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帮人合伙做生意,如何设计制度?

戴式企业生态研究院2022-02-07 11:56:32



核心提示: 一帮聪明人合伙做生意,谁都不想吃亏,都想占别人便宜,结果生意做不成了。怎样设计一种制度让大家都有好处呢?本文作者为最聪明的一群人设计了一套制度,让银行、担保公司、中小企业老板相互博弈,最终办成一件大事。虽然文字显得枯燥、讲的又是挺专业的事,但内在逻辑却妙不可言,对设计企业制度大有帮助。



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的政策性意图,只能借助市场这一“上帝之手”来实现。所以,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成为多数国家扶持中小企业贷款的通行做法。

 

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本身就是一种巧妙的制度安排。其依托杠杆效应,以少量担保资金带动大量金融贷款投向中小企业,通过市场化手段实现政策性目标。


然而,中国的“中小企业信用担保体系”建设,已经走上了一条区域化、商业化道路。民间资本大量涌入,自身实力较弱,经营不太规范,一旦发生代偿就有可能亏损甚至破产,因而银行不信任、不配合、不愿分担贷款风险。


 

在此情形下,担何机构为避免风险全部压到自己头上,只能减少对中小企业担保,或要求中小企业提供更多抵押质押,市场越做越小,自身难以壮大。

 

担保行业的这种恶性循环,靠政府的行政指令道德说教,是难以解决的。

显然,要解开这个死结,谁来为担保机构提供担保就成了关键,这就是“担保的担保”—再担保。



然而,一提到再担保,问题马上就来了

一些专家学者慷慨陈词,提出“信息不对称”、“道德风险”、“逆向选择”等等的质疑。“哎呀,如果担保机构和银行联起手来骗政府,再担保岂不就成了唐僧肉?”“哎呀,如果给担保机构提供担保,担保机构岂不就会追求高风险,放松风险管理(逆向选择)?”

 

怎么解决?办法其实很简单。

 

信息不对称?那就把再担保机构、担保机构、银行放到一个相对封闭的体系中,把彼此间的相对不透明变得相对透明。

 

道德风险?那就让担何机构、银行出资参股再担保,和再担保机构拴在一根绳子上,形成利益共同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逆向选择?那就让这样做的担保机构和银行“享受”更低的再担保分担比例、更高的再担保保费,同时发生代偿时,赔就先赔他自己的,想占便宜,只会偷鸡不着蚀把米。



据此,我们设计了深圳市再担保体系的构建模式:



算完这笔账后,担保机构和银行,自然会尽心尽力地开展中小企业信用贷款业务。同时,由于再担保费率远低于担保费率,担保机构也会积极申请再担保分保。

 

说白了,这一模式,就是市政每年拿出再担保风险补偿金,吸引更多民间资本专心从事中小企业信用担保业务。那么,政府是不是当了冤大头了?

 

也不是,中小企业获得资金的支持,更好更快地发展,就会形成更多的税源,带来更多财政收入,远远超过政府每年拿出的再担保风险补偿金,因而这笔钱花得是极为值得的。


第一段代偿: 按分担系数,由担保机构和银行分账户中的“风险准备金”(包括历年的风险补偿金分配,再担保保费结余再分配、利息收入)进行代偿;

 

第二段代偿: 第一段代偿不足时,由政府分账户中的“风险准备金”继续代偿;

 

第三段代偿: 第二段代偿不足时,由担保机构和银行分账户中“认购资本金”继续代偿;

 

第四段代偿: 第三段代偿仍不足时,则需动用政府分账户中的“认购资本金”。

动用“认购资本金”进行代偿的,必须重新补足分账户资本金,不能补足的,冻结其业务;动用“市场政分账户中认购资本金”代偿的,代偿完毕后,对相关机构予以强制退出。

 一句话,赔就先赔你自己的,想耍小聪明,只会得不偿失,你自己看着办吧。


 

对象

事项

再担保分担比例

再担保费率

 

 

 

 

担保机构

和银行

再担保中心成立时

50%

1.5%

项目每发生正常终结一次

+0.2%

-0.01%

项目每发生贷款逾期一次

-2.0%

+0.1%

 

 

项目每

发生代

偿一次

自愿补回再担保中心代偿损失

-0.0%

+0.0%

追偿所得补回再担保代偿损失

-2. 0%

+0.1%

追偿所得返回再担保中心的

-4. 0%

+0.2%

追偿所得无返还再担保中心的

-6. 0%

+0.3%

 

受保企业

重点扶持产业目录企业

+6.0%

-0.3%

信用等级提升一级

+2.0%

-0.1%

信用等级下降一级

-2.0%

+0.1%

以上的动态调整,以不超过再担保分担比例30—70%为限,再担保费率1—2%为限。担保机构或银行自身再担保分担比例低于30%的,或再担保费率高于2%的,将强制退出。

 


以上就是我们为深圳市财政局设计的再担保中心的模式。我们向相关领导提出三点浅见,并获得采纳。

 

一是抓企业不如抓制度,抓一两家企业,不如制定和出台惠及千万家企业的制度。

 

二是直接发扶持不如杠杆扶持,靠财政一家之力扶持,不如以此为杠杆,撬动千百家金融机构去扶持。

 

三是扶持企业不等于降低门槛,企业是好是坏,可不可以给予信用贷款,市长说了不算,市场说了算。政府应通过制度安排,为金融机构分担部分风险,降低成本,让中小企业贷款成为一项有利可图的事。

 

如利润可观,金融机构根据成本效益核算,自行扩大贷款企业的覆盖范围,用不着给他们做工作、下指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