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查师PK设计师斗智斗勇“互撕”大戏

易筑结构2020-10-17 06:11:42

点击易筑结构关注我哟

☀ 感谢关注【易筑结构】,我是布丁,一个喜欢舞文弄墨的90后伪文艺小青年,开设【设计之声】专栏,定期推送最新结构设计原创作品!欢迎有料的结构设计师加入原创部落群QQ群: 183435525!



《设计之声》专栏本期推荐原创作品来自自媒体公众号 吕和说设计

作者:吕和

喜欢阅读的70后

一个穿梭在深圳设计咨询圈的结构人

个人自媒体账号:吕和说设计


有个项目的电气专业,审查师是我们和蔼睿智的副总,设计单位是深圳市某知名设计公司,因为某个问题,我们的电气副总和设计单位的电气副总掐起来了,两个人都执拗的坚持各自的意见,由刚开始的电话沟通,升级到当面数次的沟通,最后成功的到规划局去理论去了。


内地的设计院朋友听了我说的这事了,惊讶地张大了嘴 “你们深圳的审图氛围可真宽松,设计的居然能这样和审图交流”。

朋友这样奇怪,源于对深圳施工图强审市场的不了解。


深圳具有房建类施工图设计文件审查单位目前七家。有迪远、华森、大正、深大源、电子院、精鼎、广玉源,这几家除了后来的广玉源之外都是大约在05年左右从深圳的6家大设计院分离组建的。它们有些是国企有些实际上已经私人控股。不过不管是国企还是私企从本质上来看都和设计院一样,需要靠市场生存。既然是要靠市场吃饭就是一手经营一手服务,说到底对于技术人员比拼的还是服务。


来过深圳的人都体会过深圳的服务业的专业程度,设计咨询圈也不例外。深圳无论设计还是施工图审查人员的服务意识是流进血液里的,审查师、设计师和甲方就某问题进行的充分沟通是没有障碍的,所以偶尔出现一次如前文所述的激烈讨论也就不奇怪了。


 一个地方云集了这么多家审图单位,市场的蛋糕够大么?我给出个模糊数据,16年深圳市的施工图强审的合同额约八、九千万,相当于七家单位人均一千多万点,这么点对于一个稍大点的审图公司来说还是不太理想的的。好在从前几年开始就有些审图公司在细分领域内开发出好多业务类型,比如精细化审查,高端专项咨询等,这一块对合同额的提高效果显著。


公司业务多变,干活的还是那帮审查师,他们的工作内容就比较繁杂,除了常规的施工图强审、还会有精细审查项目、高端专项咨询项目。这就需要审查师高超的技术水平和专业的服务精神,那么良好的沟通能力是最低要求。(关于咨询和强审等的业务区分以后我专门撰文细讲,今天主要讲强制性审查这一块业务)。


然而,会沟通的审查师们经常会遭遇被当裁判的尴尬和压力。

比如甲方想省钱,对设计师说“地下室外墙裂缝宽度限值不按0.2按0.3控制不行吗”,设计师很聪明人一般会说:“嗯嗯,那得问问审图机构的审查师同意不”?


吕和14年还碰见过一个项目,场地复杂,地勘单位定了一个抗浮水位,设计单位没有采纳自行取了一个抗浮水位设计。等我发现了告知甲方,于是乎三家单位洋洋洒洒十几个人同时来开会当面研究这一个问题,会上设计和地勘各执一词,无法达成一致,甲方瞧着我意思是我来定。

更多的时候是对于超限项目的确认,很多项目的超限边界是很模糊的,设计单位往往拿个平面图就过来让审查判定。

这类问题实际上它具备很大的不确定性

第一,审查师即便是超限专家实际上他个人判定的东西在后期抽查时未必就和抽查专家的判定为一致;

第二,作为设计院实际上是是否超限判定的主体责任人的,设计和审查商量下是可以的,但审查师对项目的判定的权威性值得商榷,更何况两家有异议怎么办?


16年7月份,深圳市住建局下发了一份文件《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关于调整超限高层建筑抗震设防审批模式的通知》,这份文件顺带提到了这个问题:

下面是该文件的局部内容截图:

文件对对双方有异议时给出了指导意见,一般是由设计单位组织三位超限专家召开咨询会(注意是超限咨询会,不是正式的超限专项审查会),由超限专家判定是否超限并形成书面结论。


这真是及时雨,它至少在超限判定的问题上厘清了审查和设计的责任边界,十分感谢。


 《设计之声》专栏推荐原创自媒体

更多原创作品,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原创
征集

征集内容:设计项目经验总结,热议话题讨论,(设计、生活、工作)中的趣事片段,以转行、求职、裸辞、跳槽、考研等为主题个人经历分享,规范条文解析,注册政策以及相关问题讨论的专业内容。

专栏作者:58位; 原创作品 : 150多篇

投稿QQ:1780688689 (布丁个人专线)

作品评选:定期组织优秀原创作品评选,颁发荣誉证书及土木纪念品。


优秀的原创作品,易筑结构官方微信公众号会同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