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家世显赫、辞职开面包店的官二代,如今摊上大事了···

知食就是力量订阅号2020-07-31 14:00:37

本本分分做人,

认认真真做事,

有一百种死法。


红炉磨坊之死


2016年12月25日,

美好的圣诞节。

匠匠选在那天,

推送了面包老爹的故事。



2016年1月17日,

距离中国传统小年,

还剩三天。

面包老爹在这天发了一份公告:

红炉磨坊,死了。




匠匠一时百感交集。

犹记得那天文章发出后,

匠粉们后台热切的留言,

“这才是良心好面包!”

“一定要去支持面包老爹!”




我有一红炉,

足以慰风尘。



如今红炉将死,

唯剩孤单老爹。



老爹家的面包,

好原料是第一位,

好面粉、动物奶油、好烤炉。

光是烤炉,

就花去了他4万美金,




烤炉内壁,

是火山爆发后的岩浆凝固体,

热度从四面八方蕴至出去,

这样才能保证面包的最佳口感。



因为对品质的极致追求,
老爹一直采用,

十分严苛的制作方式。



做面包用的豆沙馅全部手工制作。
精挑细选上好红豆,
浸泡之后用定制的铜锅小火熬制,
为防止糊锅,
需人工连续半个多小时不停搅拌。 



做成之后的红豆沙,
即使冷藏也仅能存放3天。
而为了保证顾客买的红豆面包,
回去之后第二天依然新鲜,
店里坚持只卖第一天。 



坚决杜绝人造奶油:“这种东西人吃下去,不会分解,经年累月遗留在体内,粘在血管壁里,阻塞血管是它,引起心肌梗塞也是它。”他觉得这种害人的东西,很恶心,也味同嚼蜡。




只要口感不好,

统统不会摆出去买。



人们忘了他原本显赫的身份。

亲切地叫他“面包老爹”

他很喜欢这个称呼,

似乎这就是他的归属。



曾经有人,
为了能经常吃到红炉磨坊的面包,
专门将家搬到其店面附近。



有怀孕的准妈妈,
点名只吃红炉磨坊的面包;
有人远在海南却天天惦记着,
每次见到北京朋友就问:
“你知道红炉磨坊吗?” 



有热心的顾客,
怕因为不盈利最终关门,
纷纷提出组团购买,
甚至还有人要组团捐款支持。
更有远在深圳的粉丝,
不远万里跑来做“义工”。



老爹的红炉磨坊,

在北京寸土寸金的燕莎商圈。
熔岩炉、冷藏库、搅拌缸等设备,
运行需要大约90千瓦时的功率,
绝大部分可做店面的地方,
也无法提供如此大功率的电。 




原料价格占售价的三分之一,固定开支如房屋水电费占三分之一,利润三分之一。可是北京日渐飞涨的房租压得他喘不上气,那利润简直薄弱到没有。




时至今日,

红炉磨坊的薪资还是2000元,

14年来,老爹更是分文未取。

他总是管自己的员工叫“小傻妞”:

那么低的工资还来做牛做马,

这不是傻谁傻?




但员工们从不计较这些,

陪着红炉磨坊艰难经营。

有的从开店就在,

最短的也待了五六年。

为了保证品质而导致关门,

是一件多么荒谬,

而令人扼腕的事




事实上,在匠心之城等各大公号报道转载之后,老爹面包店的销量成倍增长,12月份也成为十几年来卖的最好的一个月。大家甚至欣喜地看到了转亏为盈的希望!



但那个日本人打不败,

政局打不败,

生活困苦打不败的老爹,

却不小心败给了命运。



明明是2002年开业的红炉磨坊,
竟然被2006年开业的公司,
以侵害商标为名告上法庭。



因生产面积低于475平米,
生产许可证将无法续期,
无证生产将面临巨额罚款。
而北京六环以内将不再批准加工厂,
即使花费巨资扩建,也拿不到许可。
在“高端北京”的背景下,
红炉磨坊即将成为历史,
在1月25日这天正式关闭! 




老爹已年过七旬,
员工大部分都是北方人,
要想集体南下毫无可能。
技术培训都是数年之功,
要让老爹从头再来手把手地教,
老人家体力上也做不到了。




匠匠无法想象,

老爹是怀着怎样的心情,

写下那份含血带泪的公告。

但匠匠能切切实实感受到,

将要把呵护半辈子的“孩子”送走的,

无奈、不舍、沉痛、悲壮!




鲁迅说:

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

毁灭给人看。

这是老爹的悲剧,

也是一个时代的悲剧。

来源:匠心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