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的错证明了马云的对

互联网周刊2020-09-15 13:54:56


 新时代企业家精神兴起的合理性


 万科曾被当作工业时代的治理典范,但在这次发生在经理人团队与大股东华润、宝能的主导权之争中,这一典范的脆弱,把其范式本身的弱点暴露得淋漓尽致。


 互联网时代影响的人们在旁观时或许可看出一个笑话,这就是幼稚。幼稚,是因为从新浪毒丸计划到马云的双重投票权,别人玩剩下的,却居然能让前一个时代的模范人物王石束手无策。斯复何言。


这种旧的王石类企业家精神没落的荒诞性,反衬出新时代企业家精神的兴起的合理性。

 


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的要素并不复杂

 

从新人类角度看,事情可以这样解读:王石作为万科创始人,在没有AB股结构和双重投票权制度保障下,想以经理人团队身份想主导投资人(典型如在深圳地铁问题上绕过华润),不能视为理想主义,而纯属法盲一枚。

 

新例例如:马云正是因为看到会有今天这一出,才拒不肯在香港上市。

 

而王石不能与华润协调祭出毒丸计划驱逐宝能。

 

人总有情绪乃至所谓“情怀”,但不管你的情是对是错,都不能在资本拜物教下陷入自相矛盾,进退失据。

 

新时代的人的成熟表现在,找到了与资本打交道的规范方法,有理有利有节地实现了“资本要素提供者对智力要素提供者的追捧与让步”(韩小明教授语)。

 

这只是一种逻辑层面的水平差距

 

新兴阶层的第一声啼哭,就宣告了类似王石这样的传统偶像的黄昏。

 

问题的关键,这是知本与资本之争,是第三次浪潮的核心资源与第二次浪潮的核心资源的权力之争。

 

对与错有两个层面,第一是对对与错的认知,第二是行事的逻辑。

 

网游这类产品团队都特别在讲的第一是价值观,但第二就是游戏规则了

 

同股同权是工业时代的游戏规则,互联网企业家作为一个阶层,一开始似乎就打心眼儿里不承认这个游戏规则。

 

取而代之的,是以谷歌、阿里巴巴等一线互联网集团势力在实战中确定的游戏规则,这就是双重投票权。它可以让知本所占的票超过资本所占的票。它的实质,是在传统工业化资本集团与新兴互联网知本集团之间,确定权利的边界,进而确定新经济、新世界的秩序。

 

事实上,它保障了像马云这样的创始人,可以凭借知识所占有的投票权,否决凭借资本所占有的投票权。

 


知识经济需要的是真品,而不是高仿品


比现代还现代的企业,高度依赖创始人的个人知识能力,仅用现代企业制度(互联网人将其读如“不现代”企业制度)——一种保卫物质资本的制度,经理人只是其奴才——是无法保障其基本权利的。

 

王石们这个旧阶层的悲剧在于,企业家作为个人,是知识经济的高仿品——比如具有知本家的个人知识、个人能力、个人魅力——但客观上(也就是制度上)他们相对于资本是非独立的。企业家精神只是个人的,而不是制度的。

 

因此当制度的洞穴中传来同股同权这个紧箍咒语时,除了让我们听一下企业家膝盖的扑通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就是工业时代的企业家必然退出历史舞台的基本面上的原因。如此,他们终不堪大用。

 

如何把精神转化为权利,无论其精神的对错

 

马云在资本面前不像王石这样弱不禁风,不是由于他个人有三头六臂,而是他站在一个新兴阶层背后,这个阶层用比现代企业制度更先进的制度,从整体上把马云们的企业家精神从精神转化为权利。

 

能否认清事实,有时与屁股坐在新旧时代的哪边也是有关的。

 

结语

 

知识经济时代,不是让知本否定资本,让资本的权利下降为0,而是让资本退回到恰如其分的位置上。

 

(文/奇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