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篇:一起悦读的理念与方法

弘爱人文阅读2022-06-23 07:22:05

一起悦读俱乐部是一个开放性的阅读交流平台,发起成立于2011年4月23日“世界读书日”活动期间。它主张阅读本身即生活方式,倡导“快乐阅读、共同阅读、分享阅读”的阅读理念。提出“全民阅读公益推广,书香社会民间行动”的口号。自2011年11月以来,在每个周末均定期举办包括大众阅读和儿童阅读在内的公益性读书沙龙活动。在这一些列的读书活动中,均贯穿着一起悦读俱乐部的理念主张和独特方法。




 

一、一起悦读方法


 

    一起悦读的基本方法说起来非常简单,如果用一个字来说就是“读”,要用两个字来说就是“悦读”,用三个字来说就是“一起读”。

    “读”是强调了阅读的行为,“悦读”是强调了阅读的态度,而“一起悦读”则是强调一种阅读的策略。总结起来说,一起悦读就体现了有效阅读方法的三个重要方面。


1.1读:阅读行为

    读书活动首先还是要引导个体“读”的行为。无论全民阅读的主张如何重要,无论阅读推广的活动如何红火,也无论各种推荐书单如何完善,但离开了个体的阅读行为,就什么也不是。所以我们主张每个人首先要“读”!“读”的行为本身,要比考虑“读什么”和“怎么读”更为重要。同时我们强调的“读”,也是指持续地读,重复地读,创造好的环节和条件去读,直至养成阅读的习惯,直至终身阅读。


1.2 悦读:阅读态度

    我们主张“悦读”,不主张苦读。因为阅读本身就能给人带来快乐。一个真正的阅读者是完全可以从阅读行为中,感受到无穷的幸福和乐趣。“悦读”指的就是愉悦的阅读,是快乐的阅读,这既是指一种经验化的阅读体验,也是指一种阅读者所秉持的阅读态度和阅读追求。


1.3 一起读:阅读策略

    我们强烈主张在一定的社会成员之间,形成共同阅读的良好风尚。父母与孩子之间一起阅读,老师和学生之间一起阅读,同学与同学之间一起阅读。此时此刻,我们在一起,我们就一起阅读。这种有归属感的团体中的动力性因素,即在环境压力下的互动学习与强化,是一种非常重要的阅读策略。

    “我们在一起”的这种感觉中,需要识别两个关键因素。一个是“被动性因素”:每个人表面上的阅读个性化选择,实际上都是在一个特定的群体中(比如班级同学,比如朋友圈,比如同事等等),或是在某种环境氛围中(比如工作需要,比如媒体或名人)的影响下,从而形成的共同阅读趋向,即一起阅读现象。另一个是“主动性因素”:即个体仍然有可能在已有的知识储备情况下,主动选择自己与谁“在一起”阅读,即选择自己信任的人或书。这也体现了“一起读”的重要价值。因为我们说的“一起读”,实际上是强调在一起的群体面对共同问题的阅读,也强调共同担当责任的阅读。


1.4 一起悦读在亲子阅读中的应用

    “一起悦读方法”应用于亲子阅读中,也具有非常重要的实践意义。

    从孩子的成长角度来说,他需要阅读好书,结交高人,这样才有利于他们形成阅读兴趣和养成阅读习惯。而一起悦读的团体阅读提供了这样的条件。

    从家长的教育角度来说,也需要借外力,借外脑。孟子说“古者易子而教之”,就是因为父母教育自己的孩子的时候,有很多情况下在情理上行不通,“教者必以正,以正不行,继之以怒”,所以家长很多时候都需要借助于陌生的外部环境和外人的力量,才能对孩子达成有效教育的目的。而一起悦读的团体阅读就正是这样的外部教育力量。

 

