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过那个医生吧!——评深圳医生记者互殴事件

女拳文化2020-09-17 15:26:12



当记者是多少年轻人心中的热血梦想?


我也曾经是电视台记者,还是一个摄像记者,长期跑新闻一线。所以,对于在肖传国医院里发生了冲突的年轻记者们(先不管有没有证件吧),当时心里在想什么,以及此刻的委屈,都非常感同身受。


国家有没有规定保护女职工的产假权益?国家有没有规定劳动法里的劳动者权益?这些法条该不该去捍卫或追讨?


可是,来,让我们一起看看事情的另外一面。

企业的税负之重,举世公认,养一个月薪1W的员工,实际企业要支付的费用高达14400元以上。中国医院临床工作之繁忙,也是举世公认。多少医生护士,是算着自己的产假值班到最后不得不休息的最后一天?可以去问问协和产科的医生护士们。谁不想休息?中国三甲医院哪个不像战场?你休息了,其他同事必然要分担原本属于你的工作,本来就已经超负荷的工作就会雪上加霜。其他部门可以歇息,不交税不办公不写软件不会死人,医院不行。这一点,无论中外,都认可医护这一工作的特殊性。


这位找你们投诉的女员工,以护士资格入职,转做挂号,入职三年生二胎,第二胎休假时间长达9个月,这个,哪个医院能容忍?就算普通单位,包括电视台自己,能接受呢?

当我们年轻时,仅看一个抱着婴儿哭诉的女人,就足够点燃义愤的怒火了。我不相信也不支持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喷记者说是有内幕交易,是不是帮人去“讨债”“碰瓷”,以我个人经验,我们年轻时,还不太明白所有事情的多面,我更在乎我认定的事实,并且急于寻找证据来让我这条新闻成立。——我是直到三十岁,才明白了“客观呈现”是一个多么需要巨大克制的职业素养。这一点,与医生必须在生死须臾作出判断抉择,并摒弃一切的因素,完全中立,治病救人,有异曲同工之处。


回到这个事件的起因吧。有手腕的用人单位,类似这样刚入职就怀孕的情况,可能就在她生完一胎的休假结束后,就轻描淡写地把这样的员工依法合理解职。还用等她再怀二胎?怀胎之后就不上班?但医院给她安排了相对轻松的岗位,在挂号处上班。


已经蹭着国家政策,逼迫一家民企为自己两个娃的孕育生产都买了单,现在娃生完了,出去找别的单位也已经比较容易,得了便宜就不要再卖乖了,非要这样对待尚算厚道的前东家,非要榨到最后一笔——9个月不上班了,离职还要补偿8000。


别跟我说劳动仲裁,劳动仲裁基本是严扣法条字眼,照顾劳动者利益的。

上次一个企业家写的文章在微信疯传,大意是,劳动法正在慢慢杀死中国所有的企业。它简直就是假定民营企业是有原罪的!


举例,“劳动合同碰瓷”,按照《劳动法》,企业和员工必须签订劳动合同。创业小企业往往没有经验,职业碰瓷者进了企业,到了续签合同时,故意拖延,或者假借出差,各种借口不签。企业如果没有经验(谁会防备这个啊?),拖延到了一定时间,碰瓷者跑去劳动仲裁处起诉——因为“未给签订劳动合同”,要求给予双倍补偿。


没错,只要你用人单位没给签订合同——有一个月算一个月——赔偿双倍工资。


啥?是他自己不签的?对不起,劳动仲裁处不会采信。那是你自己用人单位失误,自己承担去吧。


一个做HR的朋友,她也是女人,体谅女人,老板已经跟她说了,绝对不允许再招女员工,一个年轻女孩苦苦哀求她给一次机会,承诺入职后三年内绝对不怀孕,各种赌咒发誓,HR心软了,心里暗中觉得,还是应该帮帮女人,给她机会,于是招了她进来——一进公司,这个女孩第二个月就怀孕了,直接请假,说有先兆流产。


老板大发雷霆,HR傻眼了。HR变成了孙子,微信上苦苦哀求她就算怀孕,也起码把工作正常履行了,她是用自己的信用人脉给背书才招她进来的,对方理都不理。摆明就是准备吃大户来了,在这家公司把娃生了,福利拿了,让公司养她两年,到哺乳期结束,再换一家公司呗。那时候,她找工作也好找了!可是,妹子,你这样毁了一个HR,也毁了多少守信的、有职业梦想的妹子的工作机会你知道吗?

人真的可以这样精致利己,“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对周围的一切美好约定都竭泽而渔吗?


企业本身就不堪负荷,民营医院还面临着经营收入和医疗救治的双重压力——一方面,成本不堪重负,另一方面,临床各种缺人。


为什么肖传国医院的女院长,会有那么大的情绪反弹?换我也会。因为她对这位女员工不薄,所以震惊又愤怒。是有感情在里面。


换个职业一点的,如律师,或如资深人力资源经理,我跟你谈什么谈?公事公办,该上法院上法院,我和你说不着。


从视频看,女院长异常委屈,女性的情感弱点暴露无疑。同为女性,我体谅你,你怀孕,我体谅你,不干护士了,给你安排挂号处上班,你生一个我也尽力体贴你,你生两个我也体贴你,女人何苦难为女人,可是,你体谅我了吗?得了便宜卖乖,你还领着记者、带着律师,阵容豪华地来原来的单位“采访”,已经回复了“正在走法律程序,等待法院判决”,婉言拒绝采访后,还要在医院里不走,“讨说法”………


记者一腔热血地把休完产假的女员工当作维权弱势群体时,有没有想过,医院方面的弱势与无奈?


