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敲诈副市长 真相岂能一“死”了之?

团结湖参考2021-04-08 10:54:28




昨晚刚放下立冬的饺子碗,手机就弹出一条消息,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试点方案,决定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设立各级监察委员会,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一位媒体朋友,用“廉署”两字作为评语转发了这条新闻。方案全文未公布,尚无法与香港廉政公署相比较,,作为行使国家监察职能的专责机关,这无疑增强了监察的独立性。纪委和监察委合署办公后,反腐由党组织主推,转变为党组织和国家机构共同负责,也向国际通行做法迈了一步。

监察制度不断完善之下,那些争奇斗艳的“左道反腐奇招”,大概早晚要休矣。这几年来情妇反腐、儿媳反腐、小偷反腐各领风骚一两年,今年“敲诈反腐”又得其时哉。仅团结湖参考(微信ID:Talkpark)今年来就关注过“PS艳照”敲诈官员、,而不日前一桩“警察敲诈深圳副市长”的消息又以别样的槽点,。

这桩旧事是在法庭开庭审案时,才被联想能力超强的媒体对上号的。今年3月深圳原副市长陈应春坠亡,此事因警方一直未公布调查结果,不久就被新闻潮水冲刷。直到不久前,,庭审中披露朱某曾敲诈时任深圳市委常委、副市长陈应春。此时人们才捋清楚了一条线:原来2015年初,朱警官凭借超强的“侦查”能力,掌握了陈应春超过千万的财产信息,并向他敲诈六百余万。陈应春的妻子收到敲诈信后,当即报案,随后朱某被抓。但是戏剧性的是,当年陈应春未到年龄便提前退休,不到一年后又坠楼身亡。

那么问题来了,朱某所掌握的陈应春超过千万的财产信息如果属实,那这显然超过陈应春合理收入的范围,有关部门可调查过他是否涉嫌腐败?陈应春提前退休,不符合官场惯例,这与朱某的敲诈又有什么关系?如果敲诈暴露出了陈应春的腐败,那应按规定进行组织调查。而提前退休,究竟算是违纪处分还是息事宁人?更重要的是,陈应春的坠亡,是意外失足?还是畏罪自杀?亦或是与某些更有能量的人物达成了协定,以自杀封口,换取家属的富贵?

其实公众的猜测也并不能就说是想得太多。年初陈应春坠亡时,就有人发现其分管领域曾有两名官员受贿获刑,而巧合的是他分管下的国信证券原总裁陈鸿桥,先他5个多月同样坠楼而死。种种迹象让人隐约觉得这背后应该还有故事。朱某敲诈案中,公众显然更为关心围绕在陈应春身上的细节。但可惜朱某已经开庭审理,而官方却没有就陈应春身上的重重谜团给出解答。


官员被敲诈后从受害人变成嫌疑人,这样的事屡屡发生,说明在特定层级和地区内,对官员的监督仍有盲点。而骗子之所以不约而同地“青睐”敲诈这种黑吃黑的方式,是因为他们明白浑水中最适合摸鱼。长久以来官员个人信息不透明,监督无法抵达,既给腐败留下了隐身的空间,也使骗子有机会先于司法机关掌握这些机密,从而成为要挟的筹码。如果陈应春确有腐败,那如他一般在敲诈中倒下的官员们,则是这种不透明的双重受害人:既因没有透明监督而走向腐败,又因此成了骗子的目标。

陈应春作为副省级城市前任常委级高官,其行为关乎公共利益,尤其在涉及千万财产、不明坠亡这些敏感因素的时候,更应及时向社会做出说明。如果官员及亲属个人信息及财产透明化,还需要进一步探索的话。那及时回应社会对重大事件的关切,可没什么理由迟滞了。

“敲诈反腐”这种近于黑色幽默的描述,其实表达的是人们对正常监督机制失灵的无奈。如果敲诈反腐这种事情总是层出不穷,制度反腐的威信将受到损害。“正道”得行,“左道”自衰,透明公开是第一步。好的制度是会呼吸的生命,所以怎么离得开阳光。

(文/于永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