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 · 观点 ▏有钱却不富有,中国中产阶级不幸背后的焦虑

尚流她生活2018-03-15 02:01:20

最近,一篇网络热文《深圳两套房 面临失业 中年财务危机引发家庭悲剧》狂刷朋友圈,于一夕之间捅破了很多人久藏于心的“中年危机”、“中产阶级焦虑”这些个反复结痂、又反复流血的伤疤。



在传统的美剧之中都会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剧情:在开往郊区的林荫大道上,一辆雪佛兰轿车缓缓地驶离喧嚣的城市,来到一片静谧的社区,在一栋全木的别墅前院缓缓地停下。


明媚而灿烂的阳光洒满院落,两三个孩子在草坪上玩耍,一条苏格兰牧羊犬懒懒地躺在旁边。这个时候大门缓缓地打开,优雅的女主人走出房子,与刚下车西装革履的男子拥抱亲吻。


这是大部分人记忆中熟悉的一幅画面,这也是大部分美国中产阶级的写照。



在中国也有这样的一群人,他们有着不错的学历,受到过良好的教育,有着一份稳定的工作,拥有着一个自己的小家,在自己所在的城市拥有自己的住房,具有专业知识和较强的职业素养,以及一定的家庭消费能力。


他们在中国被称为“middle class”也就是中产阶级。


根据近年来网络媒体统计发布的中产阶级标准,可投资金融资产在15-200万人民币之间;饮食支出占总体支出30%以下;年龄在45岁以下的成年人群。根据估计,目前这一群体规模达1.8个亿,占全国总人口13%,可投资金融资产规模或接近70万亿。


但是,在实际的生活过程中,中国的中产阶级却远没有美国的同类们那般悠闲惬意的生活,网上曾经流传着一个段子:


我是一个城市的白领,我被人称作中产阶级,我每天享受着让别人羡慕的生活,但是我却时刻在担心。


担心我今天所从事的工作,明天会不会被辞掉?

今天身体很健康,明天会不会因为一场大病而致贫?

今天的职位明天还有多少上升空间?

今天疲于奔命,明天老人谁来赡养?


一次大规模裁员,一场可能存在的降薪,股票的波动,税率的调整,甚至是住房公积金的调整,都能让我从睡梦中惊醒。


这就是中国中产阶级的生活,他们仿佛拥有着让人艳羡的生活,有着房子,车子。


他们可能收入不少,但是大部分人都会在说钱不够用,这就是中国中产阶级的现状。




中国名不副实的中产梦



在传统的经济学定位中,中产阶级是社会金字塔的中间部分,“他们大多从事脑力劳动,受过良好教育,具有较强的职业能力及相应的家庭消费能力。


中产阶级有时间追求高质量的生活,而且对自己的劳动、工作对象一般也拥有一定的管理权和支配权。”


在这段定义中,中产阶级的关键在于“有时间追求高质量的生活”,如果用这个标准去衡量的话,中国的中产阶级不免就有些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了。


在中国的现实下,消费能力、生活质量、时间支配的能力,这些都在于中产阶级对于社会资源的占有与使用的程度,如果中产阶级对于自己手上社会资源的占有不够多的话,那么相对而言的高工资基本上也就是一种安慰剂而已。


社会的竞争极度激烈,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所有人都在做一种你死我活的“零和游戏”,社会资源不仅不会集中于中间阶层的手中 ,更会遵从两极分化的“二八定律”。


所谓的中国中产阶级,只是一种夹杂在贫富两者之间的中间阶层,由于其上升通道其实是一种近乎半封闭的状态,对于他们而言就仿佛是洄游的大马哈鱼,如果不能每天奋力地向上游去,那么留给他们的往往就是滑下底层的深渊了。