二、一起悦读理念


2.1 快乐阅读

    “快乐阅读”亦即“悦读”,作为“一起悦读”提倡的首要核心理念,还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它指的是自由的阅读而非功利性阅读,是解放心灵的阅读,是摆脱了任何功利束缚的阅读,是趣味的阅读而非职业性阅读;是寻找快乐的阅读,也是指以快乐的心态来阅读。但更是指在阅读中寻找真正幸福感的阅读,是对并不一定快乐的艰涩的阅读过程进行克服的阅读,是开掘思想征服挑战,能够真正体验到生命的深度愉悦的阅读。

    但现在依然有很多人并不赞成“悦读”或“快乐阅读”的提法,在他们看来,古人所说的“苦读”绝对是有道理的,因为任何学习都不可能是轻松和愉快的。过分强调了阅读的愉悦和快乐,会让人轻视阅读,或者使人只是追求轻松和愉快的阅读,从而放弃了需要经历困难和刻苦才能真正获得成功的阅读。这种说法有其合理的一面,但却忽略了我们倡导的“悦读”与“快乐阅读”的真实含义。他们说的“苦读”常常是很明确地指学习行为的过程,而当代阅读理念中强调的“悦读”与“快乐阅读”,则多指阅读的态度和结果。所以这两者在根本上是并不矛盾的,没有必要一定要用“苦读”来否定“悦读”。同样,强调“悦读”也并不绝对否定“苦读”。


2.2 共同阅读

    “一起悦读”所提倡的第二个核心理念即“共同阅读”,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一起读”的策略。我们说过,“共同阅读”强调的是面对共同问题的阅读,也是强调共同担当的阅读。这里依然需要识别两个关键因素。一方面是“共时性共读”:即我们主张在一定范围的社会成员间,大家共同阅读同一部作品,讨论与分享,共同感受内心的力量与温暖,寻找相互间心灵的契合。另一方面也有“历时性共读”:即好的作品口口相传,被不同时期的人们在不同的空间共同阅读,形成经典作品和精神影响的代代承传。青少年成长中的经典阅读往往也都是历时性共读。我们需要有独自的思想探索,但也需要共同拥有的知识和文化前提,来建构我们自身独有的精神品格。

    同样,现在也有很多人并不赞成“共同阅读”这个提法。在他们看来,阅读是高度私人化的行为,怎么能去要求共同阅读呢,如果提倡共同阅读,就会令他们回想起不愉快的大一统历史记忆,那时个人没有选择权,只能读被指定的读物。所以他们认为共同阅读无疑是洗脑工具,是对个人阅读的抹杀。这种看法其实是有很深的误解。因为共同阅读并不是取消个人的选择权,我们已经说过,它不过是一种阅读的策略,最终的目的仍然是强化与促进个人阅读。此外,从我们上面对“一起读”和“共同阅读”已经做过分析来看,实际上从来都不存在什么单纯的个人性独立阅读,一切阅读行为的背后,其实都不过是在不同的群体和环境影响下的“一起读”,亦或说是在“历时性”意义上的“共同阅读”。所以,共同阅读与私人化的个人阅读,从来就不是真正矛盾的对立面。


2.3 分享阅读

    当我们在说到“一起”的时候,其实就同时意味着有“不同”。所以“一起悦读”的第三个核心理念就是“分享阅读”。分享阅读就是承认差异性的阅读。阅读在很多时候都是被认为是孤独的个体行为,每个人的阅读选择和阅读感受也许都是独特的。但是,每个人的独立思想,也终将汇入人类文明的溪流。所以我们希望,理想的阅读是一个人在自己的身边能找到充分交流对象的阅读,找到可以相互馈赠思想伙伴的阅读。我们希望能有分享喜悦与感动、分担痛苦与压力的阅读,在分享中获得相互的接纳与相互的尊重,在分享中增长人生的阅历与生活的智慧。

 

三、 一起阅读过程


 

