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铁志的四次交往共识头条

共识网2022-06-12 10:42:58


共识君按

本文系共识网作者独家赐稿。


我和铁志的四次交往

甄炎


朋友发来微信,只有寥寥数字:铁志去世了,后面紧缀四个泪流满面图像。这怎么可能?!立马去电询问。果然证实,6月26日凌晨,铁志在自己的办公室拿了绳索,然后在地下车库自缢身亡。


铁志会自杀?这不符合他爽朗的性格呀,也不符合他稳沉持重遇事不走极端的行事风格呀,更不符合他功与名双双收获的社会声望呀!在我们这些还没走近他的内心但非常敬重他的才华和人品的外围朋友看来,他实在没有任何理由走这条路。


但,事实终归是事实。


我和铁志的认识,是在2002年6月,由成都一家房地产公司出资,。时任编委的铁志主持会议,他抑扬顿挫富有激情而又不乏幽默的话语,脱口而出,那情致、那气度、那文采透过英俊的眉宇流泄出来,震撼了在场所有的人。听惯了手捧主持词,拿腔拿调的官声,我们真感到一股阳刚清新之气如雷贯耳。特别是会议结束时的归纳小结,他条分缕析,详略得当,让人感到画龙点睛。学者的思维与官员的表达怎么就在他身上结合得是那么的完美。至少,这次研讨会在铁志的调度感染下,成为我们成都研讨会特别具有活力的范例。


在会下的交流中,他没有一点架子,亲切和蔼,微笑着和你对话,让你好像到了珍珠滩,不断地捡拾起他信手扔过来的珍珠。我的感觉,他就是正气浩然而又博学多识的共产党人形象,通体散发着沁人心脾的魅力。


第二次是2005年6月,我们联合举办“和谐诚信建设”的研讨会。他为此推辞了在深圳召开的杂文评奖会议,这令我十分感动。照例,我们又有一番较深入的闲谈。我们听说他歌喉不错,为了招待客人,请他唱卡拉ok,被他婉谢;成都作为休闲之都洗脚业发达,请他洗脚保健,也被谢绝。原本我们作为官方安排的都是正规透明的娱乐活动,但他说他最喜欢的是与朋友的聊天和看书阅读。我们知道,他一是不想破费麻烦,二是忌讳瓜田李下,他为官行事之严谨由此可见一斑。


第三次是2008年7月,四川遭遇汶川特大地震,我奉命前往北京等地寻求媒体支持,造势“四川依然美丽,成都旅游平安”,到他的办公室拜望,他在繁忙中接待了我。此时,他已任副总编辑。在满是书籍文件的房间里,他脸色苍白,心事满腹,尤其显得心力交瘁,疲惫不堪。他说,单位事情很多,分管机关党委,,细致繁杂,要求又高,出不得半点差池。这一段,忙了单位忙家里,夫人在驻港办工作,精神高度紧张,罹患焦虑症,正回家养病呢。他每天要为夫人做饭,全面护理。他讲,夫人整天忧心忡忡,他还要陪着诓着,让她开心释然。多少天来夫人在电视上看见地震灾区的惨况,吃不下饭,说,铁志啊,灾区的孩子吃不上饭,上不成学,我们要好好帮他们。我就耐心地劝导她,,你就放心吧,你眼下最重要的任务是养好病,病好了才能去帮助灾区孩子。听了铁志这种北京知识分子特有的官场学界式幽默,我感到皇城根下有的工作还是很苦涩的。我知道铁志是惜时如金的人,聊了一二十分钟,便起身告辞。他呢,也出门回家给夫人做午饭去了。


第四次是2011年春,他率求·是·杂志老干部灾区参观团,在北川安县等地感受了灾后重建的巨大成就以后,我们打了一场羽毛球,我感觉他身体很棒,单打来回奔跑像小伙子一般。这次他精神状态很好,我们吃火锅,他谈笑风生,时不时流露出一个杂文家对现实问题的敏锐思考和文艺性表达。比如,他说,灾区的沧桑之变确实值得一看,但用行政办法来组织,花公款,至上而下对口接待,真有点劳命伤财,扰民不安。中国计划经济的“大锅饭”思维比比皆是,救灾视察,领导人轮番一遍;灾后重建,又视察一遍,有的是有实质·性作用,有的则是象征性的体现关怀,我就属于后者,凑热闹而已。我觉得铁志很有自我反省精神,不像有的领导人,给基层添了麻烦,却非要心安理得认为这是巨大关怀。


再后来,我们时不时有电话或微信联系,感时赏景,互致问候,也看不出他有任何悲悯厌世的异样。


但铁志确实走了。


我想不通铁志究竟是为什么要走。按理,,这么高大上的殿堂,又经过深入扎实的群众路线教育活动,,还有眼下正如火如荼的开展的“两学一做”教育活动,思想更纯洁了,组织更有战斗力了,班子更团结了,这些都为铁志和他的同事们履行领导职责,提供了更好的环境,,都会更好开展了,这应该是他最得心应手,事业更加成功的巅峰时期,可他却要以决绝的方式离开他“能够很好地把党的理论宣传和人民的呼声结合起来而发挥自己绵薄之力”的重要岗位。


所以,我坚信铁志的离世,一定是生理性的疾患,如抑郁症啊,焦虑症啊等等可能为人所不知,而自己又完全忽略的某种新型精神疾病所致。


在此,我呼吁,要深刻记取铁志同志忽略身体保健的惨痛教训,适时在全党机关和企事业单位中进行一场增强保健知识的学习教育活动,从生理学和心理学的角度增强党员队伍和干部队伍的战斗力。


几年前,铁志曾写下《如果我死》的文章,在读者中反响很大,可能谁也不会真正把他与死联系起来,所有的读者都相信,这仅仅是一个学哲学写杂文的彻底唯物主义者的崇高精神境界,现在掰开来看,铁志还真又某种情愫在隐隐存在,不然,一般人怎么会选择如此残酷的话题做文章呢?


铁志在文中说“即便我做不到‘生如夏花之灿烂’,但我期待‘死如秋叶之静美’”。他真的就这样去了!有朋友以为“他有他的极乐世界,就让他去吧。这样想,对热爱他的人是个宽慰。”我也宁愿赞同如斯观点,因为我也不能去胡乱发微铁志的离世有无社会性。


铁志呵,你就这样匆匆走了。亲爱的兄弟,你可记得我们曾有一些交谈,一段缘份,我忝为兄长,无奈你那么高的地位,又那么敏感的单位,我连前来送行的机会都没有,只有夤夜敲打下这如许粗糙文字,希望它化作一瓣馨香,寄托在你的灵前,愿你的天堂之旅一路走好!


铁志,安息吧,你好累!你好……


(文章原标题为《铁志,你好……》,网站标题系本站编辑所改。)


(觉得此文很棒,可以分享给您的朋友哦~)



-投稿|商务合作邮箱-

gongshipenyou@163.com



共识荟

共识网精华荟萃于此

长按关注它


    门在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