这个特征在一件事的表现上非常明显,这就是时间。


如果说十年前,中国的中产阶层还是一个比较幸福的阶层的话,他们那个时候的特征是有钱有闲,关键在于有闲。


对于中产阶级来说,有钱不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他们的收入往往远高于普通人,但是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尤其是进入经济新常态之后中产阶级的生活正在发生改变,他们曾经的有闲正在进一步丧失。


由于经济发展放缓,政府政策从严,大部分的中产阶级都在从有闲阶级向加班阶级转变,加班的次数越来越多,加班的时长越来越长,而来自于房贷、教育、医疗、社会保障以及生活消费的压力,让大部分的中产阶级会不得不延长自己的工作时间,挤占自己的休闲时间,成为真正的“夹心饼干“。


他们不得不付出自己大量的时间,却只能遥望可望而不及的上层生活财富,为拥有资产的老板们打工,如同蜜蜂一样辛勤创造财富的同时,却不得不承受日趋重大的经济压力,原来休闲惬意的中产阶级不过是一场中产梦而已。


大前研一曾经问过中产阶级三个问题:


房贷是否给你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你是否不敢结婚,或不打算生儿育女?

孩子未来的教育费用是否让你忧心忡忡?


这三个问题的答案只要有其中之一的回答为是,那么你可能真的不能称之为真正的中产阶级,而是一个夹层阶级而已。




中国中产阶级焦虑的根源到底是什么?



中国的中产阶级表面上生活风光,工资不低,储蓄不错,但是如果仔细问他们,未来的潜在支出并不低,子女的教育,医疗的准备,养老金的储备,子女的结婚,个人职业生涯的培训,以及可能存在的大宗开支(如购车,房屋置换)等等。


这每一笔开支都不会低,有人测算过如果要在一般水平满足中产阶级未来的这些开支的话,那么一个过得压力不大的中产阶级家庭,在还完房贷、车贷等一系列贷款之后,必须要有现金存款在550-650万之间,而这个标准对于当今中国的中产阶级而言恐怕并不轻松。


但是,这些都是一些表象,那么问题的根源是什么呢?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我们的国家刚刚发展起来,对于我们而言所谓的公共社会福利尚未建立,在中国除了最基础的低保以外,大部分的日常支出都是需要家庭来自己承担的。



因此,刚刚富裕起来的中国人,经常会看到这样的现象,往往因为一场大病,或者其他什么意外就会轻易地返贫。


而除了医疗之外,子女教育,子女结婚,养老储备也往往耗费了大量的金钱,这让中国的中产阶级们陷入了这样的一个情况,就是表面上生活不错,收入不低,但是翻来覆去依然为钱发愁。


每天拼命工作,努力加班的原因是不敢停下,因为表面赚的不少,实际上存下的有限,满怀生活的梦想,其实却是社会的脆弱群体。


不敢去做风险类的投资,因为担心一旦市场出现风险波动,就会直接影响孩子的教育经费,可能的疾病储备。


更不敢因为加班为了情怀而辞职,因为一旦收入不稳定房贷、车贷都会成为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陷阱。


于是乎中国中产阶级仿佛走在平衡木上,过着独木桥,每天为了家庭,为了工作尽心尽力,却没法给自己降低一丝一毫的担忧,因为大部分中产阶级都只能用“别无选择”这四个字来形容自己。


对于中国而言,一个稳定的中产阶级群体是中国能否启动消费,稳定社会的关键。


但是中国需要的不是现在这样的夹心阶层,而是在完善了社会保障之后,真正可以有钱有闲,享受生活,敢于消费的一群人,他们才是中国发展的脊梁与支柱。



作者简介:

江瀚,战略研究员,从事互联网金融与产业经济研究多年,兼任烽火台资本经济观察员,《理财》杂志、《亚太日报》专栏作家,中信、华章等出版集团特约书评专家,中国经营报、每日经济新闻等十余家财经(新)媒体特约评论员与撰稿人,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ID:jianghanview)。




声明:本文文字来源于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转载已获授权。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