    一起悦读俱乐部的读书活动,强调并贯穿的是这样一个ECLE过程与方法。在团体阅读过程中,“体验(Experience)”是实际上就是我们前面说过的“共同阅读”,而“交流(Communication)”即是我们说过的“分享阅读”。


3.1 体验(Experience)

    “体验”首先指的是对于阅读文本的体验,包括在阅读文本过程中的审美体验和情感体验,例如对于文本的审美判断,好还是不好;或者是否能与文本产生情感共鸣等,喜欢或不喜欢等。其次指的是对于生活现场的感知,包括在一起悦读活动中对于团体人际或者其它生活现场的感受和体验。感知人际之间,即自我与他人的互动;感知群体之中,即自我与群体的边界,以及自我在群体中必须遵循和顾及的社会规则与潜规则。

3.2 交流(Communication)

    “交流”即沟通,即相互的对话。人的品德就只有在人与人的关系中得到培养和发展,所以在任何事情上,交流与沟通都是一种核心能力。我们这里说的交流,既有阅读者与文本世界的内心交流,也有共同阅读的伙伴之间的互动交流。但在一起悦读俱乐部的阅读活动中,“交流”亦即分享阅读,其特别的含义,是对于“倾听(Listen to)”和“表达(Express)”的学习和训练。

3.3 倾听(Listen to)

    “倾听”是为对方而存在。所以倾听不是姿态,不是垂询,不是为了向别人给出建议。倾听是以别人为中心,所以倾听的时候不要表达自我,不要把别人的话题引到自己的身上。“倾听”的学习,就是要首先做到听懂别人到底在说什么,并且尊重和理解与自己的不同。在一起悦读的环境下,既要倾听文本作者的声音,弄清楚作者表达了什么,或者试图想表达什么;更重要的是倾听同伴的感受,学会站在对方的立场上,去理解他的感受,理解他们的观点。

3.4 表达(Express)

    “表达”是指通过通过理性思维组织后的语言,来表达自己的观点和看法。和人们常见的个人“表现”,是有着本质的不同。我们在各种阅读活动中都会经常遇到喜欢表现的人,这类人通常是通过一些动作和非理性语言,来表现一些个人情绪和个人观念,或自说自话,或争强好胜,但求引人注目,而缺乏交流的愿望和对话的意识。他们一旦受到忽略和反驳,往往又会生气而任性。也许这和许多人的自我中心习惯也有关。而一起悦读的共读环境,正是要让大家来克服这样的自我表现。真正的表达,应该是不强加观点,不争辩说服。在一起悦读环境下,表达是一种相互间的表达,是一种平等对话的训练和学习,相互表达的训练和学习,同时也就是相互倾听的训练和学习。

    一起悦读同时强调口语表达与书面表达。口语表达是现场讨论过程中及时动态的思考体现,也是相互激发的灵感回应。而书面表述也是需要在长期的阅读过程中积累语言材料和语言感觉。

 

四、一起悦读目的


 

4.1 三维技能目标

    一起悦读设想,在大量阅读的基础上,经由“体验”和“交流”,从而发展自我的认知、理解和感受的能力,同时也形成个人的“思想主见”,这种思想主见实际上就是一种见多识广的鉴别与判断能力。能快速获取文本信息,理解文本的思想,感受文本的情感,同时还能对其进行鉴别与判断,这就是综合的“阅读能力”的形成与提升。

    经由“体验”-“交流”-“倾听”的训练,培养与形成换位移情的共情同情之心,同时又具有自己的“思想主见”,这就是与人“合作能力”的基础。

    经由“体验”-“交流”-“表达”的训练,形成对于文字的敏感和熟练掌握,同时又具有自己的“思想主见”,这就最终形成和发展为“写作能力”。

    阅读能力、合作能力、写作能力是一起悦读活动最直接的三维技能目标,这是一个人显性的外在能力表现。


 

