断,小垣被电光裹狭,转瞬消失。
  “什么人?!”
  众人大惊失色,只见一个卷发少年抱着小垣,手持一把雷霆闪烁的长枪,落上石柱,冷冷望来。
  来人正是东羿,他潜伏多时,终于趁机救下小垣,但才一抱,就觉不对,仔细一看,小垣后颈竟插着根铁钉,封住了全身经脉。“名门大派,竟对一个小孩下此毒手!”东羿气怒满胸,冷冷鄙夷。
  昆吾斧认出东羿,大怒道:“老夫饶了你们一命,竟还敢找上门来!”说罢,弃下兽神躯干,操着大斧就冲向东羿。
  果生变故!昆吾鉴暗叹一声,叫道:“小兄弟,只要你还来真火种子,六齐金门锻造的神兵任你挑选!”
  “活人岂可交易!”东羿一扫九劫盘雷枪,轰出数道雷霆,但昆吾斧避也不避,仗着百炼铁身,冲破雷霆,跃上火池,大斧幻化出道金色斧影以开山之势劈向东羿。
  东羿正要对敌,突然背后一寒,回头不及,只好抱住小垣,化作雷光闪避。
  “轰!”
  一声轰鸣,石块飞溅,火池里的石柱竟被昆吾斧劈得粉碎。“只会逃的小子,跟兔子一样!”昆吾斧一击无功,神色恼怒,大骂一声。
  东羿闪到炉墙,肩头渗着红血,冷冷望着躲在人群角落的昆吾矢,“六齐金门只会暗箭伤人吗?”
  昆吾矢偻着背,背上机箱已变化成了附着身体的机关骨骼,手持着一把弯月形的弩弓,嘿嘿冷笑:“你小子能躲过暗月箭,是个好手。老夫倒是好奇你是哪门哪派的子弟了。”
  昆吾鼎淡淡道:“不论哪门哪派的子弟,闯了六齐金门的要地,都要葬身在此!”
  东羿冷冷默然,紧抱住小垣,思虑逃离对策。昆吾六老哪能放任真火种子离去,暂封兽神,领着数百红衣弟子,结成火融大阵,团团围住了东羿。
  “哼!小子,数百年里你是第一个敢闯入地火坛的狂徒!早些授首,省得耽误我们时间!”昆吾刃喝了声,操着门板似的大剑,涌动烈火似的元气。
  昆吾斧大喝一声:“跟他废什么话!杀了便是!”说罢,引动火融大阵的地火,化作道十丈高的烈焰火斧劈向东羿。
  东羿无处可避,只好硬接,九劫盘雷枪猛地爆发出数道雷霆,轰击火斧。不等东羿闪遁,昆吾刃手持大剑,脚下一蹬,身化旋风,螺旋冲起。
  东羿拉下腰带,将小垣绑在背上,紧握雷枪,双瞳冷冷,电速刺出,只见火光迸溅,热浪旋腾,雷电闪烁的枪头抵住了烈火高耸的剑尖!昆吾锋居高临下,冷笑道:“有些本事啊!”
  东羿还未回话,突然,一道长戟当头刺来,骇得他忙偏头躲避。长戟掠过耳尖,刃风划断了许多头发,猛地插进了炉壁里,崩裂石土,横扫而来。东羿无奈,撤开对峙,回转枪身挡住长戟,只听得“咔”的一声轰鸣,他竟被巨力击得倒飞出去。
  尚在半空,一股寒意涌上心头,东羿强忍双臂酸痛,回身一望,只见三道暗淡灰箭射来,忙挥枪阻截。