媒体是一种权力,仅次于——甚至某些时候,在中国,还会高于公检法的权力。


这样的权力是双刃剑。这样的权力也应该有边界。


医院在几乎全世界所有国家都是一个神圣的场所,病人的隐私权益会得到充分的尊重。国外媒体可以说无孔不入,我们每天看着各种新闻事件,有几个人看到过国外媒体上有医院的内部场景?


那是不可逾越的一道边界。


病房区域,不允许入侵,也禁止摄像拍照和喧哗。


而对于这样的地界,医生也会有捍卫的本能。


目前从有限的媒体披露来看,被刑拘的马医生,这辈子没有跟人吵架红过脸。从临场的反应来看,他可能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的混乱冲突。他甚至有一点迂腐,但凡稍微狡猾圆滑一点的人,绝不会在这样的时候,这么直接表达自己的不满和忿怒。更不会拿自己信息辛辛苦苦的七年寒窗,几十年苦修的医生身份,去拼命一搏。


为什么?


他捍卫的底线被亵渎了。一个医生,连自己的病房都不能保护,再三要求离开,对方仍然拿摄像机杵在脸上,摄像机割破了他的手,一厘米左右很厚的一块肉从指头上活活撕扯掀开,那是一个临床三十年的医生的手。



作为一个医生、一个清高自爱的知识分子的底线被击破了。他出身山村,妻子目不识丁,却仍然与他相濡以沫三十年,老母亲已经八十八岁。他是一个传统到迂腐,老实到木讷的医生,那一刻是豁出去了。同时又看到自己尊敬的六十岁的女院长被推倒在地,他觉得已经忍无可忍,几乎要拼命了!


他做出了一个会让他自己后悔终身的举动。夺过摄像机砸在地上。


其实稍微了解心理学,就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你扛个机器,不可一世地闯进了我的神圣使命的地方”,不就是凭借这个“机器的威力”吗?机器背后所拥有的“报道的权力吗”,你一再用它来霸凌我们、羞辱我们!我要毁掉这权力!


他大错特错。


他可能将为这5秒的情绪失控,付出比死还痛苦的代价。

中国有一个法条,很少被人知道,像寻衅滋事罪,关键时刻却可以把一个人装死在口袋里。损毁公私财物,价值5000元以上,就可能刑拘。不客气地说,今天微博上疯传的地铁上那个摔小姑娘手机的北京男,如果摔的手机价值5000,就够拘。




柳叶刀杂志披露,因为医务工作人员生存环境的恶化,中国医生正在迅速流失。


一个资深年高的内科医生,前三十年都在治病救人,从未有任何违法甚至是任何违规的举动,(且不论事情起因了)在一次双方都高度情绪化的冲突中,摔坏了一台摄像机,是否就要因此付出刑事惩罚的代价?是否就要因此失去他已经行使了半辈子的执业资格?


这个太残酷了。


对于一个医生来说,真不如杀了他。


就像对于一个记者来说,封杀他的笔,不如掐断他的喉咙。


我曾经是记者,后来在很多次救助中,认识了许多医生,从此改变了对医生的刻板印象。他们普遍是骄傲的、自尊的、自矜的,同时也是脆弱的、有着对生命深沉的爱——因为这样的爱,因为每天面对生老病死,洞察人性最深,他们也是习惯以冷静到冷淡的态度,来表达他们的爱。也以克制到冷漠的情绪,来表达他们的恨。


对于每一个社会来说,一个好医生,一个好记者,都是宝贵的。


如果媒体一方现在肯坐下来,宽宥一二,马医生或可逃过一劫。因为被损毁财物一方的态度,最终将起决定性作用。何况这个牵涉的是一家重量级媒体。

事情已经过去,双方未有“不可挽回的损失”,能不能,不要让让裂痕再次扩大。中国的医患矛盾,医院与媒体的分裂,在之前的多起诉至法庭的案件中,已经可见一斑。这是转型中的中国所要付出的阵痛代价之一,媒体的边界,医院的沟通方式,双方都要学习成长。


这样的磨合,注定以喧嚣的争执、论战、冲突为代价。过去一年中,几十位医护被医闹杀害杀伤,我们无法挽回这样的伤害了。多少眼泪都没有意义了。


但,马医生还在。他过去一直是一个好医生,本质上也是一个双方都有不当之处的情绪冲突的受害者,他做错了事,但是不是就要因此付出职业生命的代价?可不可以,对已经付出惨痛代价的他,多一点点人性的关怀?



弥合伤痕吧。不要再增加任何一个医生或记者,流血在伤害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