4.2 三维素养目标

    毫无疑问,一个人的思维判断水平,和一个人的阅读能力直接相关;合作能力实际上是体现了一个人的情感智慧,也就是我们俗称的“情商”;而写作能力通常都会帮助提升一个人的审美创造。

    思维判断、情感智慧、审美创造,正对应于真、善、美的三维诉求。这是一个人蕴含在内的素养支撑。因此,一起悦读直接作用的三维技能目标,就与一个人的三维素养目标发生了某种程度上的重叠。


 

4.3 成长与自我建构

    我们反复强调一起悦读阅读活动重视的是体验和分享,倾听与表达。关键环节是交流。法国当代思想家阿尔贝·雅卡尔有一次在一个汽车企业里演讲,他说:“每天早上当你们的总裁和你们的清洁工离家去工作的时候,什么是他们的希望?生产汽车?不是,是与他人相遇交往。汽车只是一个借口,最后的目的是每个人能与他人相遇并有丰富自我的机会。”当然岂止是汽车企业里的人们呢?人类的物质生产从本质上来说,其实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所以雅卡尔还说,“学校的目的在于教会每个人与他人相遇交流,一旦这个相遇交流产生,我们就成功了。”同样的道理,当一起悦读俱乐部的共同阅读后的分享阅读,能够让人们产生相遇和交流,那么一起悦读的方法就是成功了。

    从儿童的教育成长来说,“教育系统最后只有一个目标,教每个孩子如何与他者交往以便自我建构。”雅卡尔又说,“所有的共同体的目的本身都在向一个小孩子说:‘我将教会你是什么,你能从外界观察你自己,你将构筑起一个了不起的事物——你自己。但你不能自己做到这一点。你必须通过与别人的沟通、交往而做到这一点。’”

    不错,自我建构,构筑起一个了不起的你自己,同时必须是通过与别人的沟通、交往而做到这一点。所有这些,也正是一起悦读“体验、交流、倾听、表达”所要达成的最后目的。

    通过持续而重复的共同阅读,养成我们的阅读习惯,形成我们的阅读能力。通过持续而重复的分享交流,把自己也向他人开放,让他人成为自我建构中所需要的一种资源财富。同时又在阅读能力的基础之上,形成我们的思想见识和思维判断。从而让我们能够在与他人的不断交往中,最终完成自我建构。


 

    自我建构的完成,在精神成长上的标志,用胡适的话来说,就是要成为“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主体。体现在工作与学习上,就是学会自我教育,形成终身学习的能力;体现在日常生活中,就是拥有了生命的智慧和健全的人格。


五、 一起悦读发展

 
 

    在一起悦读活动中,由于主要是以现场的共同文本阅读,作为相互交流的前提。但在很多情况下,现场的文本只是提供了一种话题基础,不同的人对于文本的阅读感受,差异性非常大,很难达成一致性理解和接纳。而每一个人的讨论发言,又将会带出自己不同的生活体验与个性经历。这时候,对于那些已经习惯于完全接受文本并从中去发现真知灼见的人们来说,初次接触到一起悦读活动时,也许就会有文不对题或话不投机之感。

    这完全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也涉及到对于阅读文本的不同态度问题。基于传统的忠实于文本态度的阅读,一起悦读主张有个人阅读发展的四个层级。而基于现代开放性文本概念的阅读,一起悦读则是赞成和主张真正的“悦读”。在一起悦读过程中,无论是共同阅读,还是分享阅读,在根本上都是为了促进真正的个人性阅读发展。


5.1 个人阅读发展的四个层级

    即使是经典阅读,当一个人带来自己精心选择并备受自己推崇的文本,却依然可能在另一个人眼里一钱不值。这里面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有可能是因为他们虽然面对同样文本,却各自处于阅读层级的不同阶段。由于对阅读文本的抱有不同看法和理解,从而导致观念冲突。然而即便如此,他们相互之间的交流理解也依然非常重要。一起悦读的共同阅读,也正是要通过前述ECLE的阅读过程,促进这种个人阅读层级的不断发展和循环,从而完成自我建构。


