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这半年

峨眉茶道2020-10-22 14:18:10

现在的年头,一年都如一支箭,哚的一声,米油了!何况是……半年,那简直是子弹一般:只听得光阴,哇……,应声倒地……


年初下定决心搞淘凉山,投一百万,拉起几个兄弟伙起重装上阵。3月是过完年的月份,至少我和我的伙伴们的嘴角还留有一部分过年肉油,因此在行动上还显得不那么紧张。4月跑凉山地区就高反,搞得自己有如蛇精病,要死不活瞎倒腾,好不容易把地面店店址落实下来,才敢回到成都。余下的事情就是让陈虎、猫姐补给后期跟进。

回到成都不二日就着手开发乐享广元、我们的公社、VR虚拟现实三大工程,广元、绵阳、成都、凉山这四地成了我南下北上天府之国的专门路线。感觉这一年的开头就注定了我不可能在网上给股东们汇报更多的信息。这些信息真的是公司绝对最高级别机密,本人只能提心吊胆地观望着各位股东朋友的心灵反应。


结果是:我这一生最感谢的,就是这一批股东朋友,没有任何一位给我造钱压力,都一直默默地体谅着我的行动和行为,本人在此深深地表达感谢!

5月,陈虎和猫姐上手淘凉山,可惜出师不利,在盐源将商务车弄成了近万元的忍者神龟。而我,则在成都与领航制造刘原先还在为三年后上市的事情扯得天昏地暗。我认为至少十年后考虑上市,他却要求最多三年。我总觉得这东西儿东?离我太远了点。考虑到他是业界大佬,一月后就决定:难求得再与他扯,烦求得很。

接下来就是天生年度分水岭的6月,人力成为我最大的重点工程,徐工无法将工程师从深圳拉到成都,瞎子曾涛又需要去支援奶业那边,现有工程师团队快要封山育林了。得另定产品经理,得另设总工。哦对了,成都蜗的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从成立的那一天起就没正经地组建过销售部,再不组建,那淘四川和淘凉山的股东们百分百不相信老金在未来的日子里还能顶住。


于是,6月拿来整什么?整人比什么都好,下半年要做正面战场,没销售专业的团队,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四川最大的独立互联网集群公司,嗯,我心中最大的。

这期间,好多好多人开始向我吹风了,说谁谁烧了一个3000万的网,谁谁谁的APP注册量达到了近一亿,谁谁谁又拿到了N轮风投,谁谁谁又搞到了政府多少钱。说真的,我内心是妒忌他们的。我他母的怎么就这木米求能耐?我的股东跟着我操江湖是不是操错了?正在思考间,或者说正在仰望成功的他们间,老天又给我送来一阵安慰。曾经沧海中的好几位成功者跑路了,带着政府的妹子私奔了,带着风投的疯头离散了。马的,老天安慰人的时候,总不忘记撒几滴尿,六月,小金,米油啦……


从来6月整人要整到注,发现六耳猴子有一些公司属性的感觉,那迈,他自然就是新一代公司产品人。陈虎作为老人,做做总经理好像不差什么,非要说差的话,咳咳。差点社交语言,或者是精准判断力,其他的执行力、速度、参与度,基本不在话下。整人才的事情如钓鱼,有时一个月钓不到一条大鱼,但我今年的六月,以我作为长年自封伯乐腰力不差的人来说。至少这一月钓到了四条优质金枪鱼。他们能否在公司成为公司体面的射手,下半年一定能见分晓。

啊,7月,你是那么的美丽,你是那么的妖。

我们几十号人就开整了,如果烧绕着不爱我们销售团队的朋友们,请你们把他们拉黑,我特别喜欢看到我的销售团队被拉黑后的表情。什么头条,什么主播,什么VRAR等等。我将用尽江湖中各种刀光剑影,申明,我们不用枪。

传说,卖人是一门伟大的生意,但在中国,被人贩子给破坏了这一句奇迹的话。同时,有人说:众筹就是乞讨。嗯,我想了半天,发现这话好像是在证明那些连乞讨都没资格的人发出的酸楚之言。如果众筹算乞讨,那发行股票算什么?算跪求?

公司盘点已经翻了7倍,我路过天府广场时总在想,那天来果体奔驰一盘。老猫经常跟我吵嘴,我之讨厌她,但她又老是不生气,这一点是我至今过不了的坎。杂整?


附:耍耍的事情让大家有些失望,但没关系,反正老金又不是第一次让大家失望。比如我长期说自己想切做大保健,结果一直没去成,刚想好鼓起勇气去的,却听说那个雷家人做保健打飞机给打死了。吓得我搞紧回家抱着陶老师狠狠地睡了一个通霄,简直,疯狂地。

好像应该写完了吧?我想一下还有什么米油写。哦对了,淘凉山的财报,不对,这地方不公开谈钱的事,让财务给股东单独发出去。主要是想说:下半年卖淘凉山的商品,吼吼!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