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女人,犯了什么错,要如此提心吊胆地活着?

十年后2022-06-05 06:34:58



· 十年后·

「本文经授权发布,愿你喜欢这里的生活


前几天睡前刷微博,被“北京地铁男子推搡辱骂扫码女孩”的视频气到了。


紧随其后的热搜,是演员马丽发微博称自己在超市遭遇性骚扰,。


地铁上的扫码军团招人嫌弃,是很自然的。


但理应制止是一回事,大庭广众之下遭到辱骂、推搡,还被抢夺手机,就令人愤怒了。


面对男子当众骂人动手,未见有人出来劝阻,也更让人齿冷。


至于马丽,哪怕在保安协助下报警,却因为嫌疑人拒不承认,只得不了了之,转而到微博上公开陈情。


事件本身有争议空间。但作为一名女性,我却十分惶恐,在受到冒犯和侵害后,到底可以受到多少保护?


我随手搜了一下“女性防范”,跳出很多“单身女性日常安全知识”,条理清楚地标示了一二三四,并且无一例外地以“不”字打头:

 

不要一个人深夜外出

不要穿过于暴露的衣服

不走偏僻的小路

不去人群拥挤的地方

……


这样看下来,22岁正值青春的我,或者所有风华正茂的姑娘们,要想安全体面地活着,只能待在家,或是白天穿着中山装或羽绒服去人烟稀少的地方?


生而为女人,犯了什么错,要如此谨小慎微提心吊胆地活着?




龙应台有一篇文章叫《美丽的权利》,开篇提到台北街头曾经的标语:“穿着暴露,招蜂引蝶,自取其辱。”这个标语甚至还上了电视。


在龙应台看来,这条标语背后是“狗屁逻辑”。


因为,“爱美,是我的事。我的腿漂亮,我愿意穿迷你裙;我的肩好看,我高兴着露背装。


我把自己装扮得抚媚动人,想取悦你,是我尊重你、瞧得起你。你若觉得我美丽,你可以倾家荡产地来追求我。


你若觉得我难看,你可以摇摇头,撇撇嘴,说我‘丑人多作怪’、‘马不知脸长’,但是,你没有资格说我‘下贱’。


而心地龌龊的男人若侵犯了我,那么他就是可耻可弃的罪犯、凶手,和我暴露不暴露没有丝毫的关系。”


“我是女人,我有诱惑你的权利,而你,有不受诱惑的自由,也有‘自制’的义务。


今年夏天,你若看见我穿着凉快的露背洋装自你面前花枝招展地走过,我希望你多看我两眼,为我觉得脸红心跳。……我有美丽的权利。”


本来以为,在文明社会,这早就应该是常识。


然而,现实却一再打脸。




这些年,女生受到侵害的话题始终很热,,每一次花式谴责,最后却往往落在对女生的要求上:你要勇敢坚强,不要怎样怎样以免被伤害。


这些提醒多数是出于善意,对于颇具胆量、行事果决的女性或许会有鼓舞。


但对更广大的、本就不太敢发声的普通女性来说,一旦遭遇类似情况,仍然得不到有效的建议,找不到合适的方法。


而且,从道义上谴责强者,却在行动上制约弱者,本身是不是也意味着莫大的不公平?弱小绝不等于活该受辱,一个良性的社会,有保护弱小的责任。


除了事发后例行的口号呼吁与观念唤醒,更要紧的是寄希望于制度设计的保障。


去年我去台湾,发现公交车扶手杆上会有很多性骚扰铃,方便羞怯而不好意思喊叫的女生紧急呼救。


我朋友误以为是下车铃,弄响之后,引来了司机的大声呵斥。


如此小小的设置,当然不能杜绝“电车之狼”和“咸猪手”,但起码会让女性感觉到自己是被保护的。


而对男性来说,它也是一种警示:性骚扰是禁止的,所有人都保有免受侵害的权利,所有人也应该克制危害他人的欲望。


不止是性骚扰铃,台湾的地铁和火车站台会有“夜间妇女候车区域”。


当制度反复强调保护女性群体的必要性,民众的自我意识自然也会增强。


后来几天里,我碰到一位可爱的新竹妈妈,她知道我一个人出门旅行,特地嘱咐我:“要是遇上变态的话,就大声地吼他一句——干!”




朋友也分享过他在日本的经历。大阪地铁设有女性专用车厢。


他问导游,这是出于什么考虑,得到的答复是,“防止地铁上的色狼。”哪怕上下班通勤高峰,男性也不会擅入女性车厢。


反过来,对全体乘客来说,女性车厢的存在构成了一种保护女性的暗示,哪怕选择普通车厢的女性,受到性骚扰的概率也会降低,或站或坐,都更怡然自得。


有时候想想,怡然自得是多么美好的词。


但在高楼迭起、列车飞驰、橱窗琳琅、商品丰裕的大都市,物质飞速前行,女性却会时常生出不安全感。


这真的只是女性自己虚弱而已吗?


至少,在女性强大独立的同时,我也会由衷盼望,男性相较女性在身材与力量上的优势,能够从威胁转变为保护。


那时候,我们也乐意说一句,谢谢你们。因为你们的正直,我们变得更勇敢。


因为彼此的尊重,世界变得更美好。



作者简介:雪七,一个暖心的天蝎座大高个儿。爱蓝天,爱摄影,爱吵架。

微博@雪七silver。

-END-


文字|雪七,本文经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有梦的鱼




你可能还喜欢


▼点击阅读原文,去过你喜欢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