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湘西一年,我仍是那个无愁河的放荡汉子

洛也2022-05-18 06:17:59

2015年6月14日,湘西,雨。


倒不是说湘西的晴天少,只是不知从何时起,我离开湘西的那天注定是雨天。我从不会主动带伞,所以雨和我一样,都是在路上。


苍天有眼,苍天有泪,苍天不会欺骗他自己,所以他一定是爱我的。其实我很想对苍天说:“天宝宝别哭,我很快就回来了。”可作为男人,我需要走得坚毅和果敢。


无情的人们似乎并不这么觉得。他们拿着大红伞疯狂的旋转,让我感受雨水的生命力;他们穿着雨靴奋力的跳跃,让我品尝青草和着泥巴的味道;他们面带微笑的说,淋雨就是我的命;他们在哭。


也许湘西知道,我这次会离开比较久,虽然肯定不是最后一次离开。所以它还是没能忍住,我死性不改却终究带了伞。因为,我几乎把所有属于我的东西都带走了。我打心底知道,湘西对我是没有任何印象的。只不过是巧合太多,会让人觉着玄乎。


我就是要说湘西是爱我的,因为,因为我是个放荡汉子呀。


《无愁河上的浪荡汉子》,黄永玉的书,黄永玉。别误会,我没看过这书,我只是觉得这个标题很好玩。黄永玉这怪家伙,就像一幅他画的、而我却欣赏不来的画。既然欣赏不来他的画,也就懒得看他的书。他既然是浪荡汉子,那我就是放荡汉子;他在无愁河的这头,我就在无愁河的那头。我和他呀,井水不犯河水。要扯上了半毛钱关系,整个湘西都会觉得窝囊。


你若想和我一样臭不要脸,还要老老实实的再臭不要脸好几年。


2015年6月14日至2016年6月14日,细细算来,刚好是一年。掰了365次手指头,真心有点累,但是快乐着。


去年顶着深圳35度以上的热度求职,漫无目的且近乎疯狂。你是我新认识的偌大城市,我是那个山里钻出来的野孩子。当然,我只是客气的奉承你一句。帝都尚且抹不掉我四年攒下的匪气,我会怕你个小小深圳?你看似没有湘西的一切,我照样能在我的小天地里造出一个湘西来。


我大一304的7个室友,可是一个都没差的涌入到深圳来了;我有一包湘西带过来的纸,硬是半年都没被我用完;我如今还有一把伞,上面还印着“吉首大学信息与工程学院奖”几个大字!


听起来好了不起的样子,又想接一句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而且对于湘西,哪来的那么多情怀。微妙之事,纵有微妙之处,也说不出微妙之言。我心里有数就好,我继续得瑟狂躁,同时允许你们继续的嘲笑。


整整一年,我没改变什么,也没怎么被改变。我没有世界和平的愿望,我还是那个无愁河另一边的放荡汉子。


一场雨,把我留在了深圳。湘西,你还欠我一场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