5.1.1 信:相信、信任

    在阅读体验和阅读交流中,首先追求的无疑是对于文本的理解和感受。所以相信文本,信任作者,是一起悦读的最基础层面。没有这样相信和信任,任何学习也就无法成立。所以说这一层面的阅读,也属于认知学习层面的阅读。即要认同文本,不仅要理解文本中表达的内容和情感,同时还要根据作者的主旨来诠释和贯通文意,尽心去体会书中思想的奥妙,采撷书中知识的花瓣。传统的语文阅读也基本上属于这个层面,除了认知和理解,还要欣赏文本,感受意义,自我品悟等。

5.1.2 疑:怀疑、质疑

    当阅读经历丰富,逐渐就会发现各种图书或阅读文本之间,在事实与观点方面有大量不不协调之处,或者是相互冲突的情况,这样就开启了怀疑之路。当然一个人书读多了,自然会有自己的看法,也能不断发现书中的错误。于是在一起悦读的讨论交流环节,就会经常出现各种对于文本的质疑和挑剔。人们不再简单地信任和接纳作者,而是在阅读交流过程中带入了自己的思想和判断。这种哪怕是对于阅读文本局部的怀疑、质疑和挑剔,也是个人阅读走向成熟的表现。

5.1.3 辩:辩护、辩驳

    简单的怀疑和质疑,并不能解决问题。有时候我们阅读了文本,感觉到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却并不知问题在哪里,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或者当别人对文本提出了批评意见,我们并不赞同,但却又不知如何反驳。所以,这就需要我们将自己的阅读水平提升到一个新的层面,也就是要有辨与辩的能力。辨是指辨识,即能够对文本进行思想观念的辨识,事实或依据真伪的真假,情感态度和政治立场的辨识等等。辩是指自我内心进行辩护和辩驳,对自己认可而别人挑战文本,要有能力在内心进行辩护和确认。对自己不信任和质疑的文本,也要有能力在内心对作者的观点和可能的回应进行辩驳和批评。在一起悦读的交流过程中,虽然强调大家相互之间尽量不争辩说服,不强加观点,但表达对于文本的批评和辩驳,则是鼓励的。

    从怀疑到挑剔,从辩护到辩驳,体现了一种批判性阅读的过程。批判性阅读强调在阅读过程中提取和辨识信息,分析和审视作者的意图,考察文本的结构和联系,评估作者的观点及写作过程等。批判性阅读是一种反思性阅读,也是读者与文本和作者进行平等对话的过程,其中有疑、有辨、有辩,因此这也是一种创造性的阅读。

5.1.4 信:相信、信念

    通过信、疑、辩的阅读层面,最终回归的,依然还是“信”的层面。依然是相信,但已不再是对于阅读文本内容的简单相信,而是阅读者对于自我的相信,对于人类文明的相信。这时候的阅读依然追求对于文本的理解和感受,但已是“看山仍然是山,看水仍然是水”的理解。阅读者多了对于书的理解,多了对于写作者的理解,也不再有吹毛求疵之心。他已经达到阅读上的自由,不拘于文本和作者的眼界。所以这个阅读层面上的“信”,实际上已具有了一种自我信念和文明信仰上的含义了。一个人的阅读能到达这个层级,也就意味着他的自我建构已经完成了。


5.2 分享阅读过程中的文本之悦

    这里所谓的“文本之悦”,是借用了法国当代思想家罗兰巴特的说法。在巴特看来,传统文本负载的真理和道德审美等利益的重任已经失效,“人们接近文本的最后一条途径,那就是愉悦。”