  昆吾鼎淡淡道:“负隅顽抗。”说罢,浑身气劲暴涨,一座三足小鼎突然从天灵飞出,随风而长,转瞬间,就化作弥天大鼎,大放金光,引得千里海底地震浪翻,元磁变幻,似山岳定鼎之势压向东羿。
  东羿面色大变,心知难敌鼎势,身子一动,便要化作电光,突离鼎底。
  昆吾鉴神情默然,突然,手托起块玄墨铜镜,发出道暗红神光,死死摄住了东羿的身形。
  东羿被神光摄住,动弹不得,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大鼎沉沉压来。一时间,利箭射来,火斧劈来,大剑刺来,铁戟扫来,东羿竟身陷绝境,稍有片刻,就要被昆吾六老合力分尸。
  “师父••••••”
  热浪滚滚,杀声阵阵,恍惚间,东羿好似看到了恩师的冷厉目光,神志猛然一清,咬牙心道:“我不能死在这!”想罢,豁出性命,不顾反噬,解开九劫盘雷枪的三层封印。
  “轰!”
  突然,虚空中闪耀出数道黑色雷霆,轰击炉顶,劈打火池,粉碎符文。昆吾矢等人的攻势全被击散,数百红衣弟子阵势大乱,哀嚎逃散。三足大鼎被劫雷劈中,鼎势尽泄,猛地倾斜,撞得六和黑炉抖落碎石,轰响不断。
  昆吾鉴神情惊骇,漠然全无,叫道:“九劫盘雷枪?!”
  昆吾鼎闪开落石,御起大鼎,叫道:“不能让他毁了六和地火炉!”说罢,三足大鼎猛地爆发出道血红火光,灼灭黑雷。
  电光闪烁,雷声轰鸣,劫气突地散开,劈出遍地雷霆。昆吾六老猝及不防,力薄难挡,接连暴退。
  东羿现出身来,瞳流雷丝,发似乌云,手握九劫盘雷枪化作的黑色雷霆,仿若神灵。背上的小垣安然沉睡,竟没被雷电伤到分毫。
  昆吾鉴喝道:“坏我至宝,不能留你!”说罢,玄墨铜镜射出道暗红神光,摄向东羿。
  东羿神情模糊,体内元气早已干涸,只能燃烧精血强行支撑,但脑海被劫气侵入,思绪混乱,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带着小垣离开这!”
  暗红神光转瞬即到,死死摄住东羿周身。不待昆吾六老大喜,东羿突然掷出黑色雷霆,粉碎神光,轰破炉顶。六和黑炉遭此重创,炉脚崩裂碎纹,好似大厦倾覆般斜斜塌倒,荡起寒烟。
  昆吾鉴大惊失色:“不好!”话音未落,只听得一声震耳轰响,千万道脆裂声接连传来,竟是六和黑炉倾覆之下,撞破了地火坛的琉璃墙壁!
  深海的炙热海水猛地灌进地火坛,只一瞬,近百红衣子弟就被海流卷得不知所踪。昆吾六老狼狈地跳上熔池上的石柱,俱是愤恨。昆吾斧才出水,就叫道:“快夺神器!”
  昆吾鉴冷笑不语。昆吾矢叫道:“老五,你昏头了,擦干眼睛好好看看!”
  昆吾斧定眼一看,只见海流呼啸涌进地底,漩涡盘旋吞噬火脉,东羿竟没了踪影!不由叫道:“奶奶的,这下亏大发了!”

