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读|林夕:人生若如戏,别像贺岁片

浪眼看深圳2020-11-04 06:15:06

   点击"浪眼看深圳",关注一下有惊喜!


过去的我们一直在关注着

深圳的新闻时事、突发现场、生活资讯,

文字、图片、视频的形式,传递到你的面前。

如今,我们尝试再增加一种新颖的内容形式,声音

你喜欢听什么?

时评,美文,故事,访谈,

还是心灵鸡汤?

欢迎评论留言与我们分享。

你想听的,让我来读!




    张智霖在《一代宗师》里仅出现了一个镜头,看网上记载,有人当面问王家卫,张智霖的角色怎么会出了一次场就没了下文。问的人明知故问,自然是时间关系,角色被删剪成过客。王家卫回答得巧妙聪明,大意是,现实人生何尝不是有许多人,只见过一回,就再没有交集了。



   只出现过一回而没有惊鸿感的人,退化为无名字的脸,忘了也就忘了;倒是有许多见过一面,以至两三四面的,也的确没有了下文,为什么就此断了线?那条线也不是不可以追溯回来。

  

   大抵如高阳写的胡雪岩,即使对着初次见面的陌生人,人家滔滔不绝,长袖善舞的胡雪岩仍能很专心地听,边听边点头,间中附和一两句,好像对对方所说深有同感;如此两人就都成了英雄,契也就此投了。


   我的祝福不能说是假的,但要说对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真情由内而外再由外而内地渴望他生日过得很快乐,那才假得让大家下不了台。


  我说,若为偶然的麻烦,有备无患而忙于将生张保温成熟李,这才是延绵一世的麻烦。

   就像在那晚的派对上,也同样碰上了许多初见及偶见的角色,像乙一般的丙丁戊,但戏份都在不经意间被剪掉了。否则,我人生的戏,会变成一部典型的贺岁片,有太多的角色穿插,主角都没有发挥的机会,剧情杂乱,主题不清,感情单薄,必属烂片。而可怕的是,如果没有一把利剪,又没有决断的手势,我们的人生又的确很像典型贺岁片,充满群戏,宝贵的时间给串星占据得太多了。既然不曾相濡以沫,自然两忘于江湖,刻意再见见面,实在不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