5.2.1 文本是一种活动

    罗兰巴特将“作品”和“文本”进行了区别。认为“作品”只是一个物理存在,而“文本”则是属于一种方法论的领域。文本不是摆在那儿自行呈现的客体,而是必须经过实践才能产生的动态体验。也就是说,文本只有通过阅读才存在。所以文本是一种活动,是一个过程,是对于书写符号的接近和体验。而阅读文本不过就是游戏,不受任何实际功利的约束,也无需严格的阐释规则,即读者不必在其中去寻找什么真实的含义。读者是游戏者,是享乐者,停止了阐释,游戏便开始。

    巴特的这些说法,是将文本的控制权,从作者身上完全剥离,而交到读者手上,阅读者具有了高度的自主性和重要地位。这非常契合一起悦读俱乐部的分享阅读和体验交流时的活动过程,阅读材料在一起悦读活动的过程中成为文本,而人们基于文本的讨论和交流却相当发散和随意。阅读就是沉浸于字词的嬉戏,一起悦读所主张的“悦读”在此又获得了新的含义。很多时候,在一起悦读的分享交流环节,人们可能也并无意去探寻文本背后的真理或真相,而仅仅只是满足于现场的自我发现和新的意义生成。

5.2.2 埋头苦读与抬头悦读

    传统上来讲,埋头苦读一直是中国读书人标志性的阅读形象。而如今一起悦读的抬头悦读,也不妨成为一种新的快乐阅读之境。诚如罗兰巴特所说:“读书之际,不时中缀,非因兴味索然,恰恰相反,乃由于思绪、兴奋、联想翩然而至,此景未曾降临您身吗?一句话,你不曾抬头阅读吗?”

    古人所云“读望天书”者,是说某人不是埋头看书,而是望着天上读书,这是指读书学习上不认真或爱走神,同时也指脱离于实际的学习,只知死记硬背,不能领会文章含义,甚至想当然地对文本进行阐释和解读等。但如果按照罗兰巴特的说法,“读望天书”也未尝不是一种可喜之事。一起悦读强调体验文本,感受文本,但并不主张拘泥于文本。其实,任何一个阅读者都免不了会有读书之际的暂停与偏离。那么,何妨抬头看天,等待那些翩然而至的思绪、兴奋和联想。

 

六、一起悦读原则


 

    前面我们主要谈到的是阅读及活动的过程。最后我们一起悦读俱乐部作为读书组织上的一些特点。


6.1 去中心化

    一起悦读俱乐部在其读书活动运行之后,就明确地提出:“一起悦读俱乐部举办的读书会是祛除中心化的分享交流活动,它是以文本的共同阅读为基础,以人际互动和深度沟通为手段,以促进生活的智识为目的。阅读的主题常常只是爱书人相聚的理由,每一个人的阅读体验和生命精彩,才是一起悦读重视的根本。一起悦读主要定位在读者之间的分享,不走名人专家路线,尽量避免单向度的知识与信息的过度传播,更注重双向和多向度的交流启迪与交叉共识,充分尊重每一位活动参与者倾听与表达的权利和机会。”

    这是从读书会的外部表现形式上来看。一起悦读把这种小型的分享式读书会称为“分享时刻”。虽然也有少量被称为“聆听时分”的活动,依然采取了传统的专家讲座形式,但总的情况来看,以参与者为主体的分享和交流,是一起悦读俱乐部区别于其它绝大多数阅读活动的最显著特征。

    而从一起悦读活动内部组织形式来看,也是一种去中心化的结构。一起悦读俱乐部的组织者和创办者,都只是平台搭建者,而不是在读书活动中去扮演主导者角色;每次活动的主持人,也都不是话题中心,而只是程序引导者;每次读书活动的领读者,也不一定都是知识权威,而只是知识背景的提供者。

    当然,去中心化也不并不是意味着完全没有中心,而是中心多元化和中心游移化,每次活动的中心,可能是在自然中形成,又可能随时而消散。这样能让每一位参与者,都有可能在这里找到中心的感觉。现在一起悦读俱乐部的阅读活动,在已有主持人和领读者的情况下,为了交流讨论的充分进展,还会设置临时的话题主持。以便在参与者话语权的分配上,尽可能地体现了平等与民主的原则。


