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潘综合症”?39岁的人把过错推托到22岁的孟浪和唐突

狐读狐看2020-11-27 06:55:25

      大师甫一亮相,江湖瞬间动荡。

      一代武侠大师金庸状告年轻作家江南,认为江南的作品《此间的少年》对他的几部武侠小说构成侵权,索赔520万。 



      

       江南的《此间的少年》创作于15年前,有些吃瓜群众嘲讽金庸大师气量狭窄,算的是陈年老帐;还有人恶意揣测金大侠老谋深算,等养肥了羊才开宰,因为现在的江南是第十届作家富豪版的首富, 2014年12月到2015年12月一年就有3200万的版税入袋。



    

      江南在微博上出言回应,以:“少债老偿,天经地义。律师怎么诉,法庭怎么判,我就怎么办”,一付合作态度出场。

      ,先是一纸声明后来在微博上继续补充说明,乍一看谦恭认帐,细琢磨,向金大侠表达尊敬和自责时顺手给前辈挖了不少坑儿,围绕着旧债大作文章。



      

     

      他承认《此间的少年》有四个不同的纸质版本,全然不提影视改编权。殊不知,今年华策影业的“梦+1”计划发布会上,《此间的少年》赫然在列。不少金庸的粉丝认为影视改编权才是触动大侠状告江南的动机。



       在微博里他澄清:“《此间的少年》两有两无,有仿照金庸先生书中人名,有出版收钱;没有套用故事,就是个校园小说。没有隐藏行迹,十五年来一直如此。委实说也不是致敬,小透明时代写的,就是为了好玩。”
       他敏感抓住“大侠算旧帐”的群众酵素继续发酵点燃,根本不提影视新项目。

       接下来他提到自己的小说对金大侠“委实说也不是致敬”,如果说不提影视新动向是误导,不是致敬简直有点数典忘祖,直接挑战和冒犯了。



      

      众所周知,同人小说一般是粉丝从致敬出发的,假如《此间无少年》不是代入令狐冲,没有写郭靖黄蓉,没有踩在金大师巨人的肩膀上,在众多的校园小说中如何能崭露头角,赢得众多粉丝和出版社以及影视机构的垂青?这显然跟他在声明中说到的“无论昔日还是今日,我都一如既往地尊敬金庸先生个人和喜爱他的作品”南辕北辙。

      过河拆桥,吃水忘了挖井人。



      

      其实金庸早在2005年初就出言警告说:“有些网络作家拿我小说的人物发展自己的小说,是完全不可以的。你是小孩子,我不来理你,要真理你的话,你已经犯法了。在香港用我小说人物的名字是要付钱的。”周星驰是一个正面的例子,据说《功夫》里用到金大侠小说里的名字,一次要给一万港币。或者说香港的法律对作者的著作权保护是非常完善的。




       这段隔空喊话应该算是金大师的宽容和底线,内地知识权利保护法启动晚,你有空子可以钻,我懒得理你。
       问题是现在内地法律齐备,当初不懂事拿金大侠小说人物自嗨的“国内的小孩子”将要进入不惑之年,少作一版接一版,又卖出了影视版权,已经从网络创作的小打小闹进入商业出版获利,这次又捞到影视界,仍无补过之心。作者把当初出版时的担心归结于咨询过相关法律顾问,然后就毫无愧疚一犯再犯。

      假设作者饮水思源能主动联络金庸先生,沟通版权,顺道表达敬意热爱,也不会引得大师一怒,对簿公堂。年少犯的错一直到中年仍不思改过。

      最搞笑的的是现在大师要跟他讲法律时,他又用年少无知以情怀应对。



       

      心理学家Dan Kiley早在1983就提出“彼得潘综合症”,说一群已经成年的人,却不具备应对成年人世界的能力,他们无法承担成年人应有的责任,认为他人对自己的爱是理所当然,却不愿意以同样的爱回报别人。 

       “彼得潘综合症”的关键特征就是:对青春的理想化和对成年世界的拒绝。 



       

      以此对照,江南貌似符合“拒绝承担成年人应有责任的”临床病症。

       22岁的孟浪唐突到39岁都不主动修复。

      要知道,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 

       少债早不还,老来可能要加倍偿还。

       作文如此,作人亦然。



你患有彼得潘综合症吗?

点击阅读原文测测看



此文发表于今天《深圳商报》文化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