第九卷·长洲

第七十三章 明药谷

  阳光明耀,徐徐吹来的海风里带着股淡淡的鱼腥味,五六艘小舟随意地停泊在碧蓝色的岸边,一座近海小村里的人们好像正在庆祝节日,穿着樟桂叶的草衣,围着火堆欢呼起舞。
  吊脚楼里,一个脸色苍白的黑发青年躺在竹床上,正是被深海洋流卷走的东羿!许是被外界欢庆声惊醒,东羿缓缓地睁开双眼,迷茫地望着陌生的环境,微微低语:“我•••在哪儿?”
  “你醒啦!”
  突然,门外走进一个垂鬟分髻,杏瞳剪水的少女。
  东羿强撑起身,急忙问道:“还有一个小孩,他在哪?”
  “快躺下,不要乱动!”少女催了声,道:“他不就在那儿嘛!”
  东羿回头一看,只见小垣躺在床角,气息平稳,安然酣睡,不禁松了口气,如释重负,身子又瘫倒了下去。
  “小心!”少女忙扶好东羿,道:“我刚给你换好药,千万不要崩开了伤口。”
  东羿阵阵晕眩,望见裹着胸膛的白布,虚弱道:“姑娘,多谢你的救命之恩。”
  少女笑道:“是你们命大而已,不必谢我啦!对了,那个小孩怎么被人下了定魂钉?”
  少女的笑容仿若阳光,温馨灿烂,细润无声。东羿微微发愣,从小长大,他还没这么近接触过同龄异性,不由慌忙地撇开视线,羞声道:“他是被劫匪所伤。”这话说得半真半假,并非东羿存心隐瞒,而是不想少女牵扯进江湖争斗之中。
  “劫匪?”少女轻咦了声,却是不信,“对了,我叫楚湘,你是?”
  东羿道;“在下东羿。”
  “东羿?”楚湘疑惑道:“怎么好像听过你的名字?”
  此地或还在六齐金门的势力范围之内,东羿不敢泄露行踪,以免招来祸端,忙扯开话题:“楚姑娘,我的同伴没事了吗?”
  楚湘笑道:“你放心吧,我早就取出了定魂钉,这小家伙整整睡了三天呢!”
  “三天?”东羿大惊,他竟险些错过了与安逸辰的约定之期,忙道:“楚姑娘,此去长洲还有多远?”
  楚湘笑道:“这儿已是长洲境内了。”
  乌云重重,路遥寂静,天地间好似有道死气徘徊,阴郁昏暗,充斥不详。突然,一匹快马从远处奔来,一个头发散乱,黑着眼圈的少年抱着个昏迷不醒的少女,一刻不停地驾着马儿,匆匆赶路。这人正是带着苏青鸿前往明药谷求医的安逸辰!
  一路行来,人烟稀少,反倒是多有白骨暴尸荒野,安逸辰不禁胡乱猜想:“莫非长洲爆发了饥荒?”
  正想着,不远处依稀现出座起伏的山峦,一座绿墙似的城池依山而立。安逸辰大喜望外,心知已赶到了长洲城,忙挥动马鞭,加速奔去。
  长洲位处西南,气候湿热,万山重叠,森林茂密,交通闭塞,蚊蝇群舞,虫媒猖獗,瘴疠流行,被世人视为蛮荒之地,但明药谷却反其道而行之,专驻此洲,独占深山毒泽出产的珍惜药材,辅以绝顶医术,大获其利。千百年来,明药谷在长洲的势力经营得盘根错节,数代谷主更是被皇室御封“药王”尊衔,声势更是振振,令州郡不敢管束,各地豪强不敢争锋。
  “吁!”
  安逸辰驾马奔至长洲城门,一拉缰绳,翻身下马,便连两腿内侧传来的剧痛都不顾不觉,直奔城门。
  “站住!”
  枫藤爬满的长洲城门前,一个衣甲褴褛的守卒拦下了火急火燎的安逸辰,喝道:“你是哪儿来的外乡人?快走!不许进城!”
  安逸辰被人拦下,焦急道:“这位大哥,我是为了救人才要进城,还请通融!”明药谷正处长洲城的城东,非要进入城内,方能到达。
  那守卒瞧见安逸辰怀里气若游丝的苏青鸿,脸色登时大变,慌忙后退,叫道:“你怎么带了个发瘟病的死人!快滚!快滚!”
  瘟疫?安逸辰心里一惊,正要解释,突然,城门内一大批守卒气势汹汹地涌了过来。“来者不善!”安逸辰叫苦一声,进退不是。
  许是被瘟疫吓成了惊弓之鸟,那些守卒不问清白,持枪逼退安逸辰,叫道:“快滚!长洲城不欢迎外乡人!”
  安逸辰正欲分辨,但守卒哪儿听得进他的解释,瞪着血丝密布的双眼,神情癫狂,嘶吼乱刺。“疯了!疯了!”安逸辰暗骂不止,无可奈何,只好使了个术法,放出道黑雾遮住守卒的视野,趁着混乱,放走马儿,悄悄溜进了城。
  不管身后的叫骂声,安逸辰撒开脚步,一溜烟地窜进了长洲城遍布青苔的层叠阶道,直奔城东。
  长洲城依山而建,街道层叠,宛如楼山。安逸辰奔了片刻,见守卒不再追击,这才松了口气,心想:“长洲爆发了瘟疫?怪不得一路上那么多的骸骨。”四下看了看,只见家家户户的门窗紧闭,满城死寂,不禁心蒙阴霾。
  越往城东,药味越浓,只见双峰对立,峡谷隐现,一座十丈高的红木牌坊下躺着黑压压的人群,大半人皮肤溃烂,流着脓血,凄厉呻吟。安逸辰心惊肉跳,忙拉住了一个骨瘦如柴的过路老人,问道:“老丈,这儿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老人吓了一跳,见安逸辰抱着个病患,这才松了口气,道:“听你口音,该是外地人吧?我们这半个月前就爆发了瘟疫,长洲城死了近半城人了。”
  “死了半城人?!”安逸辰惊骇叫道:“这么厉害的瘟疫?官府不管吗?明药谷不就在城里吗?怎么还会死这么多人?!”
  老人苦笑道:“州牧老爷早就吓得关起门来,指望着瘟神避开他家,剩下我们这些穷人哪儿请得起明药谷的医师,只能蹲在这里闻点药气,若能熬过去是福,熬不过去就是命呀。”
  原来这满山的病患竟是都在等死!安逸辰震惊道:“明药谷就没派出一人救治百姓吗?!”
  老人摇了摇头“千百年来的规矩如此,明药谷哪有白白治病的先例。”说罢,老人步履蹒跚地走下了山。
  安逸辰愣在那儿,久久无言。许是有些麻了,苏青鸿动了动身子,安逸辰这才惊醒,望着老少哀嚎,幼童横尸,满山惨象,咬牙道:“狗屁规矩!”

本章完·下章待续   

每二四六更新,请多多关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