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旅行之灵异记

摩西说2020-10-15 09:06:40

说个灵异故事

摩西



我的身边总是会聚集一些所谓的“灵异体质”的人,但是呢,我又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类灵体,连噩梦都很少会有。


我一直想,大概是我阳气很重吧,而我的敏感点又在于感知而不是视觉。


这一次去泰国,就发生了这样一件事,关于一又身上发生的离奇事件。




店长小哥的店,位于曼谷市中心区域,居民区里的一处自建房,一共有三层,一楼是公共区域,二楼和三楼是住宿区域及厕所。


由于是混合宿舍,住的人比较多,床是上下铺的,走进房间,左右两边都紧挨着放满了床,只留下一个,很像是羊肠小路一样有弯路拐角的过道。


我记得有一次和朋友说起,为什么地铁这种地方很容易发生灵异的事情。


她说,你没有发现吗,地铁是那种,两头通的构造,而传说中的地府也是类似这样的,它有点像是一种通路。


由于曼谷的太阳非常晒,所以,几乎大部分的时间,窗帘都是紧闭的,窗户也几乎不开,二楼放了一个很大马力的电风扇,三楼则是空调。



起初刚住进去的两天,还是正常的,除了空调太大会冷到我,总略略觉得有些压抑,我除了睡觉,一般都只喜欢呆在一楼,也可能是一楼有我爱的小威。


住了两天,我们又去了几天芭提亚,而问题,就出在我们从芭提亚回来之后。


当然,从芭提亚回来之后,那天晚上,一又发生的这个灵异事件,她并未提起,直到第二天晚上,我熟睡的时候,她大半夜把我叫醒。


我闭着眼睛摘下眼罩,表示我醒了。


她说,我又做噩梦了,我跟你挤挤睡。


我往里挪了挪,她又说,我要睡里面。


我想,那时候她应该是吓坏了,但是严重的困意让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直到第二天早上,我们都醒来以后,我问她,你做了什么梦?


我听她说了两个奇异的梦



梦一。


她半夜醒来,看到我和她的床铺中间,过道的地方,脚旁边的位置。


站着一团人形的光体。



她说,她并没有感觉到这团光对她是有恶意的,反而觉得有些温暖。


所以她虽然看到了也并未过于害怕,只是睡着以后,梦见自己抱着一个女人侧身睡着,一直到早上醒来仍旧是梦里的姿势。


梦二。


她梦见和一个曾经认识但不太熟悉的女孩子做爱,那个女生坐在她的身上,起初是欢愉的。


直到这个女生,浑身爆出了可怕的青筋,脸部变得狰狞,朝着她伸出了第三只手咬了过去。



对,她用了咬这个词语,于是她被吓醒了,爬上了我的床。



在楼下的时候,我和店长小哥,小威聊到一又的梦,小威一脸平静,说自己也有过灵异的遭遇。


店长小哥一脸惊讶,他说,你可别乱说啊,我们这里旁边就是寺庙,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呢,她是想找个借口爬你的床吧。


和他们聊了聊,看来以前店里未曾发生过这类事情。


没有结果的讨论,于是也就作罢了。


一直到,我们回到深圳,坐在高铁站,我突然想起,小威对我说,他和小哥最近的身体都开始生病,回想时间点,正好是我们回来之后开始发生的事情。


我再一次和一又聊起这件事。




理了理主线,我们之前住在这里时,并没有发生任何事件,而是从芭提亚回来之后发生的,而在芭提亚最后一天,一又曾独自去过一个在海边的寺庙。


发生情况的那几日,一又总说自己的头顶和眉心麻麻的,她问我为什么。


我说,那是三眼轮和顶轮的位置,而只有你在使用它的时候,才会清楚感受到它们的存在,而三眼轮和顶轮,往往,是和灵体打交道用到的脉轮。


第一晚看到的那团光,看起来并没有恶意,那么它有可能是一又的守护神什么的,而那个对她有恶意的东西,并没有跟着我们继续离开曼谷,而是留在了那个场域有些不好的旅馆里。


于是,身体本就孱弱的小威和店长小哥,因为那个东西的低频能量场,身体开始出现了问题。


这大概是我们狭隘的大脑,唯一能够串起来的逻辑。


然而,虽然串联出主线,可我们仍旧是存疑的。




快到家的时候,我和小威说起此事,我说,那个东西应该还在你们那里,还是多开窗透气,让阳光照射进来。


他告诉我一件事,验证了我的一部分猜想。


他说,在我们走后,店里的旅客发生了鬼压床的事件。


他用鬼压床这三个枯燥的字眼讲完了本可以是个精彩的故事。


我有点难过,感觉错过了好多剧情。


小威说,还好我下个月就走了,可怜了店长小哥,还要继续呆在这里。


我想起店长小哥信誓旦旦地说,我们可是在寺庙旁边啊,结果。。。旁边再是寺庙,也是徒劳啊。


ps.作为一个啥事没有的旁观者,那种感觉就是,码的,还好不是我啊!


pps.如果我告诉你们那家店名和地址,你们是会想去住呢,还是坚决不去住呢,店长小哥会不会打死我呢。



END


﹃摩西﹄说




摩西


以灵魂人的角度过肉体人的一生

-不世俗,不大众、离经叛道、我命由我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