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总是忙忙碌碌,乐此不疲打理她的咖啡馆,因为享受那里的文艺气息

铿锵三人行2020-12-01 11:33:57


今日焦点:你去过咖啡馆吗?假如你拥有一家咖啡馆,会如何打理呢?


小时候,国内正处于改革开放初期,人民生活水平普遍不高,那时不说咖啡馆,一个小县城里,高档一点的饭店都少见。后来进城读书,国家经济发展起来,慢慢有了麦当劳、肯德基,咖啡馆也进入人们视线。


在九十年代学生眼里,咖啡馆终是个高大上的事物,不说那明亮的灯光、洁净的地板、轻柔的音乐、弥漫奶香气息的咖啡,连设计精美的菜单,本身就是一件美仑美奂的艺术品啊。


可是,里面的天价消费,让当时身为穷学生的我望而生畏,想必身边的同学都有这样的印象,咖啡馆是一个有钱人才去得起的地方。


后来参加工作,又在城市从事传媒工作,因采访需要,经常出入咖啡馆,那里的环境和消费也就不再陌生了。


印象最深的一次,接到主编任务,需要采访一位从事金融工作的专家,对方是香港人,工作非常忙。好不容易约到采访时间,地点见缝插针定在罗湖火车站附近一家咖啡馆,采访完成之后,嘉宾需要立刻乘火车赶回香港。


见面寒暄已毕,嘉宾非常礼貌地问我们要喝点什么,服务员很快端上热气腾腾的咖啡和点心。只因宾主双方都有公务在身,时间都用在紧张和快节奏的采访上,那杯咖啡的味道,怎么也回想不起。


是啊,咖啡馆理应和休闲、慢时光、文艺这些词联系在一起的,来去匆匆可不属于咖啡馆的格调。工作一段时间,终于有空逛逛深圳的咖啡馆,有段时间在罗湖小住,去了万象城一楼的科斯塔咖啡,周末去星巴克约朋友聊天也是寻常之事了。


很享受咖啡馆那种氤氲的气氛,撩人的音乐,浓香的咖啡,可以带本书独自坐一个下午,也可以约上一二友人,畅叙久别的幽情。只有到了咖啡馆,你才觉得时间是用来消磨的。


后来,我的朋友刘西开起了咖啡馆,经常约我去小坐,顺便帮助撰写菜单文案,我也乐得在那喝咖啡、吃牛扒、看电影。周末的日子,既帮助朋友做做宣传策划,又享受一段美好的咖啡时光。


朋友圈里,刘西是个特别有情调的人,她出身江西一个教师家庭,从小耳濡目染,是个美女文青。她在深圳水贝村居民区开了一家小小的、文艺范十足的咖啡馆。初衷是将打理咖啡馆作为事业起点,同时搞搞活动,聚集热爱电影、喜欢阅读还享受咖啡的朋友。


刘西经常给我讲一些关于咖啡馆的故事,多是些浪漫情缘,这里甚至还产生过一段异国之恋。我喜欢来咖啡馆看电影,曾经策划过为期一个月的文艺电影观赏兼交友活动。一个月的时间里,每到周末晚,安排一场国外经典文艺影片的观赏交流活动。


我引导大家观看《两小无猜》、《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天使爱美丽》等文艺青年耳熟能详的电影。和电影院不同,观影时可以边喝咖啡边交谈,毕竟这些电影大凡文艺青年都已经看过。之后我准备好讲稿为参加活动的年轻人详细讲解影片意义和内涵。


刘西是个理想主义者,她只想维持咖啡馆的基本运营,享受那里的文艺气息。所以咖啡馆一面墙壁贴着历次活动合影,放映机总是播放她喜欢的电影,大堂还专门设一座书架,摆放着她搜集的各类图书。每次来她家咖啡馆,都是情怀满满,结识不同行业的朋友,真是人生一大乐事。


星巴克的创始人霍华德·舒尔茨讲过一个故事。有一次他去意大利出差,期间当然不忘考察一下同行,去了几家当地的咖啡馆。舒尔茨被里面的氛围深深吸引——咖啡馆里的师傅热情地招呼着顾客,客人们不管熟悉与否都友好地相互问候、聊天,这里就像是一个由家衍生而来的舒适社区,这些咖啡馆通过咖啡把喜欢它的人聚集在了一起,它充当了人们之间建立社交关系的纽带。


这里的场景让舒尔茨感悟到星巴克忽略了咖啡事业的真正意义,从意大利回来后他就建议星巴克的3个合伙人加卖浓缩咖啡。正如他在其自传《将心注入》里所说:“顾客并不是冲着喝一杯美味纯正的咖啡来的,由于我们门店设计得优雅舒适,他们大多把这里当成了除家庭、公司以外的第三空间,来到这里小憩片刻、放松下心情。”


咖啡馆的意义大概就在这里,大城市两点一线的空间里,要么紧张工作,要么操持家务,容易疲惫,灵魂需要一个能自由呼吸的第三空间,咖啡馆的存在,符合人们的彻底放松的需要。咖啡馆,带给人们的除了一杯咖啡,更多是咖啡之外的美好体验。


假如我有一家咖啡馆,可以做的事情还挺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