6.2 去组织化

    一起悦读俱乐部在组织建设和参与成员的管理上最大的特点,就是无组织无纪律。一起悦读俱乐部尽量避免组织化机构化。虽然在活动过程中有非常简单的规则,但在整个俱乐部的建设方面,则是无制度安排。这样做的目的,是不打算让俱乐部活动的参与者有任何责任和义务,让他觉得参加读书会有可能会成为未来的一个负担。所以许多人都喜欢问一起悦读俱乐部现在有多少人,而我们的回答就是没有人。

    一起悦读俱乐部是以读书活动为主要存在方式,而活动又是把阅读视为生活方式,视为周末的休闲方式。一些有深度思想的人,也许参与过一起悦读活动后,有可能觉得无法满足他的探寻需求;一些有深度学习渴望的人,在参与过一起悦读活动后,也可能有不满足之憾;还有一些抱有其他目的的活动参与者,只有一段时间的兴趣,而并长期的需求。这些都是非常自然和正常的现象。一起悦读也不苛求每次的活动都令每一位参与者满意。

    一起悦读不做精英主义式阅读,不做知识辅导性阅读,而是坚持经典阅读的大众普及,以及阅读风气的推广。尊重每一位参与者的自然选择,一切均以参与者个体为本位,不给压力,不绑架情感。来者不拒,去者不留,非常自由。所以一起悦读俱乐部也不需要有任何身份的归属感,而只需要参与者在参与时刻的内心认同即可。


6.3 零门槛

    由于一起悦读俱乐部欢迎任何人参与到阅读活动中来,真正实现了跨行业、跨年龄、跨阶层的零门槛准入。考虑到大家平时上班学习繁忙和幸苦,周末还专门抽出时间来参加读书活动的不易,所以一起悦读俱乐部不要求提前阅读文本,没有任何的准备要求。但每一位参与到读书活动的人,就必须和大家一起现场阅读。在现场把文本读出声音来,让别人听见,也听别人的朗读。

    零门槛参与,但在活动现场则需遵循相应规则。整个出声朗读的过程中,每个人都需要高度紧张地跟随文本的进程阅读。这是读的要求。此外还有说的要求。即每个人都尽可能发言,针对文本,也可以针对话题。每个人发言表达的机会均等。一起悦读俱乐部给予不同声音以充分的尊重。在阅读活动的讨论环节,可以保持观点和看法的不谐调,保持异类的杂音。


6.4 弱联系

    如果经常参与一起悦读俱乐部的阅读活动,这在无形中事实上也形成了一个社交平台。任何社交平台都会提供一个人脉圈,提供无法预知的其他新机会。但一起悦读是以公共阅读作为桥梁,利益相关性较弱,一起悦读也有意识地避免刻意采集参与者的身份信息,不去刻意形成所谓圈子。

    由于这里是不同社会群体的交集,也会形成许多有效信息的交换。但每个人之间依然保持着安全距离,所以每个人在这里也就可以表现得更为本真。在一起悦读俱乐部的环境下,每个人只有朗读与谈吐,才是最真实的自我呈现,所有身份在这里失效。

    这是一起悦读俱乐部从组织建设角度的考虑。但随着参与者活动机会的增加,个人生活的改变与交往圈层的扩大,这就是他私人生活中自然发生的事情。







因阅读而智慧 | 以人文得自由




    深圳弘爱阅读推广中心,是关注人文阅读与人文教育的社会公益型、平台型的组织。 2013年在深圳注册。弘爱的宗旨是:推广人文阅读,推动人文教育。倡导人文理念,传播人文精神。2015年,弘爱获得深圳市全民阅读示范单位称号,以及南方都市报“深圳十大民间阅读组织”称号。



友情链接